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19没有盼头的日子!

    武二主动请命,请求燕北军的将领,允许他带着他的那些兄弟打前阵,让他们跟南疆的士兵过过招,试试南疆现在的深浅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很快就在燕北军中传开了。

    有不少燕北军,原先对武二等人还有排斥,听到他主动请命,纷纷对他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原本,武二和他的那兄弟走出去,大部分燕北军都当没有看到他们,但自从武二主动请缨的消息爆出去,他们这些人不管谁出去,在路上,但凡有燕北军看到他们,都会对他们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甚至,在同一条路上相逢,以前燕北军都不会看他们,都是要他们主动让路,提前避退到一旁,现在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看到他们,不仅会主动打招呼,还会主动避让,以让他们先走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外,他们这几天的伙食也直线上升,有饭、有菜、有肉不说,每餐还有一小坛酒,甚至连稀罕的牛肉,他们都能吃上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真是……叫我都想天天打仗了。”武二那些兄弟,和他带来的人,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礼遇,他们原本就觉得燕北军的伙食好,天天能吃饱,还能吃上肉,现在更是受宠若惊,一个个看着桌上丰盛的饭菜,都不敢吃了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说了,在燕北军中,只要肯打肯拼,就会有好的出息,就会得到重用,我原先都不信,只当燕北军把我们当傻子,在忽悠我们拼命,可现在我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在燕北军中,只要肯拼命,就会有人尊重你,只要肯上战场,你就是英雄。你看看我们这些吃食,在以前,咱们别说吃了,就是想都不敢想。这些肉呀、酒呀什么的,只有上峰能吃,咱们到是偶尔有肉吃,那也是在没粮的情况,吃人肉,吃最难吃的马肉。”

    不过,武二哥都不让我们吃人肉,叫我们宁可饿着,宁可吃草,也不能吃人肉。武二哥说做人要有底线,不吃人肉就是我们最后的底线。不然,吃了一次,以后一饿就会想到吃人肉,甚至有可能对自己的兄弟下手。”

    我原先不相信,可后来看到军中真有人对自己的兄弟下手,我就知道武二哥说的是真的,从那以后我就什么都听我武二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武二哥聪明,他说我们以后一定能过上好日子,这不……咱们就真过上了好日子。在燕北军中的这几个月,是我过的最好的日子,虽然每天训练很辛苦,但吃穿不愁,训练后还能吃好喝好,虽然身体上累了一些,但人过得充实呀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要上战场了。要天天有这么好的日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棒槌!要是不上战场,谁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你?你当你是富家大老爷呢,天天一堆仆人服侍你,什么都不用干,就有好吃好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太多了,在燕北,富家大老爷也要干活的,也要做事的,你看看……咱们大帅,咱们的将领,那一个个可不比我们闲。他们也要训练,训练完了,还要处理军中事务,他们过得比我们辛苦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燕北这里和南疆不同。在南疆,只要是上等姓氏出生,什么都不用干,也有我们这些下等人养着,但在燕北可不是这样的,在燕北,你多干多得,少干不干,就等着饿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在燕北就是好,只要肯干,就能有出路,就能吃饱穿好。在燕北,出身好肯定好,但出身好也不代表一切。他们说了,在燕北就是出身再好的人也不能懒惰,你们看看少主,少主那么小的孩子,比我们还拼。想想少主的身份,以后整个燕北都是他的,他就是躺着吃也吃不完,可是少主却比我们还要拼命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为什么的……没听到上峰说嘛,在燕北身份越高,责任越大。你出身越好,要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,如若你没有能力承担起这份责任,就只能混吃等死,把位置让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燕北军的老人说,王爷和王妃还说过,要是少主没有出息,或者少主耽于享受,没有能力,他们不会把燕北交给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军那些老人说,王爷和王妃说了,他们打下了天下,就要对天下人负责,绝不会因为少主是他们的儿子,就偏待少主。日后,少主要接替他的位置,绝不是因为少主是他们的儿子,而是因为少主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王爷和王妃可真严格,在南疆可不是这样的。在南疆,才不管你有没有能力,只要你是王的儿子,以后就是王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只要你出身上等姓氏,哪怕是酒囊饭袋,以后也可以管着我们这些下等人,由我们这些下等人养着。我们辛苦赚得银子,他们要拿七成走,我们种的田地,他们要收走七成。我们在南疆,拼了命的都没有办法,让全家老小吃上一顿饱饭。

    不怕兄弟你们笑话,我会来参军,不是因为我有多敬重王,也不是王说的,打下天下日子过得多好,我就是想让我家里吃上一顿饱饭。

    你们不知道,我爹娘和哥嫂们,这辈子唯一吃的一顿饱饭,就是我去参军,拿我的命换来的一袋粮食。就那么一袋粮呀,加起来还没有这一桌饭菜值钱,可就把我的命买走了。

    我记得,我参军时,上面的人跟我说了,我已经卖了身,以后在军中只管吃饭,不有粮饷可以拿。我当时竟然觉得很好,因为我拿到我人生中,最多的一次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想,我当初在南疆过的,那就不是人过的日子,你说说……我们当时,是怎么活下去的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在南疆的那日子,真的不是人过的,家里有点好东西,都被上等姓氏的人拿走了。我妹妹长到十三岁,长得可好了,被上等姓氏的老爷看上了,一袋米就换走了。

    我几个嫂子娶进门,第一晚都是陪那些大老爷。我媳妇长得好,足足被那群大老爷留了一个月才送回来,送回来的那天,我媳妇整个人都是傻的,身上没有一块好肉,别说让我碰她,就是我一靠近,她都会吓得发疯。

    你们不知道呀,不知道……我过的是什么鬼日子。武二哥说我不肯拼命,我那是不肯拼命吗?我那是没有盼头,日子过得没有盼头。”

    武二带来得那群人,和他的那些兄弟,看着满桌的菜,一边吃一边说起南疆与燕北的不同,

    说着说着,一群人就哭出来……爱看小说的你,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,V信搜索:rdww444 或 热度网文,一起畅聊网文吧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