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07差距怎么就这么大!

    武二要训练他带来的这批人,就需要场地,也就不可能隐瞒。

    武二第二天,带着人一出来,全军上下都知道,武二要训练跟随他一起的那批人了。

    对此,有人觉得好,也有人觉得不好。

    “武二这人,着实是个聪明人,可惜出身南疆,不然又是一个好苗子。”初时,燕北军中大部分将领,都看不上武二其人,觉得他就是一个自以为聪明的蠢货,眼见小,格局低,也就是比一般的市井小民好一些。

    武二刚到燕北时,他也确实是这般,除了有一点小聪明外,还真看不出有别的本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武二的学习能力很强,而且他擅于发现自己的弱点,并且能及时的改正。

    武二一到燕北军营,发现自己的不足后,他就立刻收起了自己那点小聪明,把全副的精力用在训练时,拼命的吸收那些对他来说很难的知识。

    那时,燕北军中许多将领都不看好他,觉得他太贪心了,什么都想学好,什么都去学,很有可能到最后,他什么也不会,可是……

    武二用实际行动证明了,他虽不是什么天才,但他肯下功夫,肯下死功夫。

    旁人训练他训练,旁人休息他识字,一有点空闲就找人套近乎,熟悉燕北军营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这般高强度的学习与训练下,只半个月的功夫,武二身上就没有了南疆兵的匪气,而是多了一股燕北军才有的英气。

    当然,武二现在也只学了一个形,没有学到燕北军的内核,但这已经很厉害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燕北军可是他们王爷与王妃精心训练的,每一个人都是千挑万选的,参与训练的人十个,才有一个人能留下来。

    武二只花半个月,就能学个形似,可以说是比大部分,刚入燕北军的军人都强了。

    武二的出色表现,让越来越多的将领开始关注他,开始正视他这个人存在,而不是把他跟那些南疆降兵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一个毫无根基的小兵,能在短短半个月做到这一点,可以说是很厉害了。

    而这也表明,武二走出了他的第一步,让燕北军的人正视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人确实是个人才,要用的好的,肯定能给南疆致命一击。”军中的将领对武二颇为关注,长泽与小狼崽子偶尔,也会将目光落在他身上,关注他的成长。

    “你想用他?”小狼崽子听到长泽的话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不是长泽第一次赞许武二,要不是知道,在长泽心中,他这个墨墨哥是最重要的,他都要吃武二的醋了。

    最近,长泽挺起武二的频率太高了,且每一次都是正面的,赞许的……

    “墨墨哥你别开玩笑了,我娘说了,我是跟在将军爷爷、将军叔叔他们身边学习的,我只要带眼睛来学习就行了,旁的不许多嘴,更不许插手。”长泽嘟着嘴说了一句,嘴上做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,脸上却尽是得意。

    他娘是担心他,关心他,才让他只学不需要多想,不是吗?

    “你插手的还少吗?”小狼崽子想到前段时间,长泽经不起大帅的请求,把他处理的武二想法说了出来,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在大帅虽然说了,只是随便说说,他不会当真,就算当真了,这事也不会跟长泽有关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小狼崽子很清楚,这话骗骗长泽还行,骗他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要是大帅真用了长泽说的办法,并且用此法收服了武二后,大帅一定会不遗余力的为长泽宣扬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大帅这么做,并不是因为他不喜欢长泽,相反他正是因为喜欢长泽,才会帮长泽宣扬。

    在大帅眼中,帮长泽宣扬他的本事,是为了帮长泽在军中立足,帮长泽争取底层士兵的拥戴,可是……

    大帅忘了,长泽还是一个孩子,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就像王妃说的那样,孩子就应该要有孩子的样子,要是过早的,将太多的光环套到长泽头上,以后长泽的压力会很大,而且……

    长泽小时候,身上光环太多了。长大后,他做得再好,旁人也会觉得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反之,要是长泽处理的不当,或者没有达到最后,指不定就会有人嘲讽长泽,说长泽小时了了,大时未必。

    纪云开虽不认为,她的儿子需要在乎外界的言语,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本着关爱青少年心理健康的想法,纪云开还是尽量杜绝了此事。

    奈何,纪云开的良苦用心,除了小狼崽子与长泽,其他人都不懂。

    军中那些将领,更是怪纪云开耽误了一个好苗子,有些自认与燕北王关系不错的,还特特写信给燕北王,让燕北王劝劝王妃,让王妃松口,让长泽在军中多历练一二,好让他们在退下去前,先帮长泽把位置坐稳。

    好在,王爷不是一个拎不清。

    他虽不觉得,他的儿子会因这种小事,而受到心灵伤害,但……

    他无条件支持纪云开的任何举动。

    凡是纪云开想做的,无论对错,他都会同意。

    凡是纪云开不同意的,无论认错,他她都会拒绝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儿子需要在军中站稳什么位置?

    他这个当爹的,已经帮他把江山打了下来。别说区区一个燕北军营,就是整个天下都是他儿子的,他儿子还需要担心位置坐不稳吗?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夫妻二人,一个溺爱孩子,一个溺爱妻子。任凭无数将领说破嘴也没有用,他们同意长泽在军中学习,却不允许他参与军中的事务,尤其是不许长泽在军中,代将领们下命令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将领们虽然失望,可王爷和王妃的命令下来了,他们除了执行还能如何?

    是以,有那么一段时间,燕北军上下气氛紧张,军中的将领个个阴沉着一张脸如丧考妣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战败,但事实上他们才刚打了一个漂亮的胜战。

    后来,军中的将士们知道了原因,却是一个个嘴角抽搐,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同样是人,差距怎么就这么大?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4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