正文 1322前线的炮灰!

    对南疆的士兵来说,武二那些人嘴里说的话,就是他们最想要的生活,听到武二他们的话,他们甚至都产生了一种,要不咱们也叛逃到燕北的想法。

    至于燕北军会不会要他们这个问题,南疆的士兵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燕北军收了武二,收了武二带去的那些人,并且让这些人上战场,显摆自己在燕北军中的待遇,不就是为了刺激他们,好让他们也背叛南疆嘛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不聪明,可也不蠢,燕北军这一套,都是军中常用的说降套路,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虽然没有武二那么聪明能干,也没有武二那么能打,可他们也不比武二带去的那些人差。那些人,都能得到燕北军的重用,一个个吃得满身健子肉,没道理他们不行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南疆的士兵就更消极了,一个个都兴不起战斗的念头,只想早早结束这场战事,好和亲近的人商量,投靠燕北的事。

    南疆的士兵且战且退,无心应战,时不时就寻问身后的上峰,咱们退兵不?

    “老大,咱们打不过,退兵吧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看看……死了多少兄弟,咱们还打什么打,退兵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再打下去,我们也没有胜算,只会让兄弟们白白牺牲,咱们退兵吧?”

    “退兵吧,老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退兵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士兵无心应战,不停地叫着要退兵,他们的直系上峰看在眼里,心里也明白,这一仗继续打下去,毫无意义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能退兵。

    套大将军那句话,这一战死的人不够,就一直打,打到死的人数够为止。

    至于胜负?

    开战之初,他们就没有想过会打赢的问题,他们不过是借机消耗一些兵力,然后好熬过这个冬季,等到来年有粮了,积蓄力量与燕北人再战。

    当然,燕北人要是不战也无所谓,他们就呆在北辰了,占着北辰的地盘过了。

    北辰的环境确实不好,也没有多少土地可以种植,可北辰再也怎么样,也不会比南疆差,他们当年能在南疆活下来,现在也一样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相反,燕北军的地盘不在北辰,他们这一次出战,已是兴师动众,耗费极大,南疆的人就不信,燕北军还经得起再占。

    南瑾昭和南疆的大将军,心里打着小九九,可他们却没有在普通士兵面前表现半分。

    在普通士兵面前,南瑾昭与南疆的大将军,仍旧是一副誓死要与燕北决战到底的架势。

    没办法,在燕北没有退兵前,他们不能让手下的人松懈,不能让他们把这口气松了。不然……

    他们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底下的人,中低层将领都想要退兵,可是大将军不下令,他们的王不下令,这些人就是再想退兵也不敢开口,他们只能拖着,慢慢地跟武二等人打,一边打一边退。

    慢慢地,底下那些兵也发现不对了,有那大胆的,索性不管不顾,趁着上峰不注意,直接在战场上寻问武二,他们要是投靠燕北军,燕北军收不收他们?

    武二打着打着,听到这话,懵了一下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兄弟,他们还正交战呢,这打着打着,就问能不能投靠他们,这,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武二,兄弟一场,你去帮我问问,能不能成?能成,兄弟立刻脱下身上的衣服,转身就跟你干了,你看如何?”那人倒也仗义,并没有趁武二失神的时候,去伤武二,而是故作姿态挥了一刀,趁机靠近武二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他们在燕北人生地不熟的,如果真要投靠燕北军,日后少不了要武二照应,这个时候他要伤了武二,就没有可没能在燕北军中混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是你一个人的意思,还是你底下那些兄弟,都有这个想法?”武二知道,这人与他在军中的地位差不多,虽然没有挂什么职务,但因此能打,在军颇有威望,手下也有一批追随者。

    他开口说投向燕北军,肯定不止他一个,还得把他那些兄弟带上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人,在军中混得,讲究的就是义气,绝不会把自己的兄弟丢下。不然,以后就没有办法混。

    武二问这一句,也是怕这人有投向燕北军的心,可他带的兄弟不乐意,或者里面有王安插的人。

    真要这样,作为从中牵线的武二,以后在燕北军中肯定也会不好混,信用受到怀疑。

    “说心里话,兄弟们得知你们投向燕北军,燕北军还收了你们,一个个都十分震惊。咱们这些人当中,有不少存着投向燕北军的心思,可是没有人敢动。

    咱们与燕北军的仇,你是知道的,大家之间隔着血海深仇,我们纵是有心投向燕北军,也没有那个胆量敢孤注一掷。

    你投靠燕北军的消息传来,我们这些人议论了许久,大家都觉得你们的日子肯定不好过,燕北军就是接受了你们的投降,也不会接纳你们,肯定不会让你们出现在战场,只会把你们当猪羊圈养起来,或者让你们上前线当炮火,喂火药。

    刚开始一交战,看到你们出现在前线,我们都有相同的想法,那就是果然如此,你们果然被当作炮火派出来送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一看到你们的状态,还有一交手,我们就知道不对。你们在燕北军中过得好,至少比我们想象中的好。不然,不会有现在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而后,听到我们喊的话,我们才知道,兄弟,你这不是叫过得好,你这是叫过得贼唧巴的好。兄弟,你这都不叫好,那就没有好日子了。

    兄弟,怎么样?要不要拉兄弟一把?兄弟是真想投靠,不止我一个,看到你们样,听到你们的话,心动的肯定不少,只是大家胆子小,不敢做第一个。

    而且,你也看出来了,上面要我们死呢,与其被迫死在战场上,不如投靠燕北军,好歹能混过出路。

    兄弟,你放心,到了燕北,我们肯定都听你的,绝不会叫你为难,也绝不会给你添乱子。”

    那人为了说服武二,可谓是说尽了话,甚至话里话外,还透露出认武二为老大,以后为武二马首是瞻的想法。

    武二听到这些话…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