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94章594威胁,老狐狸过招!

    第594章 594威胁,老狐狸过招

    魔教教主面具下,不是萧九安以为的那张脸,而是一张坑坑洼洼,看不出本来面貌的脸,那张脸……

    疤痕交错,狰狞可怖,要是晚上得见,能把人生生吓死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“好手段。”然,只一眼萧九安就知道,这张脸仍是一张“面具”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是一个有心机的人,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,且他的野心极大,为了他的野心,他都会好好保护那张脸。

    或者说,魔教教主的脸真要毁了,他就不会有现在的野心,毕竟坐上那个位置的人,绝不能是一个看不出长相的人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满意了吗?”面具落下,魔教教主眼中闪过一抹得意。

    萧九安太天真了,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,也不见有人知晓他的真容,可见他隐藏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想让本王满意,露面你的真面貌再说。”显然,萧九安知道很多,且今天目标明确,。不肯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顿时脸色一沉,厉声呵道:“燕北王,你不要太放肆。”

    为了表现自己的不满,魔教教主手上的招式更加凌厉、毒辣,显然是想置萧九安于死地。

    如若是半年前,萧九安没有中毒,也许他能和魔教教主打个平手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尽全力也能和魔教教主打个平手,但他不愿意尽力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他自己清楚,魔教教主还不值得他尽全力。

    瞬间,局势逆转,在魔教教主张狂霸道的攻击下,萧九安节节败退,然就在此时,一直不曾有表示的刘渊动手了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刘渊手腕一抬,手中的茶水甩了出去,泼了魔教教主一个正着。

    茶水正中魔教教主的脸面,挟带一股强劲,竟是将魔教教主脸上的假面,冲出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“刘渊,你……”魔教教大怒,双眼冒火,心中的愤怒好似能化为实质。

    此时,他已顾不得对萧九安出手,萧九安也借机停手,等着看两只老狐狸的较量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不喜欢对着一张假脸说话。”刘渊仍旧没有起身,坐在那里,神情平静的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“刘渊,本教主给你三分颜色,你倒开起染房来了。”魔教教主冷笑,声音阴恻恻的,显然是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刘渊不受影响,指着魔教教主的脸道:“本将军从来不需要人给颜色,反倒是教主你,这张脸的颜色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教主,不……也许我应该叫你二皇子殿下。二皇子殿下,你脸上的面具还不取下来吗?”天启先皇当时是嫡长子,他的双生弟弟自然排第二了。

    “刘将军,休得胡言,本教主可与你们北辰无关。”魔教教主心里明白,黎远定然就在附近,他要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天启皇室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过,天启皇室有麻烦,对他来说似乎是一件好事。天启不乱,他什么时候有机会?

    刘渊笑了一声,说道:“教主需知,本将军可是在帮你。”帮你离间皇室与黎远,帮你削弱天启皇室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……本教主不需要人帮。”只要他在黎远面前摘下面具,黎远自然会背叛天启皇室。

    当然,黎远也不会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灭门之仇不共戴天,黎远那样的人油盐不进,除了除掉他,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“此时时机最好,不是吗?”再过两年,黎远帮天启皇帝做的更多,对魔教教主更是不利。

    现在暴露出来,黎远反过来还会拆皇室的台,此举对魔教教主百一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时机?刘将军的话我不明白。”魔教教主当然明白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现今还没有动手的想法,或者说他还没有动手的能力,他还要再等两年才行。

    刘渊没有回答魔教教主的问题,而是说道:“天启皇上登基至今,已有五年了吧?”

    换言之,天启先皇已经死了五年,而与天皇同年的魔教教主,能活几年?

    像是打击的不够,刘渊又补了一句:“老骥伏枥虽志在千里,但终归是老了,这是年轻人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刘渊说话时,眼神若有似无的看了萧九安一眼。

    萧九安面无表情,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,但魔教教主却深深地感觉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刘渊说的没有错,再等下去指不定燕北王就有野心了,到那时他还有胜算吗?

    他和萧九安相比,最大的优势是他的血脉,他的出身。然,萧九安虽无血脉与出身,但他手中有兵权,只要有兵权,什么事办不到?

    “本教主怎么知道,现在的年轻人靠不靠得住?”魔教教主被说动了,但却不放心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手上的兵马不算少,虽无法起事,但要自立为王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教主只能赌一把了。不过,你今天要这么离开,本王也不会拦你。”萧九安上前一步,拉过一把椅子坐下,把决定权交给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本教主便告辞了。”思量再三,魔教教主仍旧不想现在与天启撕破脸。

    他手上的势力还不够,此时暴露身份对他没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固然,黎远会因此与皇上反目成仇,可黎远也不会放过他,他也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转身就走,然他刚踏出一步,就听到刘渊的声音传来:“教主可以试一试,是本将军能不能在天启的援兵赶来前,把黑石山夷为平地。”

    黑石山是魔教的根基地,也是魔教教主现今唯一的地盘,要是毁了,魔教的势力虽不至于十去七八,可也要大伤元气,没有三五年恢复不了。

    “刘将军,你到底要什么?黑石山的黑石与黑泥任你挖,还不够吗?”魔教教主生生止住脚步,转身,怒视刘渊。

    身为天黄贵胃,他却一再被人威胁,这种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憋屈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想知道,天启会为你做什么?”黑石山于他而言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九安的目的,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他都会帮九安达成。

    “黑石山是我的地盘,要在黑石山悄无声息的弄死你,对本教主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。”魔教教主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他一再退让,刘渊却咄咄逼人,如此,就别怪他不客气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