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12穷文富武!

    在长泽玩命的训练时,武二带着他那帮兄弟,也跟着疯狂的训练,强度一天比一天大,每个人每天都把自己累到瘫在地上才罢手,而且一个个还主动要求加大训练强大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们,就是燕北军也自觉的加大了训练了强大,对自己的要求一天比一天高。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这些,都是因为长泽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给长泽做特训,就在燕北军营做的,就算再怎么仔细,也不可能瞒得过同一个军营的人,第一天、第二天大家没有发现,时间一长大家就发现了,他们的少主在作特训,其训练强大堪比燕北军。

    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,每天的训练强度却与成年人一样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这意味着,他们一个成年人,还不如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最先发现长泽在做特训,并且训练强度极大的人是武二和他那群兄弟。

    武二和他那群兄弟,和燕北军相比,体能差得太多,为了赶上燕北军,他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每天比燕北军的训练强度更大。

    是以,他们每天最早起来训练,最晚一个回去。

    而长泽因为下午还要上文课,晚上又要早睡,以保证充足的睡眠,也只能牺牲早上睡眠的时间,早早的起来做特训。

    训练场地就那么点儿大,这么一来,双方就不可避免的会碰到。

    刚开始,武二和他那群兄弟,根本没有把长泽的训练放在眼里。在他们看来,这就是吃饮了撑着没事干的少爷,折腾身边的人玩,可是……

    第一天过去,他们发现那小孩子的训练量,不比他们小,那小孩居然全程坚持下来,没有要求休息。

    这就奇怪了!

    第二天,他们本以为,经过一天的折腾,那小孩肯定撑不住。要知道,他们就撑不住,可是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小孩来得比他们还要早,完成的训练项目比他们还要多。

    虽然,小孩最后是被身边的人扛回去,但小孩却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甚至,第三天,他们依然看到那小孩,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训练场,且完成的比明天更早更好。

    这一下,武二和他的兄弟就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他们再怎么样,也不可能比一个孩子还差吧?

    一个孩子都能紧持下来的训练,全在上午就能完成的训练,他们却要花一天的时间来完成,他们是不是太弱了?

    是男人,就不能说自己不行,尤其不能说,自己还比不上一个小孩子!

    武二和他那群兄弟,看到长泽一个孩子比他们都强,顿时坐不住了,一个个原本撑不下来,想要放弃的,全都咬牙撑下来了不说,还有几个人站出来,主动要求武二给他们加大训练量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每天训练结束后,都瘫在地上走不动,第二天更是不想起床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想连一个孩子都不比上,所以只能拼了!

    武二看到他们一个个充满了斗志,心里正高兴,哪里会拒绝。见他们主动要求加大训练量,武二哪里会跟他们客气,当即就将训练量增加了二分之一。

    一下子增加这么大的训练量,武二那群兄弟自然是吃不消,有几个直接就在训练场晕倒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潜能这种东西,还真是无限的,在多晕几次后,溅溅的武二和他的兄弟们,也就试应了这种训练量,每一天都能完成,不会再晕倒在训练场了。

    虽然,每一天练完后,他们都累得直接睡在训练场,一步都走不动。第二天起来,全身都酸痛,都是靠互相按按,才撑过去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天复一天,一连坚持了十天,武二和他那些兄弟的精神气,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,隐隐已有几分燕北军的模样。

    短短十天,他们的变化这么大,燕北军的人不可能发现不了。他们找到武二一问,得知武二和他那兄弟每天跟着少主一起训练,受少主刺激,一个个加强了训练强试,燕北军顿时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层层往上报,也要求加大训练量。

    作为燕北军,作为他们王爷亲手打造出来的铁血军队,他们比不上少主就算了,可不能连南疆那几个人都比不上吧?

    底下的兵,主动要求加大训练量,燕北军的将领自是不会同意,得知这些人都是受了长泽的刺激,几个将领更是高兴的不行:“我就说了,少主是个好孩子。你看看,少主到了燕北军,为咱们做了多少事。当初呀,还有些小心眼的说,王爷和王妃把少主丢过来这,是要我们帮忙看孩子,结果呢?打脸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不看看,咱们少主那是普通的孩子吗?少主这么聪明懂事又能干的孩子,需要人看着吗?少主他不仅不需要人照顾,反过来还为咱们排忧解难。”

    “先前我就说了,现在的训练强大对燕北军来说还不够,我一提要加强训练强度,你们一个个反对,说这已经是极限了,可你们看看,这叫什么极限?少主一个小孩子都能到了,一群大老爷们有脸说自己做不到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前总是嚷着,说训练强大过了,对士兵的身体有损伤,现在他们主动提起,要求增加训练强大,你们还有反对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老宋呀!你只看到了表面,没有看到内里的情况。”有人看好,自然也有反对,“王爷曾给我们说过,普通人的身体承受度是有限的,他制定的训练方案,就是普通人能接受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主是不一样。少主小小年纪,就能完成高强度的训练,并且每天都能坚持下去。可你别忘了,少主那是什么待遇。”

    “穷文富武你知道吗?习武比学文考科举还要花银子,为什么呢?因为要打熬筋骨,不打熬筋骨,硬上,最后很有可能会伤己,甚至折寿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看到了少主一个孩子,每天都能完成等同于燕北军的训练强度,可你没有看到少主一天熬的两次药浴。那药浴可不是凡品,用的那些药材有多珍贵?这么说吧,就是你我都供养不起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那将领说完,语重心常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,不看好全军加强训练,这是拔苗助长…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4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