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17章417讨伐,女人的美色是毒药!

    第417章 417讨伐,女人的美色是毒药

    萧九安看到了纪云开眼中的不满与愤怒,可他没有一丝动容,他冷冷地看着纪云开,如同高傲的帝王,看着匍匐在他脚下的失败者。

    “本王最讨厌用美色诱人的女子。”萧九安一字一字,说得缓慢而低沉,同样的声音,同样的语气,可此刻纪云开听在耳朵里,却只觉得阴冷。

    纪云开暗暗吸了口气,似笑非笑地看着萧九安: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美人本无错,错的是受不起诱惑的人,王爷,你不应该厌恶被美色诱惑的人吗?”

    把错推给一个女人,萧九安真是男人?

    “你在讽刺本王?”很不巧,他就是那个被美色诱惑了的人,而且就在刚刚。

    “不,我在是陈述事实。同样一个人,先前我丑如夜叉,王爷不曾被我诱惑,而今不过是恢复了容貌,王爷便失神了,这真是我的错吗?”萧九安厌恶她诱惑他,可萧九安知不知道,看到萧九安被她一个笑容诱惑,她一点也不高兴,也没有一丝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甚至,她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酸胀与烦闷,只是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“伶牙俐齿。”冷静下来,萧九安承认纪云开说得没有错。

    是他定力不够,与纪云开何干?

    但是,纪云开不该诱惑他,更不该仗着长得好看,就用美色诱惑人,用美色害人。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罢了,王爷不愿意看到我,我这就给王爷腾地方。”纪云开起身,站在床上,如同女王高高在上的看了萧九安一眼,然后走了下来,走到萧九安身边,再从萧九安身边走过……

    可是,就在纪云开与萧九安擦身而过的瞬间,萧九安伸手拉住了她:“你留下,本王出去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知不知道,她从这间房间走出去了,明天府上的人会怎么说她?

    这是燕北王府,不管纪云开因何出去,在府上的人看来,都是被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是你的房间。”纪云开顿住脚步,没有走,但也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她心里存着气,她不想看到萧九安,更不想看到萧九安看她这张脸,看到失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对她纪云开来说,是羞辱!

    她纪云开绝不以色侍人。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还有属于本王的地方吗?”除了这张床外,房间里的布置全变了,他找不到一丝熟悉的感觉,不过他不讨厌这种改变,只除了房间里的味道让他不喜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里的一切都属于王爷。”纪云开承认她是故意的,故意把这间房间布置的与先前的风格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先前,整间房间都是冷色、硬朗的,而现今整间房间则是暖色、温馨的。

    “一切?包括你在内?”萧九安手腕一动,纪云开的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向内旋转,跌进萧九安的怀抱。

    纪云开惊呼了一声,可落入萧九安稳健的臂弯后却安静下来了,并没有挣扎,甚至抬起头,与萧九安对视:“对,包括我在内。”

    只要她是燕北王府,她就属于萧九安,哪怕她再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你是属于本王,就得乖乖听话。这是最后一次,本王不希望这间屋子再有其他奇怪的气息。”纪云开想怎么折腾、怎么布置都行,唯独这一点不容改变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记住,本王今天明确的告诉你,不可以!”纪云开的嘴巴实在太能说了,他要不把话说死,纪云开还会钻空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还能笑吗?”纪云开半倒在萧九安的臂弯里,仰着头,笑得纯真而妩媚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萧九安感觉自己的心跳失控了,怕再次被纪云开影响,萧九安连忙稳定心神,一本正经的道:“可以,但只能在本王面前。”

    恢复了容貌纪云开简直像是妖女,一举一动都能诱惑人心,她在人前还是少笑为好,免得祸害他人。

    “要是王爷再度失控呢?还要打我吗?”纪云开在笑,但仔细看会发现,她的眼中带着一丝泪光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靠容貌诱惑男人是一种悲哀,而现在萧九安就被她的容貌诱惑了,还真是说不出来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本王什么时候打你了?”见多了就免疫了,先前是萧九安第一次见纪云开展露风情,自是会震惊,而现在见多了,萧九安已经可以淡然应对了,至少表面上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刚刚,不是吗?”她身上到现在还疼,萧九安还要否认吗?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萧九安想也不想就否认,他根本没有打纪云开,刚刚,刚刚……那是本能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真要出手揍纪云开,凭纪云开这小胳膊、小腿,根本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“王爷,事实胜于雄辩。”纪云开撩起袖子,露出被萧九安弄伤的胳膊。

    雪白的胳膊上有一大片青紫,看上去十分骇人,而胳膊上的指印无声的告诉萧九安,这是他弄伤的。

    “本……”萧九安怔住,一时不知说什。

    他只是轻轻地抓了一把,他根本没有用力。

    可,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纪云开转了一圈,离开了萧九安的怀抱,在他面前站定后,将里衣往下拉,露出同样青紫的左肩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是我自己弄伤的吗?”纪云开的左肩不仅一片青紫,还肿了,一看就知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摔,萧九安半点也没有留情,幸亏她是撞在床上,要是撞在石柱或者墙壁上,恐怕又要断几根骨头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……”萧九安默,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无用。

    他无法告诉纪云开,在看到纪云开展露风情诱惑他的那一刻,他脑海里浮现出他母亲为了见那个男人,不惜用美色诱惑一个个男人的画面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要不是他把纪云开甩出去,他会杀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就如同他宁可他母亲死去,也不愿意看到他母亲,为了一个男人而作贱自己,更不愿看到在他心中视如父亲的男人,受她母亲诱惑,最后惨死马蹄之下。

    女人的美色是毒药,这是他母亲告诉他的,也是他亲眼所见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