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16多智近妖的少年!

    小狼崽子却莫名觉得,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长泽,太聪明了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心思却比大人还要深沉,说一句多智近妖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长泽看小狼崽子的样子,就知道他把事情想得太复杂,不由得苦笑……

    “小墨哥哥,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,但也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。”看样子,他得好好地跟小墨哥哥解释清楚。不然,小墨哥哥指不定认为,他是一个心机深沉,天天琢磨着算计人的坏孩子。

    可天知道,他真得不是,他只是凭借本心行事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想复杂了?事情又怎么简单了?”小狼崽子神色凝重地看着长泽,心里隐隐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王爷和王妃把长泽送来给他训练,这样真的可以吗?

    长泽虽然比小他,可似乎比他还要聪明,聪明的孩子要是没有人好好教,还容易走上歧路,而他真的能教好长泽吗?

    “小墨哥哥,你别想太多。”长泽不想小狼崽子误会他,便收起笑容,耐心地向他解释:“大家谁都不是傻瓜,底下那些兵想不明白,可军中那些将军叔叔和伯伯肯定会想明白。我要是等到他们熬不住了才送去,就会在他们心里,落得一个心思重、心机沉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小墨哥哥,我一直在泡药浴,每天精神百倍的完成训练,那些燕北军没有药浴可泡,甚至每天都有人因此倒下再也起不来,他们嘴上不说,可心里肯定会埋怨我,埋怨我没有早点把药浴分出去。早晚都是要送出去的,早送也是送,晚送也是送。何必要拖到最后呢?”

    “而且,人心很复杂的,根本不是我们能看透、看懂的。当然,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揣摩人心。我娘说了,揣摩人心那是底下的人要做的事,我不需要揣摩任何人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燕北的少主,我不需要跟他们耍心眼,也不需要顾忌任何人的想法,我只需要做我想做的事就行了,不要有太复杂的想法,也不要想着旁人会不会记我的好,会不会回报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说了,这世间收买人心的最好的手段,就是简单直接的真诚。”

    他母妃告诉过他,千万不要小看别人,也不要高看自己。他聪明,但别人也不笨,别人也许想不到这样或那样做,但只要做出来了,就有人能琢磨出来。

    弄虚作假,或者算计他人,一次两次还行,次数多了,旁人总会看出来,而只要看出来了一次,先前他所做的一切都会被人怀疑,之后他做任何事,都会让人忍不住多想,让人无法信任他。

    是以,哪怕他有再多心计,都不能用在自己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把药浴分给他们,真的没有收买人心的想法?”小狼崽子看着长泽,却是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他跟长泽呆在一起的时间这么长,长泽想什么,他多少能猜到一些。

    长泽无奈苦笑,“小墨哥哥,不是所有怀有目的去做的事,就是坏事。我把药浴给他们了,我是存着让他们感激我的心思,但是……我不会强求,也不会刻意去宣扬我做的事。我这么做,只是凭借本心,他们愿意感激就好,不愿意就算了,我做了我能做的,结果并不受我控制。”

    就好比,有人花银子去修桥、铺路做慈善,这里面有些人是真的心怀大爱,心怀善意,但也不排除有人是为了沽名钓誉,是为了别的利益,但在长泽看来,这些都不重要,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管那些人是出于什么目的,花钱去修桥铺路,人家花了银子,普通百姓也得好,这就够了,不是吗?

    长泽耐着性子,把里面的事情一一说给小狼崽子听,小狼崽子听得半懂不懂,最后摇头放弃了,“算了,你不用跟我解释了,反正,这件事我会告诉王爷和王妃,他们觉得你没有做错,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告诉父王和母妃也行。父王和母妃知道了,只会夸我,绝不会说我做得不对。”君子坦荡荡,他就是收买人心,想要底下人知道他的好怎么了?

    他本来就好嘛!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给王妃写信,你就肯定王妃会夸你,而不是揍你?你要知道,那些药材非比寻常,就是王妃也没办法为你准备太多,你手一松,一下子就送出一半,自己都不够用了,你就不怕王妃揍你?”说到药浴不够,小狼崽子又头痛了,“对了,药浴不够,你的训练就得减少。不然,伤了筋骨,给身体留下隐疾,或者长不高那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小墨哥哥,给我减一半的量嘛,毕竟我得少用一半的药材呀。”训练减量,长泽是举双手欢迎的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每天训练,都快要吐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不是故意的?故意把药材送出去,就是为了减少训练?”小狼崽子看着长泽,一脸怀疑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长泽立刻否认,一脸正色的道:“小墨哥哥,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。我是真的,真的担心那些拼命训练的将士,才不是为了偷懒。”

    他偷懒只是顺便的,顺便的!

    “行吧,我就勉为其难的相信你一次。”小狼崽子狐疑的看着长泽,见长泽一脸真诚,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长泽的说词,“上午的训练减半,那就把文课延长,文课不需要体力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长泽一听,顿时哀嚎,“小墨哥哥,不要呀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你不是为了偷懒吗?既然不是为了偷懒,把武训的时间用来学知识,不是正好吗?”小狼崽子笑眯眯的说道,一副纯良样。

    “小墨哥哥,你学坏了!”长泽委屈地看向小狼崽子,心里的憋屈无法用言眼来形容。

    自己挖的坑,含着泪,也要跳下去。

    学就学吧,反正……

    母妃说了,趁小多学,以后长大了就不用那么辛苦了。

    而且,小时候的记忆短暂,等到他长大了,他是不会记得小时候学得有多辛苦的。

    为了将来,为了美好的将来,他……

    拼了!爱看小说的你,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,V信搜索:rdww444 或 热度网文,一起畅聊网文吧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