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89章589别扭,帝王密信!

    第589章 589别扭,帝王密信

    刘渊与纪云开初见面,虽不至于两看相厌,但确实称得上不欢而散了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刘渊看不惯纪云开的“猖狂劲”,嫌她一个女子不在家里相夫教子,却是抛头露面,与一群军汉混在一起,没规没矩,失了体统。

    纪云开对刘渊倒说不上多讨厌,只觉得这人特烦,她父亲、丈夫都没有嫌她出门,刘渊一个外人凭什么一脸挑剔的嫌东嫌西,她碍着他什么了?

    且,他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,他们家王爷借了北辰的兵马不错,可也给北辰带来了利益,刘渊这是挑剔还是在挑衅?

    纪云开弄不懂刘渊是何意思,但却也不肯示弱,虽不至于跟刘渊针锋相对,却也不肯乖乖听他训,时不时刺刘渊两句,把刘渊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刘渊在北辰被人称为儒将,表面上亦是沉稳和气的样子,但这并不表示刘渊脾气好。刘渊身为大将军王,在北辰这个以武为尊的国家,可谓是一人之上,万人之下,他脾气再好也不可能任人挑衅而不在意。

    实际上,刘渊一向是个说一不二的主,旁人不犯到他头上还好,但凡要犯到他头上,那人就惨了。

    像纪云开这种,不仅仅是犯到他头上,几乎可以说是把刘渊惹毛了,依刘渊的脾气就算再‘惜才’,不把纪云开弄死,怎么也要打她上百军棍,让她吃个教训。但是……

    刘渊虽处处看纪云开不顺眼,处处挑剔纪云开,却只限于言语上,从不曾下令责打纪云开,更不曾想过把人丢出军营,不与天启合作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在徐子期看来,刘渊这哪里是讨厌纪云开,这明明是爱之深,责之切。

    刘渊这是对纪云开期望太高,才会处处看纪云开不顺眼,且刘渊虽是挑纪云开的刺,可又何尝不是在教她。至少徐子期就不止一次看到刘渊在跟纪云开讲带兵技巧。

    刘渊种种傲娇别扭的表现,在纪云开看来是找麻烦,在徐子期看来却是对失而复得的女儿的关心,只是不知道怎么表面罢了。

    是以,徐子期更加的肯定了纪云开的身份,虽说刘渊这个大将王处处找纪云开麻烦,害的纪云开在军中威信大跌,但有徐子期的暗中扶持,纪云开在军营还是十分自在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一般人并不敢为难他。

    这些事刘渊并不知道,他来黑石山虽是为了私事,但看到满山的黑石和黑泥,心里明白此事对北辰的重要性,只得暂且放下私事,想办法将这块地方拿下来。

    黑石山是无主之地,这些年虽一直被魔教占着,但明面上并没有那个国家,承认这块地归魔教所有。只要北辰与天启、南疆商量好,想要拿下这块地方,并不是多难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还是那句话,瘦田没有耕,耕开人人争。先前无论是天启还是南疆,都不把这块地方当回事,可看到北辰不仅派精兵进驻,大将军王更是亲至,一个个重视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渊抵达黑石山的第二天,萧九安就收到了皇上的秘信,要萧九安不惜任何代价,拿下黑石山。

    黑石山对天启没啥用处,但这个一点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黑石山对北辰重要就行了。

    北辰越是需要黑石山,越是重视黑石山,天启越是不能让他得到,宁可毁了也不能让北辰占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明白天启皇帝的用意,然看到天启皇帝给他的信件,他仍旧骂了一句:“愚蠢。”

    天启皇帝凭一封密信就想要黑石山,是把他萧九安当成傻子了,还是当成神了?

    想要黑石山也不拿出一点诚意来,皇上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

    皇上莫不是以为,这天下都是他的,只要他一句话,北辰就会乖乖退兵,他准萧九安就会认命的为他卖命?

    简直是不知所谓。

    不仅萧九安收到了皇上的秘信,就是黎远也收到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黎远一直躲在镇上不敢出面,生怕萧九安报复他。他可是知道费小柴在庄子上的遭遇的,他绝不相信那是巧合。

    只是,现今收到皇上的信,就是不想回庄子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皇上说让我听你调遣,拿下黑石山。”黎远将皇上的信奉上。

    皇上给他的信并无什么机密消息,就是萧九安看到也无妨,但萧九安却完全没有看的意思,只说了一句:“黎老可有计策?”

    “北辰五千精兵驻扎黑石山,且刘渊来了,想必大军亦不远了,皇上想要黑石山,需得派兵前来。”要是一个月前,他们也许能不费一兵一座的占了黑石山,可现在却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北辰,先他们一步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你还来找本王?”无兵无人,就凭皇上一句话,就想要他萧九安卖命,皇上真的不是一般的天真。

    “王爷,黑石山我们占不了,也毁不掉吗?”黎远知道萧九安对皇上有诸多不满,可他们总归是天启人,这地方对北辰用处极大,可不能让北辰占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北辰野心勃勃,对天启虎视眈眈,要不是北辰国力一年不如一年,早就出兵攻打天启了。

    一旦让北辰占了黑石山,取得足够取暖的黑石,不需要几年北辰就能恢复国力,到那时天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毁?”萧九安眼眸一抬,扫向黎远。

    有许多事他并没有隐瞒黎远,黎远知道的事远比皇上多,但他相信黎远是个聪明人,不会什么事都告诉皇上。

    “王妃就在北辰军中,这是一步好棋。”黎远知道,此举纪云开必有危险,然这世间之事,哪有不冒险就能成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脸一沉,冷厉的道:“黎远,那是本王的王妃!”

    萧九安对黎远一向客气,极少直呼他的名字,这是第一次,萧九安冷着脸,连名带姓的喊他。

    黎远心中一跳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萧九安发火的样子,双腿一软,险些给跪了下来

    黎远脸色一白,看着萧九安心中大惊。

    被一个眼神吓得腿软,这对一个武功高手来说简直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然,事实就摆在面前,容不得他不承认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