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88章588初见,我不喜欢你!

    第588章 588初见,我不喜欢你

    在来的路上,刘渊想了许多种纪云开的样貌与性格,他想那个孩子喜欢的人无非就是那么几种,倾城绝色、温柔可人、温婉贤惠、包容体贴,再不济也要端庄大方,娇美可人,却独独没有想到会是眼前这样的女子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眼前这个女子,怎么说呢?

    他是失望的……

    倾城绝色倒是倾城绝色了,可却不是什么温柔可人的女子,而是一个英气十足,带着几丝帅气的女子。

    一双澄净的眸子透着聪慧与坚定,一看就知是个有自己主意的女人,且这样的女子一向自立,不会把男人当成天。

    如果是养女儿,刘渊想他会想要这样的女儿,一看就是个不会吃亏的孩子,在哪都能过的很好,能让为人父母完全放心的孩子,可是……

    要是挑媳妇,这女人就太不合格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一看就不像是会把自己的男人当成天,当成一生的依靠,更不会时刻以男人为先,这样的女人就算没有野心,也是一个自私的女人,自私的只为自己而活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不喜欢你。”初见面,刘渊就毫不客气的表达自己的不满,一向平易近人的他甚至自称起“本将军”,可见他有多不喜欢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完全不符合,他对“儿媳妇”的预期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怔,随即不在乎的一笑:“好巧,我也不怎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刘渊找他有要事商谈,一路上想了无数腹案,结果刘渊打量了她半天,居然就是这么一句话,差点没把她笑死。

    政治相交,需要喜欢干吗?彼此都能双赢就好了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“半点亏也吃不得,你这姑娘着实不讨人喜。”刘渊更不喜纪云开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骨子里和男人一样争强好胜,不是一个安分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刻薄没有一丝君子之风,你这位大将军王也不过如此。”纪云开承认,她就是不讨人喜怎么了?

    对方是大将军王了不起呀,她还是天启燕北王妃呢,她身为天启人,需要北辰大将军王喜欢干吗?

    她又没有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大胆。”徐子期见纪云开言辞犀利的反击,半点也不惧大将军,心里暗暗打鼓,生怕刘渊生气。

    同时,亦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,这位云姑娘必是将军的女儿,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大胆,连他们大将军王都敢顶?

    这定是心里不满,借犀利的言辞泄愤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徐子期顿起怜惜,暗道云姑娘一个姑娘家,这些年怕是不容易,对将军有气也再所难免。

    且,心里有气就表示心中还是在乎大将军这个父亲的,要是满不在乎那才叫糟糕。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罢了,大将军王不会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吧?”纪云开并不怕刘渊,哪怕她现在北辰的军营。

    萧九安能从刘渊手中借兵,可见萧九安与他的关系不一般,必是知晓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堂堂天启燕北王妃,绝不可能放下身段讨好一个敌国将军,这是身份使然,与礼貌教养无关。

    士可杀不可辱,在国家荣誉与利益面前,什么都要靠边站。

    刘渊脸色一沉:“他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女子,无知粗俗,牙尖嘴利,除了一张脸,没有能上的了台面的。”

    刘渊此时完全忘了,他是北辰的大将军王,纪云开是天启的燕北王妃,在刘渊率先表达不善后,纪云开怎么也不可能放下身段,与他好好样谈?

    “便是只有一张脸,我也有人喜欢,大将王似乎管的太多了。”纪云开听到刘渊的话,越发肯定萧九安与他关系不浅,只是她不明白,刘渊一个北辰的大将军王,为啥对她挑剔个没完?

    起初,她还以为刘渊是针对她天启人这个身份,现在才发现不对劲。刘渊看她的眼神,挑剔他的言辞,怎么看怎么像是婆婆在挑媳妇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一冒出头,她就一巴掌拍飞了。

    刘渊虽说气质内敛了一些,可看他这身材,这身高,怎么也不像是女人呀。

    纪云开实在想象不出,刘渊穿女装的样子,必是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本将军不喜欢你,你下半辈子绝无好日子过。”刘渊这话绝不是威胁,从墨七惜给他的只字片语中,他便能推断萧九安必是有回北辰的打算。

    萧九安已经在北辰布局,他的身份没有揭穿还好,一旦他的身份揭穿,萧九安必会退守北辰。

    无他,只因萧九安北辰皇子这个身份。有这个身份,再加上他的相助,萧九安在北辰的地位不会比在天启低,甚至还会更高一些,毕竟异姓王永远是异姓王,而皇子却能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到了北辰便是到了他的地盘,纪云开要是不得他的心,在北辰,纪云开还想有好日子过吗?

    然,这些纪云开全然不知,听到刘渊威胁似的言语,纪云开笑了:“将军太看得起自己了,我从不依靠任何人的喜欢过活。从嫁前,不依靠父母的喜欢而活,从嫁后不依靠丈夫的喜欢而活,未来也必不会依靠将军的喜好而活。”

    喜欢?

    旁人的喜欢能维持多久?

    这一刻喜欢你,便能护着你,下一刻不喜欢你,便能弃你如敝履。

    依靠旁人的喜欢而活,随时担心那人不喜欢你,为了讨得那人欢喜,而不惜牺牲自我,这样的人生有何意义?

    “牙尖嘴利,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?”刘渊长这么大,还没有被一个女人给顶撞过,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怒意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父母还真没有怎么教我。”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她都是自己跌跌撞撞长大的,她的性格是有缺陷,是有不足,可是那又如何?

    要她一发现自己的不足就改,一发现自己的缺陷就转变,那她就不是纪云开而是圣人了。

    人之所以会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个人,是因为他身上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,要是人人完美,也就不存在什么独一无二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不知所谓。”刘渊指着纪云开,气得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九安那孩子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王妃?

    这女人身上,哪有半点女子该有的温婉与妇德?

    对了,这女人不是九安自己看上的,是皇上塞给他的,最后硬是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渊心情又稍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九安自己甘愿找的,以后给九安找个更好的就是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