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93章593发难,面具下的脸!

    第593章 593发难,面具下的脸

    看到魔教教主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,萧九安笑了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正巧,他也想杀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看谁技高一筹了。

    “别跟本王说这些虚的,教主只需要说,本王提的要求,你能做到吗?”萧九安端起茶杯,没有喝,只是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能做到又如何?不能做到又如何?”魔教教主一边说话,一边注意四周的环境,好准备脱身。

    不管刘渊和萧九安打什么主意,都别想成功。

    “能做到自然是皆大欢喜,不能做到吗?”萧九安没有说话,而是看了一眼手中的茶杯,冷笑了一声:“不能做到,就死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预兆,萧九安突然出手,将杯子里的茶水泼向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魔教教主早有防备,萧九安这一泼顶多是几点花水沾在面具上,且就算魔教教主坐在原地不动,任由萧九安泼个正着,这么点茶水也伤不了他。

    茶水伤不了,但却能伤颜面,萧九安此举确实是伤不了魔教教主,可却狠狠打了魔教教主的脸。魔教教主本就是狂妄自我,唯我独尊的性子,哪里受的了这个辱,当即大怒,拍桌而起,朝萧九安出手。

    “黄口小儿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萧九安此举,彻底的惹怒了他。

    自他坐上魔教教主这个位置,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,包括他那个高高在上的兄长也不敢!

    “你老年纪大了,江湖已不是你的江湖。”萧九安不紧不慢地出招,应对从容,不见一丝慌张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刘渊没有动,他仍旧坐在那里,手里拿着一杯茶,看着隔着一张桌子过招的萧九安和魔教教主,面带微笑,一脸纵容。

    显然,他纵容的是萧九安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普通人根本插不了手,且不用提守在门外的并不只有魔教护卫,他们就是想要冲进来也做不到,只能站在外面干着急。

    屋外,黎远看着与魔教教主纠缠的萧九安,面露不解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,他却清楚,萧九安先前中毒,虽然毒解了,可终归是伤了根基,平时动动还好,与魔教教主这样的高手过招,着实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么做,到底是何意?

    看到萧九安攻击集中在魔教教主的脸上,黎远忍不住皱眉:魔教教主面具下的真容,到底藏了什么秘密?

    又或者萧九安到底知道什么?为什么再三强调,等他看到魔教教主面具下的脸再做决定?又不顾风险对魔教教主出手?

    黎远总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迷团,旁人都知道里面有什么,唯有他不知晓,只能如同没头的苍蝇胡乱撞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,他就像是被人玩弄在股掌中的小卒子,拼命挣扎,却逃不出被人摆布的命运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的武功不在萧九安之下,甚至还要高上一分,但魔教教主并不敢下狠手。

    他不怕杀死萧九安,他怕他露出杀意,刘渊会出手。

    一对一,他游刃有余,但一对二就不好说了,毕竟刘渊并不是什么善茬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一边跟萧九安过招,一边侍机寻机会离开雅厅。然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萧九安与刘渊所在的方位,而好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们二人……好算计。”魔教教主心里憋屈,而在萧九安不断攻击他的脸,试图摘下他的面具后,憋屈就变成了不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必是知道了什么,不然不会一再针对他的脸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在江湖上闯了三十多年,从来没有想过摘下他的面具,萧九安是第一人,而他不相信萧九安摘下他的面具,只是为了好奇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的人,打从出生就不懂什么叫好奇,只有有利可图与无利可图。

    “想来黎远也在这里是吗?既然来了,何不出来一见。”彼此都是聪明人,萧九安做到这个份上,魔教教主还有什么不知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是要离间黎远与皇室。

    不,萧九安这不算是离间,应该说是让黎远看到一些真相,一些皇室和他不想让黎远知道的真相。

    不过,萧九安还太嫩了,他明知他的脸是破绽,怎么可能让萧九安如愿。

    “教主不必担心,黎大侠早晚会找上你的。”萧九安并不承认黎远在场,当然他也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道了什么?”魔教教主眯着眼,眼中杀气毕露。

    这个人更不能留了,留下来必是祸害。

    他的秘密,不能在这个时候暴露。

    “本王该知道什么?”萧九安并不承认,只是手上的动作更加的凌厉,招招直击魔教教主的面门,大有不打下他的面具誓不罢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很大。”魔教教主飞快的扫了刘渊一眼,见刘渊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二人,魔教教主一时间也无法肯定刘渊知道多少?会不会插手?

    一个秘密,一旦被一个人发现,就会被第二个发现,他杀了萧九安不打紧,可要杀了刘渊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刘渊可不是天启人,在北辰,没有人有能力为他摆平杀刘渊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比不上教主心狠手辣。”见魔教教主突然改变招式,萧九安先一步发难,重重一拍桌子,将桌上的茶壶、杯子拍的飞起,然后接住一个茶杯,掷向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响,魔教教主接住了杯子,同时亦将杯子生生捏碎,反手一甩,只见无数的碎片飞向萧九安,同样直击萧九安的面门。

    这一击要不了萧九安的命,但是萧九安要是避不开,少不了脸要见血了,小小的丢个人了。

    而借着这一击,魔教教主猛地扑上前,五指成爪欲取萧九安的性命。

    萧九安见状,却不避反上,格开了魔教教主致命的一击,同时微微侧脸,任由茶杯的碎片划过脸颊了。

    只听见唰的一声,碎片从萧九安的脸颊划过,在他脸上留下一道道细长的血痕,看上去就像是被猫抓花了脸一样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刻,一颗米粒大小的碎片反弹了回去,打在魔教教主的面具上,一声脆响,魔教教主的面具裂开了!

    “好手段。”魔教教主身形一顿,飞快的后退,可萧九安却不给他机会,伸手一抓,扯上了魔教教主脸上的面具,露出了他面具下的真容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