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19章419亏待,在乎的不是人命!

    第419章 419亏待,在乎的不是人命

    对方做得太干净,完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是人为,更不用说找出幕后主使者,这个闷亏就是不吃也要吃,可是……

    要纪云开就此吃下这个闷亏,她却是无法甘心。

    不为琉璃坊,不为她和端王世子的心血,也要为了琉璃坊中死去的上百人讨回这个公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闷亏,我不吃。”最后三个字,纪云开咬得极重,可见她此时有多生气。

    “这个闷亏,我们不吃也要吃。”没有证据,他们能找谁讨回公道?谁会承认?

    纪云开却坚定的摇头:“我有法子,让幕后动手的人狗咬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端王世子灰暗的眸倏地一亮,可见他心里也是不甘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略一思索,一脸严肃地道:“按照谁最得利,谁就有可能是幕后主使者的原则,天武必然脱不了干系,至于其他人?我们可以丢给天武去头痛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怎么做?”纪云开说得太模糊了,他一时想不明白,或者说他想不到天武为什么会帮他们对付其他人,天武可不是什么良善的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直接回答端王世子的话,而是说道:“很有可能会牺牲很大,甚至我们生产出来的琉璃不值钱,你会做吗?”

    她这人有时候过于直,为了心中那股气,她甚至会做出鱼死网破,不顾自身利益的事,这是她的缺点也是她的优点。

    欣赏的人认为她正真,讨厌的人则说她愚蠢,可不管是愚蠢也好,正直也好,人总要有些坚持,有些棱角,就算泯然于众,也要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“先说。”和纪云开不一样,某些方面端王世子是个利益至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琉璃是天武最大的经济来源之一,天武比任何人都担心旁人做出琉璃,只要我们对外放话说,要是我们的琉璃坊再出事,就把琉璃的制作方法公布于众。如此一来,不管是北辰、南疆还是在暗中蠢蠢欲动的人,都会想方设法对琉璃坊出手,而天武为了保证琉璃的制作方法,就一定会对付那些人。”要说最怕琉璃方子外泄的人,绝不是纪云开和端王世子,而是天武。

    此举,可以说是掐住天武的命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纪云开这个法子极好,不仅教训了背后动手的人,还把保护琉璃坊的“重任”转嫁给了天武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万一天武没有保住我们新建的琉璃坊呢?真的要把琉璃的制作方子公布出去?”这是端王世子担心的。

    物以稀为贵,琉璃之所以能卖高贵,能让四国有钱人掏钱,除了它确实精美外,它的稀少也是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要是琉璃烂大街,人人都会做了,还有什么价值?

    “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我们当然要公布。”不就是一个琉璃方子嘛,他们损失得起,相反天武反倒损失不起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……我们在琉璃坊上投入了大量的金钱,真要公布了,我们先期投入的金钱,岂不是白费了。”端王世子不同意,纪云开的做法太疯狂了,虽然报复了幕后主使者,可也自伤了八百,不值得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越想越觉得这法子不靠谱,“北辰天阙那可是个疯子,他为了拿到琉璃的方子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做呀,北辰天阙为了琉璃的方子,敢擅闯端王府,你当我们不这样做,他就不会找上门吗?”纪云开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而且,当琉璃的制作方法烂大街,人人都能做后,你当琉璃还能值钱?你当那些世家贵族还会追捧琉璃?没有世家贵族的追捧,你当琉璃还有销路?世家权贵他们买的不是琉璃的美,也不是琉璃价值,他们买的稀少,买的是他们有而别人没有,买的是象征他们的身份与地位。”此时的琉璃就像彼时的奢侈品,之所以昂贵,之所以受人追捧,并不因为它的价值,而是因为它代表身份与地位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。”端王世子承认,他似乎被纪云开说服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大可大胆的放话,反正最终累死累活的又不是我们,就让他们窝里反去。”琉璃可以算是天武的经济命脉之一,天武的皇帝收到这个消息,必将会用最大的力量,来保护端王世子的琉璃坊。

    就算最后琉璃坊没有保住也不要紧,她很期待看到北辰、南疆那些人,在付出大量人手与心血后,得到一张烂大街的琉璃方子,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沉默片刻,咬牙道:“好,我就陪你赌一把。”不赌,他们也永无宁日,与其天天提心吊胆,担心有人人烧琉璃坊,不如放手赌一把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亏不了。要是琉璃方子保不住,我们可以再想别的赚钱的方法。”天启的女人做首饰喜欢用各种颜色的宝石和金子,翡翠和玉石虽有人用,但价格却不高,要是实在缺银子,完全可以把玉石、翡翠的价格炒起来。

    左右这些东西只要和琉璃一样稀少、特别,就能得到世家权贵弟子喜爱,就能卖出高价,而她相信凭端王世子的头脑和人脉,绝对能做到。

    有了纪云开这话,端王世子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,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消失了:“这件事我会办好,不从他们身上咬下一块肉,我就不叫赵辰禾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点了点头,想想还是提了一句:“死去的匠人,你好好安顿他们的家人,如果可以的话,最好给他们的孩子提供一个机会,不管如何他们都是因我们而死。”

    她愤怒的不是那些人烧了琉璃坊,而是下手太狠辣,视人命如草芥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忙道:“放心,我会安顿好他们的家人,绝不会叫他们吃亏。”

    实话,要不是纪云开提起这事,他还真忘了此事,琉璃坊的工人全都是卖身给了端王府的,是端王府的奴才,奴才为主子而死天经地意。

    和那百来条人命相比,他愤怒的是那些人烧了他的琉璃坊,打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不过,纪云开既然提了,他自然会关注,让他们的人厚待死去匠人的家人,如果有愿意的,也可以继续来琉璃坊做事,总归他这个做主子的,不会亏待了他们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