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15我是小孩子呀!

    小狼崽子极力阻拦长泽把药浴分出去,但是……

    长泽和他父亲一样,骨子里就是一个坚定、霸道的人,他决定的事,旁人的劝说根本没有用。

    不顾小狼崽子的阻拦,长泽一意孤行,将药浴分出去了一半,给那些拼命训练的将士们。

    “军中的将士们玩命的训练,旁的我帮不上,这是我唯一能帮他们的,还请将军不要拒绝。”长泽说做就做,当天就把泡药浴的药草分了一半,亲自送到训练燕北军的将领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正在给燕北军加强训练的将领,看到长泽让人拖了一车的药草来,心里激动不已,恨不得全部收下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王妃为少主您准备的,我们怎么能要。”那将领一脸苦笑,生生压下心中的**。

    少主要是一个青壮年,他们拿就拿了,可少主还是一个孩子,抢孩子的东西,他们真的没有这个脸。

    好吧,他承认,他私心的想过,要是他手下这些兵,跟少主一样,每天泡药浴,会不会提高体能?

    可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,根本不敢说出来,甚至做梦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他没脸要一个孩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每日拼命训练,是为了保家卫国。我帮不上忙就算了,现在我能帮上忙,怎么可以冷眼旁观。只可惜,这些药材生长不易,我手中的药材也有限,数量多多,还请将军不要嫌少。”长泽最近瘦了不少,脸上已没有婴儿肥,再加上最近每天训练,身子板硬朗了许多,肤色也黑了许多,看上去成熟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是,再成熟长得泽也只是一个孩子。一个孩子,故作沉稳,学着大人的口吻说话,在大人看来是一件好笑的事,但此刻却没有人笑长泽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位将领,看着长泽,脸泪都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高兴,高兴他们的努力少主看在眼里,更高兴少主惦记着他们,这么好的东西说给就给,可见他们少主是个体恤下属的。

    可知道就行了,真要要了少主的东西,那可就是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,您的心意我们心领了,这药材我们真得不能要。我们要用了,您可怎么办?”他们是大人,好歹能撑住,少主只是一个孩子呀。

    没了药浴,少主怎么撑过那些高强度的训练?

    少主可不是普通的兵,少主是他们燕北的希望,他们所有人都可以受伤,可以去死,唯独少主不可以。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,他们所有人的命加起来,也比不上少主一条胳膊。

    少主把药浴分给他们,要是因此受了伤,他们万死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“我那还有一些,稀释着用,应该能撑一段时间。我也给我母妃写信了,把将士们的情况说给了母妃听,看看母妃能不能配一些其他的药,好让将士们加强体质,缓解将士们因高强度训练而酸痛的身体。”长泽一脸严肃,徐徐说道,并且不容拒绝的,让人将药材放心。

    “如此,末将就却之不恭了。”那将领心里确实想要,再看长泽也是诚心要给,并非做秀,犹豫半晌,终是接受了。

    他希望他手下的兵能好,这药浴……

    他们也不敢跟少主一样的用,但稀释着,多加一些水,让更多的人用上,能让他们好受一些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长泽把药材送到后,婉拒了将领要他跟那些将士见面的提议,直接回去了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一直跟在长泽身旁,他知道长泽此举,有一半是为公,为训练的将士着想,可另一半则是……

    为了私心。

    长泽,在用他的方式,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长泽,他们邀请你跟训练的士兵见面,让你跟他们说说话,你为什么拒绝?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吗?”长泽要出面,多多跟底下的兵交流,也能让底下的兵知道他的好,不是吗?

    “小墨哥哥,论武功我可能不如你,可论如何驭下,我肯定比你强。”长泽回头看了小狼崽子一眼,咧嘴一笑,露出两个小虎牙,“小墨哥哥,不需要的,我根本不需要跟他们见面,他们也会对我感恩戴德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小狼崽子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,这军中能用药浴的只有我一个人,他们有药浴可泡,除了我给的,还能是谁给的?”长泽像得眯起眼,一双眼睛只余一条缝,就像是偷到油的小老鼠,一脸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那些人说,是他们求你给的,而不是你主动给的吗?”求着长泽拿药浴出去,和长泽主动把药浴拿出去,那效果可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前者,底下的兵只会感激他们的上峰;后者,他们才会感激长泽。

    长泽没有回答小狼崽子的话,而是笑眯眯地问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现在就把药材送过去,而不是听你的再看看,过几天再说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小狼崽子又问。

    是,他先前劝说长泽无用,便对长泽说,让长泽晚两天再送,再看看。

    万一过两天,他们熬过去了呢?

    练武的人都知道,苦练是有一个过程的,体能是会随着训练提高的,一般情况下,只要熬过前两天,后面就好了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劝说长泽晚两天把药材送过去,也是缓兵之计。

    但长泽不同意,非要急着在今天送过去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也劝说了长泽,说现在那些人还不是最苦的时候,要是他们熬不过去,那过两天就更难受,他那个时候再送过去,岂不是更能让那些人感动?

    可长泽仍旧不同意,小狼崽子奈何不他,只能随他一起,将药材送过去。

    甚至,送药材的时候,还刻意避着人,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是小孩子呀。小孩子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,小孩子嘛,看到那些兵训练的辛苦,想要大方的把药浴送给他们,再正常不过,不是吗?”长泽笑得一脸单纯,眉眼弯弯,黑亮的眸子清亮明媚,与旁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,可是……爱看小说的你,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,V信搜索:rdww444 或 热度网文,一起畅聊网文吧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