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4章134麻烦,王爷出手了!

    第134章 134麻烦,王爷出手了

    很明显,在朱夫人这个案子上,长公主准备的很充分,证据确足,纪云开根本无法为自己的开罪,可是……

    长公主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那就是朱夫人不是长公主的手下,且她是有家人的,能替朱夫人状告纪云开的,只有朱夫人的家人和官府,长公主根本没有资格状告纪云开。

    这一点纪云开自然知道,面对长公主的咄咄逼人,纪云开没有辩解,她只问了一句了:“长公主,你是朱夫人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用处,和萧九安否认他杀的长公主的侍卫一样。

    萧九安杀的不是长公主的侍卫,是敌国奸细,长公主无法证明死者的身份,就无法告萧九安。

    同理,长公主不是朱夫人的谁,她也无权告纪云开。

    显然长公主并不笨,纪云开一问她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本宫不是朱夫人的谁,朱夫人死在本宫的府中,本宫是来报案的。”长公主也算聪明,立刻把状告改成报案。

    报案就不限身份了,遇到命案,谁都能去官府报案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报案,就得等官府受理,这会官府还没有受理,还没有说我是嫌犯,刑部有什么资格审理我?”纪云开站起来,看着凤钊,摆明是不打算多呆。

    凤钊这下也被噎住了,他能告诉纪云开,他忘了这一出吗?

    可他忘了,纪云开却没有问:“凤大人,这案子是直接由刑部受理吗?我记得报案的话,应当是由顺天府伊受理的,凤大人越俎代庖不好吧?”

    官场有官场的规矩,在其位谋其职,凤钊虽然出自四大家族之首凤家,可也不能破坏官场规矩。

    “王妃说的事,这案子得由顺天府伊审理,我无权过问。”当众被打脸,凤钊在感到脸痛的同时也觉得憋屈。

    自从燕北王回京后,他这个刑部侍郎一点也不好做呀。

    “既然凤大夫无权审理,我就回府去等顺天府伊开堂了。”纪云开扭头看了萧九安一眼,萧九安十分配合的站起来:“时辰不早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纪云开屈膝,一副顺从的样子,可是……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看到,是纪云开看了萧九安一眼,萧九安才起身的,明显是萧九安配合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居然是妻管严?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看到的。”旁观的人本以为能看到一出热闹,没想到热闹没看到,却看到了燕北王夫妇秀恩爱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……”长公主看到纪云开和萧九安离席,当即站了起来,可却又不知用何理由叫两人停下。

    长公主奈何不了纪云开和萧九安,就把气出在凤钊身上:“凤大人,这就是你说的公平审理?”

    “本官依律审案,长公主要是不满可以去尚书大人那里投诉。”长公主居然有脸生气?他都没有怪长公主耍着他玩。

    长公主被凤钊堵的无话可话,只能气呼呼的道:“你……好,你们给我等着,顺天府伊是吗?本宫这就去报案!”

    长公主一甩衣袖,带着侍卫离开,凤钊不急不徐的离席,给长公主行礼:“公主慢走,下官不送。”

    可怜的顺天府伊,他会记顺天府伊一个好的。

    长公主确实是不死心,从刑部出来就直接去了顺天府报案,可是她一报案,朱夫人的丈夫和儿女就来顺天府澄清,说朱夫人中毒而亡并非有人下毒陷害,而是自杀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他们所言真,朱大人还拿出朱夫人遗书,和她购买有毒的药材的证明。

    并且他们再三声明,他们并不想报官,只想把朱夫人的尸体领回去,好让她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长公主听到朱大人一家的话,气得差点吐血:“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朱家的人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临阵倒戈,不怕她弄死他们吗?

    “长公主,下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下官不想陷害好人,只想让夫人早日入土为安。”朱家人当然是怕的,可他们更怕燕北王,两害相权取其轻,他们只能选择得罪长公主了。

    有燕北王保,长公主奈何不了他们;可是燕北王要动他们,长公主根本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样的!”长公主气得脸色发青,看也不看顺天府伊,就走了。

    朱家人不告,甚至拿出一堆证据,证明朱夫人是服毒自杀,长公主还能如何?

    于是,长公主状告萧九安、纪云开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,在很多人眼中这就是一个笑话,只是没有人敢笑出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本来还在等顺天府的传召,结果等了大半天也不见顺天府的官差过来,便让人打听了一下。

    知晓事情的始末后,纪云开哭笑不得,寻了个机会,特意向萧九安求证了一番:“王爷,朱家的人是你安排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要没人安排,要没人给朱家人撑腰,朱家人怎么敢和长公主对着干?

    要知道,长公主身后站的人可是皇上。

    放眼天启,敢也能和皇上对着干的,就只有他萧九安!

    “让王爷费心了。”虽然纪云开自己也能解决,可萧九安出手了,纪云开不介意记份情。

    不用自己出手,总是省心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下次!”短短数日,他帮纪云开收拾了多少烂摊子?

    女人,果然是麻烦,纪云开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纪云开苦笑一声,却是默默应下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再惹事,纪云开老老实实的呆在院子里,摆弄移植过来的花草。

    为了打消萧九安的怀疑,纪云开只用异能温养了部分移植的花草,是以这次移植的花划有三分之一死了,剩下的三分之二虽然没有死,可却不像先前那么鲜艳。

    对此,纪云开很满意。

    虽说这在养不活植物的燕北王府还是逆天了一点,可凡是都有一个度,她之前把花草养的那么好,哪能一瞬间就把花草全养死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纪云开明显感觉监视她的人少了,关注她花草的人也少了。

    她相信,再过一段时间萧九安就不会再怀疑她了,毕竟她从来没有害过人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