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05永不言弃!

    武二说这些的时候,不管是声音还是语气,都十分的平静,他没有去刻意强调什么,他只是用最简单的话,告诉这些人,燕北军的待遇比他们所有人想的都要好,而他们打听到那些“艰难”的事,背后都代表着无尽的好处……

    其实想想也知道,要是爬上高位,还不如普通小兵的待遇好,那谁会去拼命的往上爬?

    这些人听到军中的将领要身先士卒,冲锋在前,居然认为当上将领很辛苦,没有必要那么拼,简直是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有人听到武二的话,顿时眼睛都亮了,“燕北军的待遇真有那么好?真可以让家人过上平稳的生活?就是我们立了功,也可以惠及家人?”

    那人刚说完,就有人泼冷水了:“你们高兴什么?你有家人吗?”

    他们的家人,不是死在战争中,就是在战争中走失了,根本找不到了,他们现在只有自己,就算拼上去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我当然有!我相信,他们还活着。”最先说话的那人,想到在战争中走失的家人,信心十足,“我爹娘和妹妹,当时就留在天启。没多久,燕北王就回来了,我相信他们肯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自燕北王回来后,天启就恢复了平稳,而且燕北王对治下的百姓一事同仁,并不会因为他们是哪国的人,就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娘和妹妹虽是南疆人,可他们从来没有杀过人,也没有伤害过天启的百姓,他们与天启的百姓没有什么不同,我相信……他们不仅活着,在天启一定会活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那人信心十足,眼中倏地闪现出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回到天启的时候,天启尸横遍野,十室九空,百姓不足原来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生活在天启的百姓,有天启本来的百姓,也有外人者,比如南疆的人。

    那时的天启不仅快要灭国,就是人口也快要灭绝,而且生活在天启的百姓,对天启、对天启的当权者都失去了希望,每一个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,哪怕是南疆的百姓,也过得很惨,甚至死伤比天启的百姓还要多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天启,需要稳定,稳定大于一切,根本容不得萧九安与纪云开,屠杀普通百姓,而且天启经历了那么大的动荡,人口锐减,天启极需要人来重建。

    如若萧九安与纪云开一来,就屠杀南疆的百姓,那么……

    再给他们一百年的时间,也无法将天启重建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,战争是国与国之间的事,普通百姓根本无法参与其中。两国交战,无论是发起战争的那一发,还是被迫应战的那一方,苦的都是两国的百姓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,要斩杀南疆军为了燕北军报仇,却没有对南疆普通的百姓出手,也没有将那些散落在天启各地的普通百姓找出来,将他们当成二等人对待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,想要的不是恢复天启,而是在这片被战火荼毒的土地上,重新建立一个国家,一个全新的,只属于他们的国家,这样的情况下,那些百姓原先是天启人,还是南疆人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对生活在天启的普通百姓一事同仁,他们做得好有奖,犯了错必罚。如若通敌叛国,不管是天启的人,还是南疆的人,下场都只有死。

    正因为萧九安与纪云开,不对普通百姓下手,对待所有的百姓都是一事同仁的态度,让所有生活在天启的百姓充满了安全感,也充满了战志。

    对普通百姓来说,皇帝是谁,国家是谁的,他们并不在意,他们想要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个安稳的生活。

    尤其是连年战乱,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,他们更想要一个安稳的生活,谁要能给他们安稳的生活,保他们免于战火的波及,那么谁就是他们的神,他们就忠于谁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,给了生活在天启那片土地上的百姓一个安稳的生活,生活在天启的百姓,又怎么舍得离开,又怎么舍不得背叛他们?

    为了更好的生活,为了在那片土地上生活下去,原本从南疆迁来的百姓,都羞于提起自己的来历,他们从不承认自己是南疆。

    南瑾昭手下的那些兵,最初是不知道这些的事,后来北辰的百姓迁到天启,并且生活的不错,有不少人还从天启回来,劝说生活在北辰的亲人,跟他们一起走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才知道,原来在天启,不管你曾经是哪国的百姓,只要你勤恳,只要你不做恶,你就能安稳的活着……

    而这,也让许多南疆的士兵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他们的家人,当初就留在了天启,他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,但如若有机会,他们很想回去找他们。

    那小兵听到武二的话,充满斗志并不是没有道理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家人当初留在天启的南疆兵并不是很多,大部分的南疆兵,他们的家人早就死在战场上了了。

    那个站出来泼凉水的人,他的父母、兄弟早就死在了战场上,全家就只剩下他一个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期盼,更没有斗志。

    武二懂他,因为武二的家人,也全部死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武二却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哪怕全家都死绝,只剩下他一个人,武二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只要他活着,一切都会有的。

    “在天启,女人都愿意嫁给燕北军。而且,你要是爬上了高位,燕北王和王妃,还会安排人给你牵线。总之,在天启……不,现在已没有天启了。应该说在燕北,从军的人,只要敢杀敢拼,你就可以拥有一切。”武二见有人心动了,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在燕北军中,有着天然的劣势,而且燕北军对他们南疆军人充满了恶感,凭他一个人,根本无法在燕北军中立足。

    他,需要这些人,需要这些人跟他站在一起,一起去战场上拼杀…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4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