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23章423合作,本王就是在抢!

    第423章 423合作,本王就是在抢

    九成?你怎么不去抢!

    北辰天阙说完,萧九安就应了一声:“本王就是在抢,你不知道吗?”北辰天阙送上门给他抢,他为什么要客气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北辰天阙气怒,俊美带着一丝阴冷的脸扭曲了一下,可他却生生忍住了:“萧九安,我是认真的跟你谈事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也是认真的。”认真的不想跟北辰天阙谈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即无心皇位,为什么不能帮我一把?”北辰天阙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,才压下心中的怒火,可就是这样,他仍旧是咬牙切齿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本王无心皇位,为什么死盯着本王不放?”萧九安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北辰天阙。

    需要他帮忙的时候,就说他无心皇位,不需要他帮忙的时候,就说他是巨大的威胁,不除不安心。

    好的坏的都由北辰天阙说了,北辰天阙把别人都当傻子吗?

    “萧九安,我们谈的是琉璃坊的事,此事你也有好处。”北辰天阙避而不谈伏杀萧九安的事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命,他是一定要亲手取的。

    “本王应了,九成的利。”他知道这事必须要谈,毕竟没有北辰的人帮助,他们就是把琉璃烧制出来了,也不一定能在北辰销售。

    与其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,去做一件很有可能做不到的事,不如把利益分出去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有很多的选择,为什么要选跟他有死仇的北辰天阙合作?

    北辰天阙既然主动找上门,就该做好被宰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这是认真谈判的样子吗?”九成的利,他是傻了才会跟萧九安合作。

    萧九安仍旧平静:“你不同意,你的弟弟们会很乐意应下。”

    北辰的皇子多着呢,没有北辰天阙还有很多人,北辰天阙认为苛刻的条件,旁人并不会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合作?你确信他们有那个能耐?”北辰天阙并不意外萧九安会这么说,萧九安这么精明的人,怎么可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,北辰的皇帝总该有?”北辰天阙不会天真的以为,他非他不可吧?

    “你会跟他合作?”北辰天阙半点不信。

    萧九安有多讨厌那个男人,他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有利可图,本王为什么要跟银子过不去?” 有些利可图,有些谋不可谋。他确实不会跟那个男人合作,哪怕利益再大也不会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就是这么一个人,有时候就凭着性情做事,非要拗那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我都清楚,你不会。”北辰天阙承认,他心里有些慌了,要是萧九安真跟那个男人合作,那就真没有他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心里再慌,面上也要做出十拿九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自大,张狂,十方世界给你的评价还不全。”萧九安站了起来:“看样子,我们没啥好谈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萧九安转身就往外走,可刚一抬步,就被北辰天阙叫住了:“五成。”这是他最大的诚意。

    “八成。”萧九安也没有死咬着九成不放,拿走九成的利,这种生意谁都不会做。

    “六成,我的底线。”北辰天阙咬咬牙,报出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让萧九安拿走六成的利,是他的底线,再多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能从北辰天阙手中拿走六成的利,又能让北辰天阙安分,萧九安很满意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四成的利,就算他不给北辰天阙,北辰天阙也可以跟天武合作,与其让天武占便宜,不如让北辰天阙占点便宜。

    “奸诈,卑劣,十方世界对你的评价也不全。”虽谈成了,可北辰天阙却没有一丝欢喜,浅色的眸子是冰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大皇子别说的本王像是逼良为娼一样。”萧九安扭头看着北辰天阙:“大皇子要是不愿意,现在还能反悔。”

    只要没有拿到琉璃方子,北辰天阙随时都可以反悔,反正他不缺合作的人。

    “本皇子明天就会去找端王世子。”反悔?他好不容易才谈下来的事,怎么可能反悔。

    他跟天武合作,肯定能拿到更高的利润,可却拿不到琉璃的方子,他不是短视之人,他知道什么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萧九安冷笑了一声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事情谈完了,北辰天阙自然也不会再叫住萧九安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看到萧九安那张脸有多么反感。

    萧九安走后没有多久,凤宁就从内院走了出来,在萧九安刚刚坐的位置上坐下,抬手,端起面前的酒杯,轻轻地晃了晃:“没想到,他这么谨慎。”

    别说喝了,居然连碰都不碰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的法子无用。”酒杯上有毒,只要萧九安一碰就会中毒,可萧九安却连碰也不肯碰。

    “这只能说明,他对你的防备太深。”凤宁手指一松,酒杯拍的一声落在地上,杯中的酒洒了出来,杯子在地上滚了数圈。

    凤宁却连看也不看一眼,拿出一块帕子,细细地将手指擦干净。

    他虽不怕,可总归不愿沾上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,他们的一举一动,甚至说的每一句,都落在去而复返的萧九安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是的,萧九安折回来了,他发现屋内有人,便想要看一看躲在北辰天阙身后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看到凤宁,萧九安半点也不意外,听到他们的谈话萧九安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太了解北辰天阙了,北辰天阙绝不会放过对他下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到了想看的人,听到了想听的话,萧九安没有多呆,转身离去……

    而他一走,北辰天阙就道:“人走了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能发现屋内有人,他自然也能发现萧九安去而复返,他们两人的实力相差无几,且萧九安了解他,他难道就不清楚萧九安吗?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有意思吗?”凤宁一愣,随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棋逢敌手,怎么会没有乐趣。”虽然他觉得更多的是憋屈,但有些话心里明白就好了,绝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可在聪明人面前,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凤宁看了北辰天阙一眼,笑得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有些事,可以自欺,却欺不了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