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17王妃来信!

    诚如长泽所说的那样,他的一举一动,都被军中几位将领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那几位将领见长泽行事大气,颇有大将之风,一个个都满意地直点头:“好好好,不愧为是王爷的儿子,做事就是漂亮。”

    早晚都要卖这个好,当然是宜早不宜晚了。虽说,等到关键时刻卖这个好,更能让底下的士兵感觉到你的好,但那样做未免太过小气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收买人心,也不管是不是做给我们看的,少主有这个心思,就说明他不是笨人。少主这么做是对的,他可以体恤底下的人辛苦,却没有必要讨好底下的人。”都说文臣心思重,其实武将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兵法,诡道也。

    行军打仗,运作兵法,哪一样不要琢磨人心,不要想计策、使算计?

    直来直往的打固然痛苦,但要是能用计,以少胜多,不是更美妙?

    是以,武将们,尤其是军中的高级将领,哪一个心思都不差,他们虽不至于成全琢磨人,但也绝不是什么,能让人一眼就看到底的人。

    几个将领凑在一起,把长泽好一通夸赞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夸赞都是背着长泽的,长泽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在长泽分出一半药材后,他的药浴就不够用了,小狼崽子按照他的情况,将他武训的时间减少,增加了跟两位大儒学习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两位大儒听到小狼崽子的安排,欢喜异常:“我早就说了,少主是个聪明的孩子,该多学圣人之道,你早就该这么安排了,成天学什么武,学武有什么用?少主身边还会缺武功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以后是要坐在那个位置上的,坐那个位置的人,光会喊打喊杀可不行,得用脑子,得学帝王之术。少主以前习武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,少主以后身边又不缺保护的人。以后呀,少主学习的时间都不能减少,就按现在这个时间来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是老夫见过的学生中最聪明的一个,这么好的天赋,可不能浪费。”

    两个大儒你一言,我一语,把长泽夸得像花一样,半是强硬半是请求的,让小狼崽子多给长泽安排学文的时间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听罢,只是笑笑:“少主怎么安排他的学习,我做不了主,这只是暂时的。后面如何学习,怎么分配时间,得要王爷和王妃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是极,是极。你快快给王爷和王妃写信,让王爷和王妃把事情定下来。”两位大儒连连催促小狼崽子写信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本就要给王爷和王妃写信,便将两位大儒的意见也写上了。

    信发出去没两天,王爷和王妃的回信就到了……

    药材分出去就分出去了,王妃已安排人多送一些过来,再等几天就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两位大儒的意见,王爷和王妃并没有采纳,理由是:帝王,从来就不是由大儒教出来的。

    两位大儒只需要给长泽教导圣人之道即可,旁的不必两位大儒操心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看到回信,意是半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知道,比起让人照本宣科的教导长泽,王爷和王妃更喜欢言传身教。

    先前,王爷就一直把长泽带在身边,现在更是让长泽跟着大军东奔西跑,让他从实践中学习知识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拿到信后,第一时间将信中的内容念给长泽听,长泽听了半天,也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,不由得急了,连连催促:“还有呢?我父王和母妃还说了什么?有没有夸我?”

    他最近表现得这么好,父王和母妃怎么可以不夸他?

    这太不公平了!

    “这个,你自己看。”小狼崽子将信递给长泽,一脸同情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长泽不用看,也知道肯定是没有,一失失望的接过信。

    一看,果然……

    没有夸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长泽整张脸,顿时就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母妃太坏了。

    父王不夸他就算了,母妃居然也不夸他,他明明这么棒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亏他还写信回去告诉父王和母妃,他想他们了,结果……

    不给他回信就算了,居然连夸都不夸他一句。

    长泽拿着信,一副丧丧的样子,整个人都快要哭了,小狼崽子看他这样,不由得笑了,从屁股地下抽出一封信,递给长泽:“骗你的啦,咯……这是王妃给你的信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的信?”长泽双眼一亮,顿时跳了一起,一把抢过小狼崽子手中的信,就迫不急待的撕开,取出信纸,看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看到信纸上熟悉的字,长泽还未看内容就笑了起来,再看到母妃在信上所写,果然如他所料在夸奖他,整个人更是欢喜得不行,一双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他就知道母妃会夸他,毕竟他这么乖。

    “母妃对我真好,哈哈哈……母妃给我做了新衣服,还让人给我送来了新鲜的果子,这都是奖励我的。小墨哥哥,你看,你看……母妃说我做得对,有少主的风范。我就说嘛,我是谁,我可是萧长泽,是我母妃和父王的孩子,我怎么可能做错。”

    长泽如愿得到夸奖,整个人高兴坏了要,要是有尾巴的话,这会他的尾巴指不定就翘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得意洋洋的扬着手中的信,在小狼崽子面前炫耀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也宠他,含笑地看着他了,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长泽得意完,这才想起母妃只夸了他,只说给他做了衣服,并没有说给小狼崽子也准备了,顿时心中不安,勉强收起心中的欢喜,小心翼翼地坐到小狼崽子身边,用胳膊肘拱了小狼崽子两下:“小墨哥哥,母妃夸我,给我准备衣服和吃食,你会不会羡慕?会不会嫉妒呀?你要羡慕、嫉妒,我也可以分一半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,这是王妃给你的奖励,我羡慕什么。再说了,你有奖励,我就没有吗?”小狼崽子看长泽人小鬼大的样子,不由得在他头上敲了一记,“王妃给你单独写信了,你就知道,王妃没有给我单独写信。小小的人,心思这么重,小心长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长不大呢!小墨哥哥,你的信呢?信在哪里?快,快给我看看。”长泽一听,顿时也欢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才不给你看,那是王妃给我的信。”小狼崽子可不惯着他,从椅子上跳下来,长腿一迈,就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墨哥哥,这不公平!我都给你看了我的信,你怎么可以私藏,我要看,我要看我母妃给你写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长泽见状,连忙追了出去,只是……爱看小说的你,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,V信搜索:rdww444 或 热度网文,一起畅聊网文吧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