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0章130憋屈,想不怀疑都难!

    第130章 130憋屈,想不怀疑都难

    据管事所说,先前来的刺客实力十分强,不敢说远在这七之上,但肯定比这七人强,只不过那人没有滥杀无辜,而是目标明确的找上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不知是那位刺客太大意,还是纪云开的本事太强,总之那位刺客十分倒霉,他一路潜进王府都没有人发现,可就在了踏入纪云开的院子时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不应该说他是被人发现的,应该说是被纪云开院中的青藤发现的,随后四个暗卫联手围攻,那位刺客却不放在眼里,一挥衣袖就把暗卫给甩开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闯入纪云开的房间时,摆放的好好的花盆、吊盆全部砸了下来,事先毫无预兆,突然齐齐砸下,饶是对方武功再高也避不开。

    而在对方要拿下纪云开时,纪云开突然拿出了天医神针,对方明显没有想到,是以被纪云开射了个正着,不得不带伤离开。

    管家巨事无巨细,一五一十全部说给了萧九安听,连一丁点儿细节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,纪云开总觉得管事意有所指,见萧九安若有所思的看着院中摔成一团泥的花草,纪云开更是胆颤心惊,将手听天医神针握得死紧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萧九安看出了什么,可是植物异能这种事,一般人真能想到吗?

    就在纪云开担心萧九安,会不会问什么她答不出来的问题时,萧九安突然收回了目光,下令道:“收拾干净,给王妃重新安排一个院子。”

    想来,纪云开是不敢再睡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就是敢睡,他暂时也不会让纪云开睡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个院子,他终归是要查一查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不相信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事弓身领命,待到萧九安走后,便请纪云开去别的落院休息,然后安排人收拾纪云开的院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拒绝,离去前看了一眼摔成一团的花花草草,心中虽有不舍,可更多的是庆幸。

    幸亏这些花草都摔烂了,萧九安就算怀疑什么,也肯定查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即便知道萧九安查不出来什么,纪云开一晚上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只能盯着床顶发呆。

    不怪她没用,实在是今晚发生的事太多,她要是能睡的着,那就真是没心没肺了。

    诚如纪云开所猜想的那样,萧九安让人收拾纪云开的院子,就是对她的花花草草起疑了。

    据他所查到的消息,纪云开并不是一个喜爱花草的人,之前在纪府也从来不曾养过花草,到了燕北王府却突然开始养花草,到底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萧九安不认为纪云开此举是为了修身养性,闲得没事给自己找事做,纪云开这样的女人,怎么可能会做无用的事?

    而且,有他在,再好的花匠也无法让植物在王府生长,可是纪云开做到了,她甚至还让南疆的毒草在京城发芽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有今晚的事,从管事的描述中,就知纪云开的院子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种种事情结合在一起,萧九安就是不想怀疑也不行,他要是不查,放任纪云开在他眼皮底下动手脚,他就不是萧九安了。

    管事带人花了一晚上才将纪云开的院子整理好,而她院子里的花花草草,则全部交给了府上的大夫检查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不管怎么检查,那些花花草草都没有问题,只是比一般的花草开得更好罢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普通的植物,有几株可以入药,但都无害,也没有任何异常,交互放在一起也不会有人有害。”燕北王府的大夫把纪云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,全部切开、嚼碎,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管事再三求证,得出的结果也是一样的,只能如实禀报:“王爷,王妃的院子一切正常,没有会何可疑之处。”也就是说,今晚的一切很可能是巧合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萧九安冷冷一笑,视线落在书桌上翠绿的薄荷盆栽上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放了一天一夜也没有枯死,真的不可疑吗?

    管事见萧九安久久不说话,抬头看一眼,见萧九安盯着桌上的盆栽看,不由得苦笑。

    他也知这事反常,可是他找不以理由呀?

    因为十庆郡主从王妃那里拿走的盆栽,过不了几天也一样会枯萎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萧九安没有为难管事,淡漠的收回视线,靠在椅子上,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天将亮未亮时,一暗卫突然现身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萧九安头也不抬的道。

    “十庆郡主刚刚回府。”暗卫略一迟疑,才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心里已有论证,萧九安半点也不意外:“撤了对十庆郡主的监视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肯定了,就没有必要再浪费人力去盯着她了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女人,只要他不乐意给她权利,她就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萧九安站起来,轻轻拨了一下薄荷叶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几天都要上早朝,这会他根本没有办法睡,出了书房就换了朝服,打马去宫里了

    早朝一如既往的闹腾,秦相派系的官员,虽然不断有人被告,可他们并没有气馁,仍旧不停的弹劾萧九安,且每天都能找到新说词。

    刚开始,萧九安还搭理他们两句,甚至不介意露出实力,震一震皇上和文武百官,可得知天武公主要来后,萧九安就懒得搭理这群只会叫却不会咬人的狗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怎么样,皇上也治不了他的罪,而他短时间内也回不了燕北,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,陪一群跳梁小丑玩?

    面对不怕死的御史的弹劾,萧九安从头到尾就只有一句话:“本王不知。”

    是的,不知,不管那群御史说什么,萧九安皆是不知,皇上要是不满他也没有办法,他就是不知。

    面对和往常一样耍无赖的萧九安,皇上没有和往常一样愤怒不满,皇上今天十分平静,但看萧九安的眼神,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渗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知道,皇上定是因昨晚的事而不满了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天字号暗探齐出,都奈何不了一个女人,皇上能不憋屈吗?

    可这些与他何干?

    想不憋屈,就把黎远和天地玄黄所有的暗探都派出来,他萧九安接招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