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14不能开先例!

    这支千人特训的燕北军,是由几位支持加强训练的将领,从两万燕北军中,挑选出来的体能合格,又自愿参加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被挑选出来后,初时也不知如何训练。他们燕北军所有的训项目,都是由王爷和王妃亲自设计的,每一项都十分合理,要是贸然添加,指不定会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几个将领凑在一起商量许久,也没有商量出一个好对策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是他们第一次尝试,事先也毫无经验可寻,他们根本不知从何下手。

    这么说也不对,应该说……

    为了让那些反对派,看到他们的决定才是正确的,他们必出在短时间内,拿出成绩来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既没有王爷的经验,又没有纪云开的医学知识,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做,才能制定出合理的训练方案。

    一行人凑在一起商量了半天,最后决定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!让我们重新想训练方式太为难我们了,直接在原有的训练基础上翻一倍,我就不信了,加强训练了,还会比那些没有加强训练的人差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翻一倍这也太简单粗暴了,而且每天训练结束,就能叫人全身酸痛,要直接翻一倍,大家肯定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提出翻一倍训练量的将领,一见有人反对,双手一摊,十分无赖的道:“你觉得不行,那你说说要怎么训练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提出反对意见的将领,被怼的无话可说,噎了好半晌,才道:“直接翻一倍的量太大了,一点点来,慢慢加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慢,慢到什么时候?再慢下去,仗都打完了,到时候练出来又怎么样?也派不上用场,咱们不紧要把兵练好,还要在战场上发挥作用才行,不然就是白活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翻一倍,有九成的人都完成不了,到时候要因训练过度受伤了,我看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也是着急吗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是能急得来的吗?王爷当初训练燕北军都花了一两年的时间,我们要训练出比燕北军还要厉害的士兵,短时间内根本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做不到?王爷当初是拿普通士兵训练,我们现在可是拿燕北军中最优秀的士兵来做训练。王爷先前打下的基础,我们省事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将领意见不统一,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,最后还是两人的好友站出来打圆场:“先增加一半吧,待到大家适应后,再翻一倍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一出,两个意见不统一的将领想了想,都点头同意了,“行,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兵挑出来了,训练方法也有了。第二天一早,这一千人就跟着长泽一起,开始新的训练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虽跟着长泽一起训练,但训练量却比长泽大了许多,甚至上午训练完后,下午他们仍旧在继续训练,晚上也少不了……

    没办法,王爷先前给燕北军制定的训练难度就不小,他们要在原有的基础,增加一半的训练量会无比的艰难。

    第一天,一千人就有三百人直接晕倒在训练场。

    不过,第二天他们仍旧起来了,跟在其他人后面继续训练,只是第一天就没撑住晕倒了,第二天就更撑不住了,而且第二天撑不住的人更多了,足足有六百人直接瘫在地上,没有完成当天的训练量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不行!”

    “太过了!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行!”

    “得减量才行,不能一上来就加这么重的担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些支持加大训练量的将领,虽然求好心切,但也不是唯我独裁的人,一看到众将士撑不住,就知道自己做得过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商量了一下,打算第三天减量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在干什么?”傍晚,长泽上完了文课,出来散散步,看到一排排瘫在地上的士兵,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这段时间,一直陪着长泽训练,对军中的事也不曾过问,听到长泽问起,特意跑去找人问了一句,知道前因后果后,小狼崽子不由得摇头:“这些人简直胡闹,王爷给他们安排好了训练计划,他们只需要按计划执行就行了。他们一个个还真以为自己和别人不同,比别人强呢,完成了原有的训练量后,居然还要多做一半,也不怕累死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是受我刺激的?”长泽的关注点,显然与小狼崽子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听到小狼崽子的话,不由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好像也没有做什么,怎么就刺激到他们了?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你,还有武二那群人,那群人也是……一个个玩命的训练,都快赶上燕北军了。”小狼崽子怕长泽把责任往自自己身上揽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这事也是因我而起。”长泽知道武二那些人,那些人原本是慢慢训练的,最近一个个加大训练量,好像也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长泽小声的道:“他们知道,我一直在泡药浴了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长泽天天要泡药浴,一天泡两回,在军中又不是什么秘密,他们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,知道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“他们知道还跟我比?不知道我这是……开了挂吗?”长泽顿了一下,才想起他娘在信上写的话。

    他娘说,那药浴就是给他开挂,让他比一般人强。

    “他们总觉得自己是不同的。”小狼崽子没好气的白了一眼,“我去看了,有几个练伤了,要是不及时治疗,恐怕要废掉。”

    合理的训练,有利于提高能力,但要是超出了身体承受极限,真会要命。

    “那么严重?”长泽脸色微变,把婴儿肥瘦掉的小脸,皱成了一团,“药浴对他们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王妃开的药方,肯定是极好的,只是……”小狼崽子知道长泽的意思,只是药浴的数量有限,王妃不可能供应给所有人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不等小狼崽子说完,长泽就道:“小墨哥哥,拿我十天用的量给他们,让他们稀释,优先给伤了的用。”

    “长泽,这不行!你不能惯着他们。”小狼崽子摇了摇头,一脸严肃的道。

    这种事,不能开先例,一旦开了先例,后患无穷……爱看小说的你,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,V信搜索:rdww444 或 热度网文,一起畅聊网文吧~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