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5章135看戏,不符合潜规则!

    第135章 135看戏,不符合潜规则

    状告纪云开和萧九安的路走不通,长公主只能把重心放在移植花草、掩饰府中花草一夜枯死的上事了。

    需要重新移植上万株花草,少不得要花匠出力,这样的情况下,长公主自然不会屠杀府中的花匠,那上百名花匠总算是保住了命。

    为了保命,花匠自然是尽心尽力,卖命的工作,不过短短两天,就将上万株花草全部移植完了,完全看不出是新种的。

    看到满园的姹紫嫣红,长公主长长的松了口气,她总算不用担心流言了。

    为了打破谣言,为了证胆自己府上的花并没有一夜枯死,长公主开放花园,特许平民百姓进园观赏。

    此举不仅澄清了流言,还为长公主拉得不少好感,不过这些都与萧九安无关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没有把长公主放在心上,要不是萧少戎要救那些花匠,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事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段时间的重点,一进放在追查南疆三皇子身上,萧少戎一出现,萧九安就问道:“南疆三皇子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这三个字,萧少戎说的有一点气弱。

    王爷这几天都问了好几回了,可这事却一点进展也没有,他不气弱也不行呀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最近做了什么?”查了四五天,一点消息也没有,萧少戎真的用心了吗?

    “我查到了秦相夫人今天安排人,送秦家小公子离开。”总算有一件事,可以证明他做了事了。

    “通知官府就行,不必告知本王。”局早已布好,他只需要看着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早就通知凤钊了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这会应该人脏并获了。”秦相夫人从刑部大牢偷梁换柱,把秦家小公子换出来,这事爆出来刑部上下都要吃开挂落。

    可要是刑部自己人发现这事,并把犯人抓了回来,多少也能将功补过不是。

    他们与凤钊交情不深,可打了几次交道也算摸清了双方的脾气,凤钊这人不惹人厌,且是一个有本事的,卖凤钊一个好对他们百一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如萧少戎预计的那样,凤钊得到消息,带人赶到城门口时,不仅抓到了秦家小公子,还抓到秦相夫人。

    凤钊不知该说秦相夫人蠢,还是该说秦相夫人有恃无恐,被刑部官差抓了现行,不仅不害怕,不配合,还拿秦相威胁他们,要他们立刻放人,不然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,把他们的官职全革了。

    听到秦相夫人的威胁,凤钊只想呵呵。

    他们摆明了就是冲着秦家来的,就是要抓秦家的把柄,秦相夫人居然还威胁他们,脸真得好大。

    秦相夫人不把他们放在眼里,他们也就不客气了,先把人看管起来再说,等着天亮再光明正大的把人送回去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是中立派,与秦相一脉没有什么关系,与萧九安一脉没啥关系,是个勤恳认真负责的老头,凤钊平日也很尊敬他,可是……

    官场上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想要上位,就必须把前面的人挤下来。他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,刑部尚书就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趁着三品以上的官员都去上早朝了,凤钊带着官差押着秦相夫人和秦家小公子招摇过市,高调的把秦相夫人送回秦家,然后再带着秦家小公子回刑部。

    凤钊此举可谓是先斩后奏,直接将秦相夫人利用职权,帮自家儿子逃脱法律制裁的行为公布于众,等到刑部尚书和秦相收到消息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大怒,凤钊此举根本不符合官场潜规则。在官场上,他们所有人都习惯了,遇到了事先捂盖子,然后私下拿去交换好处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他们能自己私下解决的事,就绝不会摆到明面上,更不会捅到皇上面前,可是凤钊却没有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凤钊越过所有的人把这事揭开,也等于把刑部内部的混乱与腐败揭开,刑部尚书想要的推脱责任都不行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最头痛的还不是刑部尚书,而是秦相。

    作为天启的相爷,秦相虽不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可确实是手可遮天,但是……

    就算秦相手可遮天,有些事私事做做可以,放到明面上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像秦相夫人这次为了小儿子插手刑部,从刑部大牢换人一事,私下做没有哪个官员都不敢说不,可捅出来就不行。

    这事爆出来,就是官场黑暗,是藐视帝王。

    别说清高重视名声的文人,就是皇上也不能忍,秦相夫人此举是完全把刑部当自家后花园了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皇上震怒,当即让人彻查,这一查就发现了,秦相夫人不仅把刑部当成自家后花园,随意进出,就是户部、兵部也一样。

    在户部、兵部,秦相的帖子比他这个皇帝的话还要好用,甚至秦相夫人一句话,半夜城门也能打开。

    城门何等重要,秦相夫人居然想开就开,想关就关,秦家到底有没有把他这个皇帝看在里?

    皇上怒不可揭,一连下了三道旨意痛斥秦相,将秦相的名声踩到谷底。

    是的,皇上的旨意全是骂秦相,与秦相夫人无关,摆明了是要把秦相夫人所做的事,全部算在秦相头上。

    秦相是先皇心腹,为人谨慎,深得帝心,皇上也颇为信任秦相,再加上秦相这些年门生遍布,势力越来越大,皇上想动也动不了他,便让他一直呆在相爷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但是,皇上一直重用秦相,并不表示他拿秦相当心腹,他只是找不到机会罢了,现在秦相露出一个这么大的把柄,他要不是不借机打压秦相,他就不是皇帝了。

    秦相早就知道皇上的心意,这些年他一直小心翼翼,谨小慎微,不敢犯一点错,甚至自家儿子出事了,他也不敢插手刑部判案,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儿子被判流放。

    可是,他小心了一辈子,谨慎了小子,临到头却被后院的两个女人害了,而他还不能说什么,因为这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母亲,一个是他的妻子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