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6章136绝境,什么都做得出来!

    第136章 136绝境,什么都做得出来

    文人重名,这一点不容质疑,秦相一向爱惜自己的名声,可摊上两个拎不清的女人,秦相就是再爱惜自己的名声也没用。

    甚至,先前秦相的名声有多好,这会就有多差。

    为了爱子,罔顾律法,以权势恐吓收买刑部的官员,逼其调换犯人,之后又用同样的手法,收买看守城门的将领,诱其在半夜开城门,收买诱惑无用,就用权势打压,迫其低头……

    这一件件一桩桩虽说不是罪大恶极,可加起来却能把秦相的名声彻底败坏。

    更不用提,秦相夫人平时没少用秦相的名久买官卖官,用秦相的名义帮人消案。

    最最可怕还是,这并不是秦相夫人第一次,用李代桃僵的方式调包犯人。三年前,秦相夫人甚至为一个死刑犯调过包,用一个无辜的乞丐,换走本该斩立决的死囚。

    这些事都是秦相夫人出面做的,但这会爆出来,会有人相这些事秦相不知情吗?

    就算秦相不知情又如何,秦相夫人用的是秦相人名义做得这些事,秦相有无法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皇上原本只是想要借机打压秦相,逼迫秦相交权,可不想随着深入调查,发现秦相夫人和秦相母亲真的是拎不清,这两个女人犯下罪,一本折子也写不完,他就是想要睁着眼,闭着眼都不行。

    秦相和秦相派系的官员,本想用爱子情深这个理由为秦相夫人辩解,可当秦相夫人犯的事一件件爆出来时,不仅仅秦相派系的官员傻眼了,就是秦相也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,他的枕边人居然无法无天到,真的不把皇上看在眼里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他还要怎么申辨?怎么为自家夫人求情?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只能牺牲自家夫人……

    “女人真得太可怕了。”萧少戎事先就知秦相夫人拎不清,却不知她这么拎不清。

    自秦相掌权后,她真的是什么都敢做,完全不把律法放在眼里,真正是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“难怪能养出一个无法无天的儿子,她自己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主。”为了抢夺良田,抢人祖产杀人放火这种事,秦相夫人也没少做。

    有苦主报案,可哪个官员敢找秦相夫人的麻烦?这种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,苦主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萧九安随意翻了一下,看到秦相夫人这几年做下的事,冷讽道:“女人,贪婪自私,目光短浅,她攒下百万家产又如何,没命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女人真得太可怕了,秦相算是被她坑死了。”萧少戎突然觉得王爷说的是对的,女人真的是麻烦、是拖累、是累赘。

    他决定,他回去就跟母亲说,他暂时不想娶妻。女人真得太可怕了,你永远不知道她们温柔敦厚的表面下,藏着一颗怎样的心?

    “死不了,秦相不会把责任背在自己身上,他顶多就是失察之责。”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,就算皇上下旨斥责秦相,秦相也会把所有的事都推到秦相夫人身上。

    女人再有能耐也只能依附男人而活,在男人需要的时候,被推出来做牺牲品。

    如萧九安所预料的那般,眼见事情不可控了,秦相立刻站出来大义灭亲,亲自将秦相夫人绑了送官,并一连上了数封折子请罪、请辞。

    秦相虽然被夫人和亲娘坑得不轻,可所有的事秦相都不曾沾手,也可以说所有的事秦相都不知情,所有的错都是秦相夫人犯下的,秦相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失职之罪。

    皇上之前下旨斥责秦相,并没有定秦相的罪,而且后面查到的所有证据,都指向秦相夫人,与秦相一点关系也没有,皇上就是想定秦相的罪也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在秦相把夫人送官后,秦相夫人在公堂上,把所有的罪都揽下了,并再三强调所有的事秦相都不知情,皆是她一个人所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秦相不仅没有罪,还引得不少人同情了,同情他娶错妻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秦相并没有顺势与发妻撇清关系,而是仍旧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,自责没有尽到为夫之责,没有尽到督促之责,自责自己为了国家忽视小家,没有多多关心妻儿,让妻儿走上了错路……

    总之,秦相将一个有担当,有责任感的男人演绎的淋漓尽致,就是萧九安也不得不说一声好。

    秦相,确实是能屈能伸,且懂得把握众人的心理,在恰当的时候顺势而为,顺势而起。

    眼见秦相就要翻身了,萧少戎急得不行:“王爷,我们要不要加把火,彻底把秦相打下去?”

    “加什么火?你有什么火能把秦相打下去?”秦相只是名誉受损,对他们这个位置的人手,名誉重要也不重要。

    没了名声,秦相依旧可以坐稳相位,甚至还要比以前更自由,因为他不需要再受好名声的束缚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我们还要看着秦相复起?”他们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布局,就是为了弄倒一个秦相夫人,这也太亏了。

    “既是复起,就表示一切都不一样了。”萧九安对现在的局势很满意,能把秦相逼到这个地步,足够了。

    秦相在天启为相三十余载,绝不可能轻易倒下,他们这次能削掉秦相一层皮,已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“看到他还站在朝廷上,我就忍不住想要揍人。”秦相当年可以说是踩着凤祁萧王四大家族上位的,后面又踩着燕北王府巩固地位,这样的人就不该留。

    “没有他也会有别人,而且秦相已经老了。”留着活不了几年的秦相占着那个位置,总比重新换个年轻的来好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也对,秦相没几年可活,咱们就是熬也能把秦相熬死。”经此一事,妻死子流放,秦相确实撑不了几年。

    “小心他临死反扑。”不能把人逼得太紧,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,人一旦被逼到绝境,谁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这就收手,不管他了。”秦相门生遍布天下,真要逼得秦相临死反扑,他们还真招架不住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