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7章137生辰,没有用完就丢!

    第137章 137生辰,没有用完就丢

    萧九安适时收手,给了秦相喘息的机会,也让秦相歇了鱼死网破的念头。

    毕竟,要有活路,谁还会去拼命?

    经刑部审理,秦相夫人最后被判了斩立决,秦相家的小公子依旧的流放三千年,不过从原来的流放三年改为五年。

    判决出来后,秦相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是佝偻的背,无声的告诉众人他所承受的痛苦有多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秦相是个玩弄人心的高手,就这么一个背影,又再次为他赢得无数的赞誉,先前毁得七七八八的名声,此时已挽回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名声已经挽回了,秦相却没有得意,他小心谨慎了一辈子,这个时候只会更加的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秦相回去后,又再次上折子告罪、请辞,然后不等皇上的批示下来,秦府就对外宣布秦相病了。

    病了,病得很严重,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。

    至于因何而病?

    这还需要问吗?

    最近秦府发生这么多事,秦相就是铁打的也撑不住。

    一个老人,一个为天启付出了大半生的老了,一个到了晚年却要面临妻死子流放的惨剧,他怎么可能撑得住?

    在秦相夫人被问斩的那一天,秦相病倒了,病得不醒人事。

    人总是习惯同情弱者,当他处在弱者的位置时,你就会自然的忘记他先前犯的错,此时众人对秦相就是这个心态,他们把秦相放在弱者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秦相已经这么惨了,而且犯错的人已经死了,已经为她所做的付出代价了,秦相何错有之?我们为什么还要怪罪秦相?

    一步步,秦相走得小心又谨慎,可却成功了,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去想,秦相夫人做的那些事是不是秦相授意的。

    就连皇上,在这个时候也只记得秦相的好,而忘了他是多么的想要打压秦相,想要夺秦相的权。

    自将秦家的事情揭露出来后,萧九安就没有再插手,他就像是个旁观者,看秦相如何从逆境中一步上走出来,看秦相如何化不利为有利。

    他知道秦相的目的,也能猜到秦相的计划,可是他没有出手,他任由秦相复起,任由秦相重新得到皇上的信任。

    帝王之术在于平衡,他在朝廷上需要一个强大的敌人,要是没有这个敌人在,皇上会更加坐不住。

    诚如他跟萧少戎所说的那样,不是秦相也是别人,而且秦相年纪大了,他为什么不选择秦相?

    秦相坐在那个位置上对他有利,所以明知秦相日后会是一个强大的对手,他也放之任之……

    在秦相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之际,萧十庆也没有闲着,她这段时间倒是没怎么外出,可却缠纪云开缠得更紧了,甚至明示、暗示纪云开带她出去玩。

    十庆现在在人前的形象,就是一个孩子,她吵着、闹着出去玩再正常不过,可是她缠着纪云开带她出去玩,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无比清楚十庆并没有失去心智,她缠着纪云开必有用意。

    再一次从萧少戎嘴里,得知仍旧没有找到南疆三皇子,萧九安让人去把纪云开叫来。

    找不到人,他就只好等人主动上门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找我?”听到管事说萧九安要见她,纪云开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最近一直在院子里养花种草,可没有惹麻烦。

    “明天去广安寺,带上十庆。”萧九安开门见山,完全不跟纪云开寒暄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,他和纪云开之间有什么要寒暄,更不认为有这个必要,他交待的事,纪云开敢不照办?

    “啊?”太过直接的下场,就是纪云开以为自己听错了,震惊的重复了一遍:“让我带十庆郡主去广安寺?”

    萧九安说错了还是她听错了,十庆郡主那么凶残,把她和十庆郡主丢在一块,真得不会要她的命吗?

    “有问题?”萧九安挑眉反问,摆明了不容纪云开拒绝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问题。”纪云开很想问,她带十庆郡主出门,她的安危谁负责?可看到萧九安那张冷脸,又生生把到嘴的问题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不敢问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人喜怒无常,她不知道她问出来,会不会惹得萧九安不快?

    “你可以出去了。”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,目的达成,萧九安直接赶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很努力,才维持住脸上的笑:“是,王爷。”

    要用的时候叫来,还没有用完就丢,这就是萧九安,纪云开早就知道,所以她不生气!

    十庆郡主最近一直缠着纪云开,要纪云开带她出去玩,纪云开并没有主动和萧十庆提去广安寺的事,而是在十庆郡主又一次缠着她的时候,才说她明天要去广安寺为母亲祈福,如果十庆郡主愿意的话,可以随她一起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明天是九月初九,正好是她的生辰,也是她母亲的忌日,她用这个理由一点破绽也没有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求了数天,终于得到纪云开松口,当即高兴的回去准备了,一路上蹦蹦跳跳,说不出来的欢快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回到房间,十庆郡主就变脸了,瞬间从天真浪漫的孩童,变成冷硬肃杀的女将军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丫鬟虽然天天见,可每次看到十庆郡主瞬间变脸,还是吓得不行。

    郡主变得太快了,而且两者的气质相差太大,不管多久她都适应不了。

    “去,查一查明天是什么日子?纪云开为什么要去广安寺。”十庆郡主可以说是萧九安一手教导出来的,她和萧九安一样不相信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是,郡主。”侍女行了个礼便退下,留下十庆郡主一个人独坐在屋内,撑着脑袋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侍女前来汇报:“郡主,明天是王妃的时辰,也是王妃母亲的忌日。”所以,明天的行程应该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个好日子,给三皇子去信,让他三天后在广安寺等我。”三皇子不是要见她吗?那便见吧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萧九安知道了多少,可为了安全起见,她必须尽快解决三皇子这个麻烦,不然等他回到南疆,麻烦的就是她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