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03没有任何优待的将领!

    燕北军的几个将领,商量出来的对策,没有长泽那么狠,把武二用到极致,但也相差不远。

    有了武二带来的那批火药,燕北军在火药的数量上,与南疆相差无几,而且他们的补给也即将送达,有了后方的补给,他们根本不惧南疆人手中的火药。

    在评估了他们与南疆军的军事实力后,燕北军的大帅与一众副手商量过后,决定不退了。

    燕北军现在手里有火药,半点不怯,不仅不再退了,大帅还下令,全军全速前进,他们要跟南疆军打一仗,一洗先前被打得落花流水,狼狈逃跑的耻辱。

    要跟南疆正面交手,自然不能少了武二。

    武二这两天,已经彻底的融入了燕北军,每天都跟着燕北军一起出操,早晚也一起训练。

    武二的体在南疆中算是数一数二的,可就是这样,他刚开始也跟不上燕北军的训练强度,每天都累得摊在地上,被人架着送回营地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个样子,那些个跟随武二一起来投靠燕北军的人南疆人,一个个心生怯意,放弃跟燕北军一起训练的事。

    武二的那些兄弟,跟着武二一起训练了几天,也一个个都放弃了。

    无他,燕北军的训练强度太大了,他们根本跟不上。

    武二累瘫了,还能勉强跟上,可他们就是累瘫了,也跟不上燕北军的训练强度,完不成燕北军日常要做的训练。

    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,就是这么大,不是他们努力,就能跨越过去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,在武二适应了燕北军的训练强度后,就把他那些兄弟全部召集了起来,然后要求他们一起跟燕北军一起训练。

    他那些兄弟自是不肯,但武二一句话就把他们堵了回来:“你知道,不用火药的话,燕北军与南疆军交手,死伤比例是多少吗?”

    不等这些人回答,武二就给他们回了,“是一比十。”

    “一比十?”听到武二的话,那几个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每次跟燕北军人打,南疆都死伤惨重,可从来没有想到,死伤会这么惨重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一比十。很不敢置信是不是?”武二初到这个数字,也是一脸震惊,但事实摆在面前,容不得他不信,“我也不信,可我认真查过,燕北军没有骗我,而且人家也没有理由骗我们。再过不久,咱们又要跟南疆打起来,到时候你们就能看到,在双方都有火药的情况下,彼此的伤亡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不管心里面如何想,在行动和言语上,武二已经完全融入到燕北军中,处处以一个燕北军人自居,不让人挑出半点错来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打仗了?燕北军要跟南疆打,还要我们上前线?”晚一步跟着武二一起投奔燕北军的人,听到武二的话,一个个夸张的大叫。

    武二跟他的兄弟说这些的时候,并没有避开他们。

    越是在燕北军里面呆得久,武二越是清楚燕北军的强大。他先前自以为是的强大,在燕北军面前简直是可笑。

    论武力,燕北军一个普通的小兵都能打赢他;论脑力,他虽然不蠢,可不识字不懂大道理,燕北军随便一个普通的小兵都是识字明理之人,他就算有些小聪明,可要是不努力学习,不吸收更多知识,不打开自己的眼界,不提升自己的格局,他也走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正因为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差距,是以武二很清楚,他想要在燕北军中立足,就必须要有优于其他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武力、脑力比不上,那他手上这些跟着他来的兄弟,就是他唯一的依仗。要是他能把这些人兄弟一个个训练起来,并且让他们死心踏地的追随他,那么……

    他在燕北军中,就会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是以,他才会在自己融入燕北军后,又折回来,把他这些兄弟都带上。

    他,需要他们!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发现,我们在往回走吗?这不是要打仗是什么?”两军要交战的消息,上面自然不会透露给武二知晓,但凭借大军行军的路线,足够武二推断出有用的信息,“如果两军真要交战了,我们是最熟悉南疆的人,我们自然要随大军一同作战。”

    武二说完后,见大部分人都面露不满,冷笑一声,说道:“而且,你们甘心一辈子都做个最底层的小兵吗?从南疆逃到燕北,你们难不成还想和以前一样,只做一个任人驱使的小兵?每次打仗都都冲锋在前,最先死?在南疆,我们没有机会往上升,可在燕北,只要有能力,就能往上爬,就能爬到高位。难道,你们不想试一试当将军是什么滋味?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们上了战场又能如何?难不成,我们能比燕北军强?那么多燕北军都只能做底层的小兵,我们又算什么?小兵千千万万,将军却只能那么几个,你以为人人都能当将军呢。”后面随武二一同来的小兵,不客气的泼冷水,“在燕北,就算当上将军又如何?燕北的将军都是要冲锋在前的,还不如当一个后方的小兵安逸。”

    加入燕北军后,武二忙着跟燕北军套近乎,忙着跟燕北军的人一起训练,每天都累得像条狗一样,除了跟一起训练的人相熟外,跟其他的人并不熟。

    可这些人不同,他们每天都没有训练的任务,在武二去训练的时候,他们就到处找人聊天,打听燕北军的事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人嘴很严,他们能打听到的消息都是大家知道的,可就是这些消息,也足够他们了解燕北军里面的情况,也足够他们清楚燕北军的一应规矩。

    燕北军与他们南疆军最大的不同,不是上锋不会抢他们的功军,而是在燕北军中,上锋在战场上根本就没有优待,甚至比普通的小兵还要惨。

    普通的小兵不乐意,还可以躲在后方,但燕北军中的将领们却不行。不管何时何地,他们都必须要冲锋在前,冲在战场最前方,起带头示范作用,以鼓舞军心。

    试问,这样的将领当着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这群人,在了解燕北军的将领在战场上没有优待后,就一个个放弃了往上爬的心…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4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