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91章591误会,王爷跌下神坛!

    第591章 591误会,王爷跌下神坛

    萧九安在刘渊面前并不隐瞒,直言道:“墨七惜收到的消息是这个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”

    但到底是与不是,还是要见一面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此事事关重大,要不是亲眼所见,没有人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听说黎远在你身边?”刘渊摇头轻笑。

    到这里,他终于明白萧九安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果然,是他太小看九安了,依九安的性子,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女人而不分轻重,贸然的对魔教出手。

    所谓的为燕北王妃出气,不过是名面上的理由罢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他身手极佳。”他与黎远交过手,很清楚黎远的身手,也能理解当日先皇为了降服黎远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二十年来,要不是黎远为皇室训练暗探,皇室不会有今天的风光。

    黎远是个人才,为了得到这个人才,使些手段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此事暴露后,他必会恨透天启皇室,这倒是一个好机会。”要不是天启的先皇下手太早,他都想打黎远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天启的先皇确实是个人物,为了黎远,居然布下那么一个局,任谁都想不到当年黎家的事,是天启皇室的手笔。”刘渊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这样的人,一向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但天启先皇做的着实是过了。

    “他布下的局,远不止这一手,可惜当今皇帝太自以为是,好好的局面被他弄的一团糟。”萧九安与先皇没有打过交道,但从他知晓的几件事上,足够让他明白先皇的手段有多高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“你是说借南压北一事?”作为对手,刘渊自然清楚天启的情况。

    天启世家掌权,皇家势微,想要不伤筋动骨夺权,捧南方豪族压北方士族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当年天启的先皇也是这么做的,甚至连局都布好了,只要天启皇帝立纪家大小姐为后,南方豪族会立刻北上,成为皇上手中最利的刀。

    至于南方豪族日后会不会做大,成为第二个世家?

    这个一点都不用担心,任你有权,有钱,都比不上手上有兵。北方的士族敢这么嚣张,萧九安不把圣上放在眼里,都是因为手上有兵。

    只要当今圣上,不给傻的给南方豪放掌兵的机会,南方豪族就蹦哒不起来。

    且,纪云开只是云家的外孙女,而不是云家的女儿,立纪云开这么一个没有根基,没有得到良好教养的女子为后,天启皇后手中的凤卫队,也能轻易落到皇室手中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当今圣上不肯按先皇的计划走。

    如果刘渊没有猜错,纪云开在纪家倍受打压,得不到大家闺秀该有的教养,应该也是先皇的手笔。

    先皇要的不是一个精明聪慧,为家族盘算的皇后,他要的只是一颗棋子,一个放在后位上的玩偶,一个任由皇家拿捏的皇后。

    刘渊曾分析过天启的局势,但却没有细想,现在想来才惊觉天启的先皇,下了一盘好大的棋。

    “天启的先皇是个人物,可惜死的太早了。”要让他再活个十几年,恐怕北辰就不是北辰了。

    “是呀,死的太早了。”要是再晚两年,让先皇空出手来调教今上,今上肯定会比现在难缠。

    老子英雄儿狗熊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英雄的老子太忙了,有太多的事情要做,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教儿子。

    这世间不缺天资聪颖之辈,但那样的人太少了。当今圣上不笨,但他打小要什么有什么,一切都太容易得到了,容易到会他认为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事,天下人都该由他摆布。

    与萧九安见了一面后,刘渊不再向以往那样,看纪云开做什么都不顺眼,无论好坏都要挑刺人,但是……

   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至少纪云开感觉不到,在她看来刘渊这个大将王简直闲的无聊,成天就会找她麻烦,她现在见到刘渊,恨不得绕道走。

    可偏偏徐子期这个没眼色的,总会想方设想让刘渊找到她,害她躲都没有地方躲,只能和刘渊硬扛。

    好在,今天刘渊要去镇上见魔教的人,让她可以安静一天。

    然,刘渊不在了,徐子期又冒了出来,在她面前说了一堆刘渊的为人,刘渊如何洁身自好,刘渊如何权倾北辰,刘渊如何正直忠义,刘渊如何面冷心热,刘渊如何喜欢她,看重她……

    初时纪云开还以为徐子期是怕她与刘渊闹翻,越听越觉得不对劲,她怎么感觉徐子期这是在搓和她与刘渊呢?

    “徐将军,我今年十八,且已经成婚了。”纪云开忍不住打断徐子期的话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徐子期越说越歪……

    刘渊明显是看她不顺眼,讨厌她,哪里像是看重她了?

    “啊?云姑娘你就成婚了?怎么这么早?”徐子期着实是吓了一跳,心中暗道:将军知不知道他失而复得的女儿,早就被人叼走了?

    “十八不算早了。”纪云开说话间,一直注意徐子期的表情,见他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,心中越发的肯定徐子期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可是,徐子期这个猪头没有发现刘渊比她大了两轮还有多吗?搓和她和刘渊,是想找死吗?

    “也是,十八岁也是该结婚了。云姑娘,你的夫婿对你好吗?他怎么会让你一个女儿家抛投露面?养家糊口是男人的事,他怎么能把这个重担交给你一个女孩子,让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奔波,自己在家坐享其成呢,这样的男人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徐子期霹雳啪啦说了一通,又快又急,纪云开连插话的机会也没有,最后只能任由他把萧九安贬的一文不值……

    反正萧九安又不知道,就算知道了她也不怕,说萧九安不好的又不是她。

    在徐子期不断讨伐萧九安时,萧九安正带着黎远前往镇上,与刘渊一起会一会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刚一出庄子,还来不及上马,萧九安就连打了三个喷嚏,把众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中,神一样的存在的燕北王,居然会打喷嚏,太惊悚。

    而这还不是最惊悚的,最惊悚的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