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16章416诱惑,一笑倾人城!

    第416章 416诱惑,一笑倾人城

    此刻的重点不是要不要叫醒纪云开,而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这是睡得有多死,才会听不到他的开门声,才会到现在还醒不来?

    这不是他认识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虽说有凤祁的药,可纪云开还是很警觉,平时他动作大一步,纪云开就会醒来,今天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病了吧?”萧九安脸色微变,顾不得生气,连忙在床头坐下,伸手探了探纪云开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不烫呀。”没有发烫,亦不见纪云开露出难受的神色,应该是没病才是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药效会越来越好?”按理说应该不会,凤祁说过药喝多了会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惊觉事情不对,萧九安伸手推了推纪云开,面色凝重地道:“纪云开,你醒一醒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睡得正香的纪云开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借着屋外的余光,看到坐在床头的人,纪云开坐起身,慵懒的唤了一句:“萧九安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萧九安面色凝重的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纪云开愣了一下,一副迷糊的样子,好像没有听到萧九安的话,就在萧九安预备重复一遍时,就看到纪云开从耳朵里,掏出两团棉花,然后寻问他:“萧九安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萧九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强压下心中的怒火,说道:“你堵住了耳朵?”难怪听不到他开门的声音,这女人简直是欠揍。

    “嗯,怕吵。”纪云开理所当然的说道,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拜托,她在房里洒了那么多花香,萧九安回来肯定会发现,避免被萧九安吓死,她往自己卫朵里塞两团棉花怎么了?

    这不,事实就证明,她的做法十分英明。

    “吵?本王什么时候吵着你?”这女人,完全没有为了妻的本份,从来不等他回来睡觉,更不曾服侍他,现在居然还说他吵,简直是恶人先告状。

    “你说没有就没有吧,王爷,时间不早了,你要没事,我先睡了。”成功摆了萧九安一道,纪云开无意在这路小事上跟萧九安起争执,抬手将棉花团塞进耳朵里,纪云开准备继续睡。

    可刚一动,就被萧九安拉住了: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扫了一眼,萧九安握住她的手,一副不知该拿萧九安怎么办的无力样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萧九安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小孩,可是……

    有他这么大的孩子吗?

    简直是胡闹。

    萧九安摇了摇头,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甩飞,一脸严肃地道:“屋子里的味道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味道?”纪云开一愣,片刻后,像是突然想起一般,说道:“你说屋子里的香味呀,王爷你不是嫌弃我身上的药味吗?我怕药味熏着王爷,所以让人弄了香料,王爷你不喜欢这味道吗?那我明天换新的香味。”

    “谁准你在屋内熏香的?”萧九安怒极,握着纪云开胳膊的手不由得加重了力道,纪云开吃痛,眉头不由自主地拧紧:“王爷,你弄痛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萧九安一怔,到底放轻了力道,可眼中的怒火却没有淡下去:“纪云开,你是不是忘了本王的话?”这女人,居然在他面前装傻,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布置房间是得到你的允许的。”纪云开半点不惧,眼神清明地看着萧九安。

    被萧九安这么一闹,她早就没了睡意。

    “本王没有允许你用香。”他不相信纪云开不知他讨厌异味。

    “你也没有说不允许呀。”萧九安还真没有说过不允许熏香这样的话,只是府中的人都知晓,会自觉的遵守,她以前也是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表示,她以后也会如此做。

    萧九安气极,狠狠地瞪了纪云开一眼:“纪云开,本王最欣赏你的就是你识实务,要连这个优点都没了,你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萧九安不相信纪云开不懂,这个女人摆明了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脸。”纪云开理所当然的指了指自己的脸:“就凭这张脸,我在哪都能过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美貌是最大的利器,虽然纪云开觉得长相没啥用处,但是旁人觉得有用就好了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纪云开微微垂眸,抬头,朝萧九安莞尔一笑,展露出诱人的风情……

    美人一笑,天地失色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怔,定定地看着纪云开,眼也不眨,握着纪云开的手,也不由自主地松开了。

    美人一笑倾人城,再笑倾人国,此刻的纪云开完全有倾城倾国的本钱,饶是萧九安也无法不被诱惑。

    纪云开见状,不由得笑了,笑得心酸无比:“看样子这张脸还真得很好用。”连自制力惊人的萧九安也会受诱惑,可见长得好看有多重。

    原主错就错在,把脸毁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萧九安回神,见自己居然被纪云开美色所惑,当即脸色大变,一把抓紧纪云开的胳膊,猛地将人甩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纪云开不曾想萧九安会突然使用暴力,被甩得撞在床柱上,吃痛惊呼。

    可此刻,萧九安却无半丝怜惜,他站起身,后退数步,冷冷地看着纪云开,语气严厉地道:“纪云开,没有下一次!”

    “王爷,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吗?”纪云开爬了起来,撩起遮挡容颜的长发,抬头看向萧九安,漂亮的眸子里,满满都是嘲讽,绝色的脸蛋露轻蔑的笑。

    一张脸,就足已让萧九安失态,可见这个男人也是看脸的,她长了一张好看的脸,还真是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可知本王最讨厌什么?”萧九安背对着光,哪怕纪云开将窗子重新糊了,走廊上的光能透进屋内,可此刻也看不清萧九安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是,从萧九安周身散发的冷意,可以看出他此时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讨厌什么?”纪云开揉了揉被撞疼的嘴角,嘲讽地看着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讨厌什么与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明明是萧九安自己自制力不够,他凭什么对她动手?

    她脸上有毒,毁了容貌是她的错,现在她的脸好了,一笑能诱惑萧九安,又是她的错?

    萧九安,他凭什么把所有的错,都推到她身上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