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12章412动手,贪婪是原罪!

    第412章 412动手,贪婪是原罪

    借着军费的事,萧九安反复的磨皇上和户部尚书,从早到晚,磨得皇上和户部尚书连午膳都没有用,只能在殿中草草的用了几块点心,然后陪萧九安继续磨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磨的不是给不给的问题,而是给多少的问题。

    给是必须要给的,但十年的军费不可能一次给清,别说天启的国库负担不起,就算天启国库负担的起,皇上也肯给,萧九安也不会收。

    无关胆量,也不存在什么敢不敢收,萧九安就是不会收。十年军费不是一笔小数日,这银子拿着烫手,皇上给了,萧九安真要傻不隆咚的收下,不仅无法改善燕北军的处境,反倒会惹来一堆麻烦。

    但不收归不收,这并不表示萧九安会收口,这笔银子数额太大,他不会一次性收,但可以分开收。

    且他这次提了军费的事,就算皇上不把先前的军费给燕北军,燕北军今年的军费总要给吧?

    就算不全给,多少也要给一部分,至少不能比往年少,除去军费外,赏赐也不能和往年一样,拿一些绫罗绸缎应付他们。

    天知道皇上的脑子是怎么想的,给燕北军的赏赐,从来都不是什么金银或者酒肉,而是精美鲜艳的绫罗绸缎,每每让萧九安咬牙。

    燕北军都是一群大老爷们,皇上赏一些不能吃、又不能保暖的绫罗绸缎,有什么用?

    不仅军中用不上,就是燕北王府也用不上,燕北王府就两个主子,先前十庆常年在军中,也不爱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,燕北王府的人只能私下通过布行转卖,可就是这样王府中还剩下很多。

    还是纪云开嫁进来,那些绸缎才消耗了一些,不然只能积压在库房生虫。

    萧九安有萧九安的要求,皇上有皇上的想法,双方想法不一致,就只能慢慢谈,一样样的谈,一样样的算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军费是个大事,不是三言两语能扯清楚的,皇上跟萧九安耗了一天,也没有扯出一个所以然了,别说心有多累。

    眼见天就要黑了,皇上心中暗暗松了口气,萧九安再不讲理,也不可能一直呆在宫中不回去吧?

    天黑了,宫门要落锁了,萧九安不出去也要出去,至于明天?

    明天的事明天再说,实在不行,他明天不见萧九安还不行吗?

    皇上耐着性子又陪萧九安扯了几句,可眼见离宫门落锁还有一刻钟,萧九安却仍旧没有告退的意思,无奈皇上只得亲自开口赶人。

    皇上不管不顾的打断了户部尚书的话:“今日已经很晚了,剩下的事明日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户部尚书一顿,僵在原地,一时忘了自己刚刚说了什么,好在现在不记得也无事。

    听到皇上说结束,户部尚书一句话都不说,立刻拜退。

    陪萧九安说了一天,哭了一天的穷,他眼睛累、脑子累、嘴巴累,心更累,他再也不想跟燕北王谈燕北军军费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事,朝廷一点也不占理,他们怎么说都是理亏,除了退让还是退让,简直是憋屈死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早就看出了皇上的心虚与不耐烦,见皇上不顾颜面,主动赶人,萧九安垂眸,掩去眼中的讽意,如皇上所愿,告退离去。

    他拖了皇上一天,足够了。

    至于明天?

    明天他还会进宫,做人要有始有终,至于明天皇帝会不会见他,那就不是他能管的事。

    转身,走出大殿,下台阶前,略一顿,抬头看了一眼灰暗的天空,萧九安唇角微扬。

    皇上这个时候下令也来不及了,事情已经成定局了。

    抬步往前,萧九安不疾不徐的步入殿外……

    此刻,城外矿山,凤祁看了看天色,又看了看不断往外运金矿石的燕北军,略一顿,最终仍是下令道:“让里面的人停止开采。”

    其实,里面剩下的金矿石并不多,但人总是这样的,贪心不足,尤其是放在眼前的东西,哪怕明知再拿就有危险,也会忍不住想要多拿一些,且总是心存侥幸,认命就多拿那么一点,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却不知,这种事虽有可能侥幸逃过一劫,但不是每一次都有这么幸运,真要遇到了一次,可是会没命的。

    “停止?凤祁公子,现在还很早呀。”他们完全不需要休息,至少还能再干一个时辰,就算他们累了,也有兄弟们可以接手,完全不需要停下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的时间有限,他们多停一刻,就会少采一刻的金矿石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停下,退出来,这个矿不采了。”凤祁再次开口,语气很淡,但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强势。

    燕北军一怔,可还是听话的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副将说了,王爷不在,一切听凤祁公子的,凤祁公子的话,就是王爷的话,不管凤祁公子下达什么命令,他们都只能听从。

    等人退出来后,凤祁又命人将炸药取出来,在指定的地点安放,燕北军听到这个命令,眼睛都瞪直了,可听从命令的本能凌驾一切,即使万分不解,燕北军仍旧老老实实的照办。

    天黑前,将所有炸药都安放好了,并前来向凤祁汇报:“凤祁公子,事情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留下百人,其余人全部退到树林外。对了,别忘了把朝廷的禁军也带出去。”凤祁不急不缓,一步步下令,燕北军虽心中不安,可前面的命令都执行了,这个时候不执行有意思吗?

    “凤祁公子,您是要现在炸矿吗?”副将实在忍不住,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祁淡淡应了一声,并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有些事普通小兵不知,但军中副将却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现在吗?不能再等等吗?里面还有很多金矿石,我们多少还能再开采一些。”副将知道这是必行之事,可心里总是有那么几分不舍。

    你说,要拿不到的东西也就算了,他们不会妄想,可明明金矿石就在眼前,只要他们努力一下,就能拿到更多,要他们现在就放弃,还真舍不得。

    送到了手边的东西却要吐出去,这种感觉真跟割肉一样疼。

    九爷说:今天就两更了,制作蛋糕中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