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21章421邀请,王爷不开心!

    第421章 421邀请,王爷不开心

    天武公主求见皇上的事,并不是什么秘密,萧九安一出宫就知道,不过他只是应了一声,就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回到王府,萧九安大步朝寒水堂走去,刚走进书房,侍卫就来报:“王爷,王妃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?”昨晚不欢而散后,纪云开居然还会来找他,还真是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琉璃坊的事,萧九安就知道纪云开为何而来。

    想必,是来求他帮忙的吧。

    这女人,总算有求人的姿态了。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。”萧九安将刚拿起的信件放下,身子往后仰,靠在后椅上,双手随意的放在扶手上,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、不经意的动作,却流露出无法言语的霸气。

    侍卫暗暗吸了口气,连忙退了下去,不多时纪云开就进来。

    见萧九安随性的靠在椅子上,纪云开就知道萧九安是在等她,而不是向先前那般,动不动就给她下马威,让她在书房内枯等,这可真是可喜可贺呀。

    “王爷,琉璃坊的事你知道了吗?”萧九安不给她下马威,纪云开自然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轻应了一声,略略抬眼,扫了纪云开一眼,见纪云开神色平静,没有一丝求人的窘迫,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开心。

    他们是夫妻,确实不需要用求的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说查不到幕后主使者,不过我想也就是那么几个人,所以我给他出了一个主意……”纪云开不再重复琉璃坊的事,只将她给端王世子出的主意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琉璃坊毕竟有燕北王府一份,她左思右想还是觉得,这事要告诉萧九安一声,不然出了差池,琉璃坊亏了钱,萧九安怪端王世子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听完纪云开的话,萧九安不可避免的脸黑了。

    他还在等这个女人开口求他呢,他甚至想了,要是纪云开求他,他是要直接应下?还是故作为难,等她多求几声呢?

    可不想,这女人压根不用求他,自己就把事情办好了,还办得……这么漂亮,就是他也挑不出错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,王爷有不满的地方吗?”纪云开客气地寻问了一句,虽然她怎么想都觉得,她出的主意是最好办法。

    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的,与其天天防着北辰、南疆人打主意,不如主动出手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端王世子把这话放出来了,天武的人还敢妄动,更不相信北辰、南疆会花大量的人力、物力,就为弄一个烂大街的方子。

    他们真要这么做,纪云开也认了,反正最后吃亏的,肯定不是她。

    不满?

    纪云开事情都做了,他还有什么不满的?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要提醒纪云开一句,有些事……不宜做得太过。

    萧九安抬手,在桌面上轻敲了一下:“你可知,琉璃坊被烧,皇上为何一点也不重视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更大的利益?”纪云开想了想,才回道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今天进宫见了皇上,如果本王没有猜错的话,皇上不会允许你们制作琉璃。”他们做出了琉璃,皇上不仅没有好处,还能壮大燕北王府的势力,要他是皇上,他也不会允许。

    “天武给出了更大的利益?”利益为先,纪云开能理解皇上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萧九安摇头:“不,是你们一点利益都没有给皇上。”

    琉璃坊的事,是端王世子和纪云开一手操办的,他一直以为依端王世子的聪明,应该会给朝廷一些好处。

    结果,端王世子一点好处也没有给朝廷,且把大量的好处给了燕北王府,这样的情况下,皇上会满意才有鬼。

    敌强我便会弱,皇上是不会给他壮大的机会的,这也就是他宁可把金矿夷为平地,也不愿意冒险让皇上知晓他寻到金矿。

    皇上要知道了,只会对他防备更深,甚至会加快渗入燕北军的速度,打破朝廷与燕北之间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而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,他为了护住燕北王府,为了护住燕北军,只有一条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萧九安不会跟纪云开说,纪云开只要负责做燕北王妃就好了,外面这些风风雨雨,自有他萧九安一肩扛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怔,主动认错:“这事……是我的疏忽。”她承认,她在做这件事完全没有考虑到朝廷的立场,也没有想过给朝廷好处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燕北王府与朝廷是对立的,既是对立那就不可能存在合作,毕竟朝廷怎么会放任燕北王府发展壮大。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纪云开不过是一个女罢了,哪里懂这些,且这事不管他们怎么做,只要燕北王府占了好处,皇上就不可能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不必再管,端王世子会处理好。”纪云开主意都给他出了,要是还摆不平此事,那端王世子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纪云开轻叹了口气,没有再多说。

    这事她确实做得不够漂亮,没有考虑到各方的利益,给燕北王府和端王世惹麻烦了,现在萧九安不让她插手,她便不插手罢了。

    除了琉璃坊的事,纪云开还有一件事想要征求萧九安的意见:“至道学宫的莫问先生给我捎口信,邀我去至道学宫,我能拒绝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去?”萧九安诧异地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这个笨女人可知道莫问先生邀请代表什么?

    纪云开这一去,必然会造成轰动,也会在清流名士中占一席之位。

    很明显,莫问先生这是在提携纪云开,至于原因?

    就冲凤祁是莫问先生的弟子这一点,就足够明白了。

    虽然,他有点不开心,但是……这事对纪云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他不会阻止。

    “不想去。”纪云开摇头拒绝,眼中没有一丝不舍,坦坦荡荡地道:“我没那个能力,也没有那个资格成为莫问先生的客人,才女这种东西是要真材实学的,是要靠脑子的,而不是靠脸的。我能装一时却装不了一辈子。莫问先生是看在师兄的面子上,才这么帮我的,我不能给师兄抹黑。”

    她不是什么大才女,她虽不至于目不识丁,但绝不是什么才华横溢之辈,莫问先生把她捧得这么高,她摔下来会很惨的。

    而且,装才女这种事,装一时可以,要装一辈子,她真得做不到。

    没有金刚钻就不要的揽那瓷器活,她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……有自知之明。”萧九安从来没有见过,有哪个女人会这么自贬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见过的女人不说皆爱慕虚荣,但有这样成名的机会,绝不会放过,可偏偏纪云开就一点也不心动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