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24章424识趣,暴露了特殊能力!

    第424章 424识趣,暴露了特殊能力

    与北辰天阙的合作的事,萧九安并没有隐瞒纪云开,第二天就将此事高知了纪云开,纪云开听罢,沉默了许久,才说了一句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只是告诉她,并不是征求她的意见,虽然琉璃的制作方法是她的,可拿出来了就与她无关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淡淡地扫了纪云开一眼,又补了一句:“北辰天阙开了口,南疆想必也不会落后。”

    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,纪云开没那个能力,能保得住琉璃的方子,而他也不会为了一张方子大费周章。

    纪云开就是不开心,不甘心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他又不会找我。”纪云开当然知道,南瑾昭不会放过琉璃的方子,可这事与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琉璃的方子与她有关,不管是北辰天阙还是南瑾昭,只会找萧九安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这次算错了,南瑾昭还真得就找上他了,在她去纪府的人路上,直接拦下她的马车,要她在一旁的茶楼小坐片刻。

    纪云开带了侍卫,凭燕北王府侍卫的本事,虽不至于能拿下南瑾昭,但要挡住南瑾昭却不是难事,只是南瑾昭一句话,就让纪云开不得不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南瑾昭说:“燕北王妃,你可知南疆的药草不是什么人都能种出来,在南疆只有圣女能种出来,而圣女之所以能种出药草,是因为她们拥有一种特殊的能力,这种特殊的能力表现在对植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……瑾昭,我们去茶楼谈。”纪云开不知道南瑾昭知道什么,又知道多少,可她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请……”南瑾昭果然识趣的不在说,而是十分有风度的站在马车旁等纪云开下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。”侍卫见纪云开要下马车,不安地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纪云开抬了抬手,只让暖冬跟她进去。

    “云开,我没有恶意。”南瑾昭见纪云开面色凝重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真得没有恶意,他只是想要见纪云开,跟纪云开好好谈一谈罢了,要不是见纪云开一面太难,他也不会出此下招。

    先前为了能见纪云开一面,他付出大量好处说服了莫问先生,让他下帖子请纪云开去至道学宫,可不想纪云开拒绝了。

    无奈,他只能出此下策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成亲了,你还是叫我王妃的好。”纪云开不认为,她和南瑾昭好到,可以互称名字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只是成亲罢了,不是吗?”南瑾昭上下扫了纪云开一眼,眼神落在纪云开的腰间,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与宠溺。

    南疆药材盛行,凡是懂药草的人都懂一点医术,他虽懂得不多,可要看一个姑娘是不是处子,还是能看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虽嫁给了萧九安,可明显他们没有同房,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纪云开与萧九安已是夫妻,他也不在意,他想要的只是纪云开这个人,而不是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你的眼神。”纪云开自是不知南瑾昭在想什么,她只是本能的不喜南瑾昭的眼神落在她腰间,更不喜南瑾昭看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好,我收回。”南瑾昭好脾气应道,不再看纪云开,而是走在前面为纪云开带路。

    南瑾昭早有准备,茶楼的雅间全部被他定了下来,他们可以安心的谈话,而不用担心被人打扰。

    “暖冬,你在外面等着。”走进雅间前,纪云开顿了一下,让暖冬留在外面。

    南瑾昭微微一笑,明显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两人分主次落座,南瑾昭殷勤地给纪云开倒了一杯茶,推到她面前:“尝尝,南疆特有的药茶,对女子身体有好处。”他特意让人为纪云开送来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接过,却没有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女子孤身在外,不喝来历不明的茶水,不吃来历不明的食物,这是最基本的防患意识。

    南瑾昭见状也没有劝说,只是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失望:云开不信任他。

    不过,转念一想南瑾昭又释然了,他的身份注定不可能轻易让纪云开信任,要是云开轻易就相信他,他反倒要起疑了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关系,来日方常。

    南瑾昭端起茶杯轻啜一口,开门见山道:“云开,琉璃方子是你的,对吗?”

    他不认为萧九安能拿得出琉璃方子,要是琉璃方子是萧九安的,他早就在燕北建琉璃坊了,哪里会在京城闹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纪云开还以为,南瑾昭会说南疆圣女特殊能力的事,没想到他居然一字不提。

    南瑾昭不提,纪云开自然也不会提,免得落入南瑾昭的算计。

    毕竟,她现在并不知道南瑾昭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的话,我们合作可好?你该知道,你保不住琉璃方子。”北辰天阙能从萧九安手上,拿到琉璃的方子,他自然也可以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不想跟萧九安谈。

    “给你,我有什么好处?”一个二个都在告诉她,她保不住琉璃方子,纪云开真得不是一般的心塞。

    “利润均分,南疆的药草随你采摘。”其实天启的琉璃要流向南疆,也要分出一部分利润给南疆皇室,这是默认的规则,不然天启的琉璃绝不可能从正规途径,流进南疆。

    “条件太好,让我不安。”利润的事还好说,拿五成并不高,但南疆的药草任采摘,这个条件太优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可是燕北王妃,南疆与燕北王府是死仇,南疆的药草是南疆的制胜法宝,要是让燕北王府的人了解了南疆的药草,南疆对上燕北王府还有胜算吗?

    “便是不提这条,我也阻止不了你,不是吗?”南瑾昭抬手,握住放在桌上的睡莲,片刻后只见睡莲突然成长、绽放,花朵鲜艳无比,可不过瞬间,睡莲又突然枯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纪云开瞪大眼睛看着南瑾昭,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。

    其实,她先前已经猜到一二,只是她没有想到,南瑾昭会这么直接……

    九爷说:写得好辛苦,但总算写出我满意的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