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300不自由勿宁死!!

    识实务者为俊杰,毫无疑问,武二就是一个识实务的人,同时他也是一个聪明的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还在那里兴奋的议论燕北军与南疆的士兵的区别,还在那里说,在我们南疆如何如何的时候,他已经穿上了燕北士兵的衣服,像一个燕北军士兵一样,手持长枪,站在营帐门口。

    初时,武二还时不时的学其他站岗的燕北兵,调整姿势和力道,但几次过后,他已经和其他的燕北军无二。

    站在燕北军中,他看上去与其他人无异,完全没有一点南疆士兵的土匪习径。

    随同武二一起来燕北的士兵,在大说特说大半个时辰后,终于平静了下来。这一平静下来,就发现……

    “武二哥呢?”

    “咦,你们谁看到武二哥了。”

    跟武二最熟的那批人,发现他们老大不见了,一个个惊慌的问身边的。

    武二站在门口,听到他们的话,正要开口,离他最近的一个南疆兵,就指着他大喊:“这人是谁?燕北派过来监视我们的吗?他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那人声音不小,至少武二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武二顿时脸黑了,转过身来:“什么监视不监视的,你们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武二哥?”寻找武二的那几个南疆士兵,看到武二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武二哥,你怎么站在这里,跟燕北兵一样的。”那个说武二是燕北派来的监视他们的小兵,更是吃惊。

    武二刚刚就站在他面前,他却完全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跟燕北军一样!我们现在就是燕北军,你们一个个……看看你们,再看看人家,你们不觉得羞愧吗?”武二手持长枪,一身军装穿在身上,笔挺有型,半点看不出在南疆浸养出来的匪气与狂野之气。

    他指着外面走来走去的燕北军,又指了指营中的南疆兵,脸上阴色肉眼可见。

    最早跟随武二的那批人,深知武二重义气,但脾气也不好,至少在他们面前,武二的脾气算不上好,要是他们没有按武二的要求办,指不定武二以后就不搭理他们了。

    那批人见武二换上了燕北军的装束,学着燕北军的站姿,一个个大气都不喘,连忙把自己分到手的衣服找出来,也没啥顾忌,当着大家的面把衣服一脱,就换上了。

    按他们的习惯,脱了衣服随便一丢便是,身上的衣服那也是套上就好,但……

    他们看了一眼,武二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,身上的衣服更是笔挺的,连个折子也没有,一个个不需要武二说,就将衣服折好,整齐的放在一旁,又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整齐,力求和武二一样,穿得笔挺帅气。

    跟随武二时日久的人,懂武二的处事风格,也惧怕武二,但那些半路追随武二一起来燕北的南疆兵,就没有那么配合了。

    那群人看着武二和他亲近的兄弟,都换上了燕北的意思,一脸不快的道:“那些燕北军不是有任务吗?我们又没有任务,何必那么认真?我说武二哥,你就是再认真的,把自己弄得再像燕北军也没有用,人家不会真把你当自己人的。你没看到,人家把我们丢下就不管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哪只眼睛看到人家不管我们了?人家把一切都交代清楚了,叫我们有事就去找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不等武二开口,他那些兄弟就开始咆哮起来,说完,看那些人不服气,又补了一句:“还有,我们多大的人了,还要人家管?人家真要管你了,你又觉得人家不信任你,把你们当外人。一个个的,真是矫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这么说吗?你凭什么胡乱猜测我的想法?我告诉你,别以为这是燕北军营,不是南疆我就不敢动你。燕北军营的规矩多又怎么样?他们还敢罚老子不成?”这些人,听到燕北的将领说,南疆王从北辰天阙手里拿到一批粮,南疆已经不缺粮,一个个心里都后悔了。

    南疆不缺粮了,他们跟着投靠燕北干什么?

    尤其是,在进入燕北军营后,听到一堆规矩,他们更是后悔了。

    是,燕北军赏罚分明,很多规矩都对底层的士兵有利,但同样的,这些规矩也束缚着底层士兵。

    对武二这些有上进心的来说,在燕北军中,只要他们肯拼命,他们就有更大的发展机会,就有往上爬的可能,但是……

    对南疆那些没有上进心的兵来说,燕北军营这些规矩,简直能要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在南疆,他们确实被上峰期压,抢压功劳,但那是针对有本事的人,像他们这种没啥本事的,只想着混日子过的,根本不用担心这些,每天都活得异常滋味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南疆可没有人管他们,他们想干嘛就干嘛,偶尔看中哪个大姑娘,抢来睡了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可在燕北军营中,看着那些规矩,他们就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就是为了一口吃的,才跟着武二投靠燕北,现在他们南疆就有吃的,他们投靠过来,真的是吃大亏了。

    不自由,勿宁死!

    解决了温饱问题,他们就有了更高的追求,比如自由!

    武二打从懂事起,就在军营挣扎求生,他自然很清楚这些人的想法,他可以不管他们,但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些人是跟着他一起,投靠燕北的,这些人的表现,也会影响燕北军中的将领,对他的看法,武二犹豫了一下,还是道:“别什么燕北、南疆的,要人家接受我们,首先我们要融入进人家的环境,现在是我们求人家,不是人家求我们。人家没有必要为了我们改变,只有我们改变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南疆什么都没有了,北辰大量的百姓迁到燕北,你别看南疆手上现在有粮,但撑过这段时间呢?除去火药,南疆还有什么可以卖的?而且,南疆王把火药卖了,北辰有了火药,你觉得北辰会任由我们,在北辰的国土上肆意残杀北辰的百姓,掠夺北辰的百姓吗?”

    “南疆情况好转只是暂时的,想要长长久久的活下去,就必须离开南疆,必须融入新的生活。你们要早些融入燕北军,也能过得轻松一些,要是一直融入不了,你们还是趁早离开。我想,依燕北军的骄傲,他们不会杀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就是这样的,我把我知道的,我猜的情况都说给你们听了,至于你们听不听,信不信,那就不是我能选择。”

    武二说完,就不再理会这些人。

    对这些,他自认仁至义尽,不欠他们什么…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4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