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02龙生龙凤生凤!

    长泽根本没有发现,他已经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他正低着头,专心的跟小狼崽子嘀咕着,两人头挨着头,长泽又一直在说话,注意力高度集中,根本没发现周围的变化,直到那几个等不及的将领,出声寻问,长泽这才反应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长泽一抬头,就看到六七双,如狼的目光看着他,吓得差点坐地上了,“将军叔叔们,你们……不要吓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你刚刚说,要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几个将军见长泽被吓到了,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但一个个还是假装没有发现,继续原先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真不是故意的,就是一时情急,才把少主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不,不,不,他们绝不会承认,他们把少主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做?”长泽惊吓过后,就反应过来了,开始装傻,并不回答几个将军的话。

    他娘说了,不要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,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。他爹手下的这些将军叔叔们,都是久经沙场,身经百战的人,他们一个个厉害着呢,他能想到的事情,将军叔叔们肯定早能想到。

    将军叔叔们说他聪明,说他能士,并不是真的因为他聪明能干,很大程度还是因为他爹、他娘。

    “少主,可不能装傻哦。你刚刚跟墨少的对话,我们可是听到了。”几个将军见长泽短短时日,就从单纯聪慧的小孩,变得小只小狐狸一样聪明,顿时扼腕长叹。

    孩子太聪明了,不好骗!

    也不知王爷和王妃是怎么教孩子的,好好的单纯少年,就这么学坏了,还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学坏的,真的……

    好让人伤心呀!

    以后都不好骗了,也不好欺负了。王爷和王妃,真的是太坏了,明明他们跟少主接触的更多,为什么少主没有像他们一样“憨厚老实”?

    要是纪云开在这里,或者知道他们的想法,一定会忍不住冷笑。

    呵呵,这**诈的老狐狸,把她好好的儿子,教成了一只面白腹黑的小狐狸,还好意思在她面前哭,简直了!

    “我跟小墨哥哥瞎聊的,我娘说了,我就是跟着几位叔叔学习,旁的不许多想,也不许多说事,要看少说,多想少言。”长泽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,还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,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”几个将军都是人精,自然不会因为长泽的一次拒绝就放弃,他们再次上前,一张老脸笑得如同盛开的菊花,一脸和气的道:“咱们就是瞎聊聊,说说自己的想法,不当真。”

    长泽捂着嘴,连连摇头,在几个将领的逼迫下,小短腿不自觉地往后挪,躲到了小狼崽子身后。

    这几个将军叔叔,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狼外婆看小白兔,好可怕呀!

    小狼崽子站在一旁,看得发笑,在长泽往他身边躲的时候,十分义气的没有避开,而是用自己不算高大的身体,为长泽挡住一众将领,狼一般的目光。

    有人为自己挡着,长泽的胆子也大了,他从小狼崽子身后探出半个脑袋,也不捂着嘴,一双眼睛笑得如同弯月,眯成了一条缝:“将军叔叔们,我娘亲说了,我的身份摆在这里,我不能对军中任务事情发表意见。先前,我让大家退兵就不应该,军中的将领只能有一个,我这样插手,哪怕结果是好的,也是不对的。我这次插手结果是好的,下一次呢?而且,我这次插手了,大家就会依赖我,下次遇到危险了,是不是也要我出头?我娘说了,在军中能下令的,就只有大帅。我是少主,不是大帅啦,我不能下令。可我又是少主,我说的话你们要是不听,就是不给我爹娘面子,就是下我的脸面。所以,在军中,我不能胡乱说话,也不能胡乱发表意见哦。”

    小狼崽子一口气说了一串话,说完后,小脑袋又缩了回去,整个人都躲在小狼崽子身后,摆明了不会听几位将军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少主长大了。”几位将军一看,顿时气馁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苦笑不已……

    王妃是个能人,隔着这么远,也能把少主教的这么好,还能利用他们来教少主,害他们少了好多乐趣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个孩子,小孩子只要看看就好,不能插手大人的事。”长泽一脸正经的摇头,眼睛弯弯,像只小狐狸。

    “少主要是孩子,我们这些……外面那些小兵,可就连个孩子都不如了。”几个将军想到长泽的聪明,又想到自家手下的兵和孩子,恨得捶胸……

    同样是人,差距怎么这么大呢?

    好在,几个将军也不是纠缠的人,见长泽态度坚决,也不再逼他。

    一群大人,也不好意思欺负一个小孩子不是。

    几个将军放弃寻问长泽的想法,又坐了回去,继续商量对武二的态度。

    其实,几位将军心里早有腹稿,毕竟武二也不是什么大人物,要不是为了分散南疆军,区区一个武二,还不值得他们拿到台面上来议论。

    长泽这次也学乖了,几个将军在讨论的时候,他只听不说话,哪怕觉得再无聊,也不敢跟小狼崽子咬耳朵,生怕又被几个将军叔叔抓包。

    几位将军商讨完,已是半个时辰后,各自便散了。小狼崽子带着长泽出了营帐,见左右无人,小狼崽子这才出口寻问:“长泽,要是你,你会怎么安排武二?”

    “我?”长泽指了指自己,想到娘亲说过,有事可以跟小墨哥哥说,便毫不犹豫的,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,“有什么好安排的,武二想要出人头地,我就给他出人头地的机会。武二要是奸细,我也给他机会。每次上战场,都让他冲锋在前,让他去杀南疆人,去杀他昔日的同胞。他要立了功活着回来,就给他高官厚禄。他要死了,就抬着他的尸体到阵前,叫南疆人看看,他们的王是如何残害同胞的。”

    长泽轻描淡写的说道,言词轻松随意,就好像喝口水那么简单,完全没有摆弄他人人生的自觉,就好像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听到长泽的话,倒抽了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是王爷的儿子!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4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