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18章418起火,乱拳打死师傅!

    第418章 418起火,乱拳打死师傅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争执,最终以萧九安出去告终,对此纪云开没有一丝不安与愧疚。

    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。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。萧九安折腾她的时候,可有愧疚与不安?

    她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,萧九安要是觉得不高兴,把她赶出去就是。

    目送萧九安出去,纪云开起身喝了一杯水,把门反锁,睡觉。

    依萧九安那骄傲的个性,出去了就绝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点,萧九安和她很像,他们都是固执到执拗的人,好面子,自己做出的选择,就是再后悔也不会回头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道,萧九安他回来了,只是没有进来。、

    半个时辰,当萧九安拿着伤药过来,就看到被反锁的门,默了片刻,萧九安随手将手中的药丢给暗处的暗卫。

    “啪”暗卫没有防备,被瓷瓶砸了一个正着,疼得直抽气,可又不敢发出声音来,只能默默地揉脑门。

    谁叫他们的警觉心不够呢,王爷从那么远丢药瓶过来,他们居然没有反应接住,幸亏王爷无心跟他们计较,不然他们这批人又得回去重训练。

    许是晚上折腾了一番,纪云开第二天起得比较平时晚了半个时辰,出去用过早膳后,纪云开犹豫了一下,决定去药房找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连着两晚用花香折腾萧九安,估计已经碰到了他的底线,做人要有眼色,闹腾一两回那是任性,做过了就是蠢了。

    跑到药房,纪云开才知诸葛小大夫并没有回来,说是在军中照顾伤员,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找不到可以聊天说话的人,纪云开在药房待了半个时辰就出去了,正想着回院子寻一本书看,就听到侍卫来报,端王世子来了,有急事要见她。

    自燕北王府与端王世子合作开办琉璃坊后,端王世子见纪云开就容易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?这个时候怎么有空找我。”这不正是烧制琉璃的关键时刻嘛,端王世子这个时候过来找她,莫不是出事了?

    纪云开面色凝重的来到花厅,见端王世子一脸疲倦,双眼通红,就知道不仅是出事了,还是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问道:“琉璃坊出事了?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一怔,重重点头,声音嘶哑的道:“琉璃坊被人烧了,所有工匠全部惨死。”换句话说,他们烧不出琉璃了,至少短时间内烧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全部?”纪云开一怔,瞳孔猛地放大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将摊子铺得很大,琉璃少说有上百工人,就这么死了?

    一百多条生命,就因为一个琉璃坊而死了?

    “嗯,昨晚子夜时分,琉璃坊起大火,里面的人全部被大火困住,无人能逃出,大火直至今天早上才熄灭。”端王世子一脸颓废,闭着眼睛,似乎不敢与纪云开对视。

    琉璃坊虽有易燃物,也有起火点,可他们事先做好了防火的准备,真要起火最多一个时辰就能灭火,根本不可能烧到一夜。

    烧了大半夜,至到天亮火才熄灭,不用查也知道是人为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查出是什么人动的手?”纪云开死死咬住唇,紧紧握住拳,这才控制住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动手的人,实在过分。

    上百条人命呀!

    “左右不过是那么几个人,南疆,北辰和天武肯定有参与,天启那些大商家不好说,不过他们很有可能在暗中使了力。”在皇上的眼皮底下,放火烧掉琉璃坊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,凭一国一家之力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想要琉璃的坊子?不想让我们的琉璃坊产出琉璃?”前者说的自然是南疆和北辰,后者就是指天武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因为我们的琉璃坊,中断了与天武的谈判,提了许多要求,我们要烧制出了琉璃,天武会损失很多利益。”端王世子仍旧闭着眼,不敢看纪云开。

    他怕,怕看到纪云开眼中的失望。

    他当初信誓旦旦的保证过,在天启没有人敢惹他赵辰禾,没有人敢动他赵辰禾的生意,可现在呢?

    现实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纪云开心里闷闷的,深深吸了口气,才压下心中的烦躁,问道:“皇上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皇上叫我报官,让官府去找凶手。”也就是说,朝廷不会为他们出头,至少明面上不会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能怪皇上,他们没有证据,皇上怎么为他们去讨说法?

    “现场没有一丝痕迹,也没有任何证据?”如果不是这样,皇上不会不管。

    哪怕留有一点痕迹,皇上也会插手,借此榨取一些好处。

    “昨晚城外山体倒塌,大火烧山,至今还未熄灭,听说没有一丝人为的痕迹,应是天灾,而琉璃坊的情况也是如此。”明明是两件毫不相干的事,可却有人将他们联系在一起,让人连指证的立场都没有。

    城内,城外两场大火,燕北王府的人一口咬定,城外的大火是意外,那么城内的大火,在找不到证据的情况下,自然也是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动手了?”纪云开猜到了萧九安要那些炸药的动机,但却没有想到萧九安会这么快动手,还让人抓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“嗯,那些人就是借城外之事动手,好将责任推干净,而官府为了不惹事,在无法证明是人为的情况下,也会跟着咬定是意外。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证据不足,官府只要一口咬定这是意外,就不存在找凶手的事。

    要是说这是人为,官府就得去找证据、找凶手,要是找不到凶手、找不到证据,就会怪官府无能。

   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无为,不惹事,能抹平则抹平,这是那些老油条的为官之道,哪怕他是端王世子,那群官场的老油条也不会卖他面子,为此惹上麻烦,最后吃力不讨好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就只能吃这个闷亏?”那上百人也白白死了?

    “对方做得太干净了。”端王世子终于睁开了眼,充血的眼球盈上了一层水气,将他眼眸中的血丝柔化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