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98赎罪!

    武二听到燕北军的话,整个人都懵了,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如果他们的王有办法筹集粮草,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他们,要把粮食给他们分了,让他一个个都以为自己快要饿死了?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的。”燕北军一脸不屑的道:“你们南疆那位王可是一个人精,他故意告诉你们没有粮食了,就是要你们这群人卖命,背水一战,拿命来跟我们燕北军打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要是你们知道没有粮,又没有退路,追上了我们会如何?”燕北军说完,不等武二回答,就自己回答道:“这种情况下,正常人都会选择拼死一战。万一把我们燕北军打的全军覆没,你们就能活下来了,你就能有更好的出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们那位王真是一个聪明人,也是一个狠人。用这种法子,充分调动你们的战意和血性。”说到这里,便是燕北军也得夸南疆王南瑾昭了一句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的背水一战,才让南疆的士兵战意高昂,才把他们逼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这一次,要不是他们退兵退的及时,要不是他们的速度快,真要被南疆的士兵追上,少不了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“但可惜的是,你们南疆的士兵运气不好,能力也不强,把粮食耗尽了也没有追到我们。致使你们南疆王的计划失败。”说到这里,燕北军就不免得意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便是再厉害又如何?

   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任何心眼和算计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燕北军并没有一味的得意,他刚刚炫耀完,就冷静的道:“不过,你们南疆王这个计划,也不能说是全失败。你们虽然没有跟我们燕北军打起来,但南疆王用这个办法,把有二心,不服管教的人全部剔了出去,这么一来,你们南疆内部就不会乱了。”

    不仅不会乱,经此一事,南疆内部指不定就是铁板一块,他们要再跟南疆打,估计要付出更多的心力,可是……

    要是就此不打,就此退出北辰,他们又不甘心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临到关键时刻,反手捅他们一刀,他们就是脾气再好,也不能当作什么也没有姓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带着人远在天武,他们暂时没有办法找北辰天阙算账,只能先从北辰找补回来。

    而且,南疆的人占着北辰,他们要是不把南疆的人打破,彻底的打死,要不了两三年,南疆就会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南疆再次壮大,到时候头痛的还是他们。

    是以,不管基于何方考虑,他们都要继续在北辰,跟南疆的士兵死磕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燕北军是不会告诉武二的。他看武二一副死了爹的样子,面上不显,心里却是冷笑……

    武二这样的人,他们见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自以为聪明,自以为有本事,自以为有心计,能将别人耍得团团转,却不想想那些身居高位的,真的个个都是傻子?

    而自己的格局,是否够配得上自己的野心,?自己的能力,配不配得上自己的野心?

    武二这人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跟他打过一回交道,这是第二回,彼此也算熟悉。燕北军的将领,承认武二是个聪明人,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,给武二一个机会,这人指不定能一飞冲天,但……

    可惜的是,南疆没有给他机会,而他们燕北,是绝不会给这种野心勃勃的人机会的。

    武二要投靠他们?

    可以!

    但要按他们的规矩来。

    武二想要进可攻,退可守,想要凭几句话,和这几车火药,就能在这乱世中活得安稳,能在这乱世中保全实力,那是不可能的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的人丢出一堆的消息,把武二炸的头晕脑胀,就不急不慢的开口:“南疆已经恢复了元气,你们……还要投靠我们燕北军吗?”

    武二面露苦色,心里像是吃了黄连一样后悔,面上却不能表露半分,还在大义凛然的道:“将军,我们投靠燕北,并不是因为南疆没有活路,我们是……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做错了,我们这些年杀了太多的人,我们这些年心里也很不安,一闭上眼,脑海里就是那些普通百姓惨死在我们刀下的画面。我们兄弟想要投靠燕北军,只是想要赎罪。”

    这个高大上的理由一出,武二顿时觉得底气足了,他挺了挺弯下去的背,再次道:“将军,不管如何……我们是再也不会回南疆助纣为虐。余生,我们只想好好赎罪,再不造生孽。”

    他们也回不了南疆。

    打小长大南疆,武二很清楚他们的王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叛出了南疆,再回去只怕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不想,等天下太平后,带着兄弟们寻个山头做山大王,他现在只想靠着这些火药,让燕北军收留他们,不让他们上战场,让他们有一个安稳的余生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们这些人对燕北军没啥用处,但是他们带来的火药,对燕北军有用呀。

    南疆的士兵现在有粮了,手上还有大量的火药,燕北军也不可能一直跑,双方早晚要对上的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收下他们这些火药,就意味着南疆手中的火药会少。反之,燕北军要是不接纳他们,他手上这批火药回到了南疆,只会增涨南疆的实力。

    武二知道自己就是一个小卒子,但他手上有足够的筹码,燕北军为他破例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武二心中有盘算,燕北军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诚如武二所想,燕北这边在得知武二带人来投靠他们,就先商量好了。

    武二这人,他们必然是要接纳的,他的人和他带来的火药,他们燕北都要,但武二这人如何安排,就不是武二说了算。

    燕北那位与武二打交道的将军,听到武二的话,故作深沉的思索片刻,便让武二等一等,他们要找上峰禀报此事。

    武二一听,就知此事有戏,当即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身后那些兄弟不懂,见到燕北军的主事者走了,一个个都有些急了。还是武二出手,才把他们安抚了下去。

    燕北军在一旁,看到这些人在这种状况下,仍旧这般听武二的话,心里也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武二这人,比他们预想的,还要有本事…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4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