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11章411自私,不提不代表不存在!

    第411章 411自私,不提不代表不存在

    萧九安今天的目的,只是为了拖住皇上,并不是要皇上做出什么承诺,是以他并不介意适时缓个口,或者留点余地,让皇上以为他有说服萧九安的空间。

    当然,萧九安绝不会承诺什么,更不会应下什么,他今天是拿正事来磨皇上的,没让皇上退让就足够了,他怎么可能退让呢?

    萧九安能和皇上磨的事有很多,关于萧九安去与留的问题,关于萧九安什么时候回去的问题,关于燕北军赏赐的问题,还有这些年朝廷欠燕北军的军饷……

    尤其是朝廷拖欠燕北军的军饷一事,萧九安不提皇上都不记得这事了,更不知道朝廷欠了燕北军那么多军饷不曾给付。

    这十几年来,朝廷都没有怎么给燕北军拨经费,哪怕原本属于燕北军的物资,朝廷也会扣留下来,不予发放,每年只象征性的给点东西,表示朝廷还记得燕北军,燕北军还是天启的。

    最初,上一任燕北王还会时不时进京,向先皇哭个穷,或者直接讨要。每次老燕北王开口,都能拿一点东西回去,但那点子东西实在太少了,少到不值钱老燕北王进京,更不值得老燕北王放下身份与尊严,对着先皇哭求。

    后来,燕北王府的人对朝廷就死心了,不管朝廷给他们多少,左右收着就是,不给他们也不去找朝廷要了,反正不管他们怎么样,朝廷都不会把属于他们的军饷和物质给他们。

    可是,朝廷不给燕北军军饷和物质,并不表示燕北军没有资格要,燕北军虽归燕北王掌管,可归根结底仍旧是朝廷的兵马,他们为天启而战,天启养他们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该是燕北军的东西,始终是燕北军的,朝廷没有按规定给,那就是欠着燕北军的,萧九安这个时候提起此事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朝廷有近十年,不曾给过燕北军足够的军饷与物质,算一算至少需要天启两年的国库收入,才能填补上这个窟窿。

    皇上听到萧九安这么一算,眼睛都瞪直了:“怎么差这么多?”实话,燕北军从来没有问过朝廷要军费,他都快忘了这事,甚至不记得朝廷要给燕北军拨军费这一回事。

    每一年户部预算,也不会留出给燕北军的银子,大家都自动忽略了,要给燕北军拨军费一事。

    “皇上可以请户部大人来算一算,这还是按十年前定下的军饷计算的,这些年……臣听说军中的军饷又涨了,要是涨了,朝廷欠下的军费应该还会多出两到三成。”有时候萧九安真的不明白,先皇和皇上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他们不肯养燕北军,把燕北军这个重担全部压到燕北王府头上,可却想着要燕北军忠于他们,不听从燕北王的调令,甚至怪罪燕北军眼中只有燕北王而无帝王。

    天启前后两任皇帝都如此,他们从来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只会不断的怪下面的人不忠君,却从来思考他们到底有没有爱民?

    “宣户部尚书进宫。”这事皇上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推,毕竟朝廷欠燕北军的军饷实在是太多了,萧九安没有提还好,现在正儿八经的提了出来,就算不全给,多少也要给一点吧?

    可是,国库并不丰盈,给燕北军支了一笔银子,接下来好长时间,他们都要紧巴巴的过日子了。

    皇上知道国库紧张,但却不知紧张到什么地方,也不知国库能挤出多少银子来,是以,给多少,怎么给,还得问过了解情况的户部尚书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异议,他今天什么都不多,就是时间多……

    六部办公的地方离皇宫并不远,不过两刻钟户部尚书就急急赶来了,除了他人外,还带了一大堆陈年账本。

    这些账本自是燕北军军费支出的账本。

    “臣参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户部尚书应该是一路赶来的,进殿后气息还没有平稳,可他却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,气喘吁吁的跪拜。

    等到皇上叫起后,户部尚书这才缓了口气,放缓语速说道:“皇上,臣已将燕北军这十年来的账本带来了,皇上是否要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给燕北王看,你们好好核计核计,看看朝廷还欠燕北军多少军费。”一想到那个庞大的字数,皇上就忍不住头痛。

    朝廷这么多年都没有给燕北军军费,燕北军还不是一样好好的,萧九安好好的提起这事做什么?简直是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户部尚书悄悄抹了一把汗,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有啥好核计的,燕北王报出来的那个数字只会少不会多,近十年的军费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尤其是这几年各大军营的军费都增长了,按规定燕北军也得涨。

    按三十万人核算,燕北军每一年的军费支出都不是小数目,更不用提十年合计的。且除去军费支出外,还有战胜的奖励,战死将士的抚恤。

    这一笔笔按规矩都要给银子,这些年燕北军与北辰、南疆大大小小打了上百场仗,胜多输少,牺牲也大。每次在战争结束后,燕北军都按规矩上报给了朝廷,只是……

    朝廷从来不曾想过,要把这笔银子给燕北军,打胜仗了也只是口头嘉奖一番,就算有赏赐也是一些虚的,根本不值钱。

    现在,萧九安提起这事,那么朝廷不仅要给燕北军算这十年来的军费,还得把这些算上去。

    这些银子也不比军费少,真要把这些银子补上,整个天启都不够填。

    户部尚书一边核算,一边在心里叹气,按十年前的标准,把朝廷欠燕北军的军费算了出来,报给了皇上和萧九安。

    一听,与萧九安所说的数字一模一样,萧九安听罢,嘲讽一笑,要是平时他不会介意,可今天他有的是时间慢慢磨。

    萧九安冷冷地将朝廷涨军费的事提起,要求户部尚书重算,皇上正想拖延时间,好想说词如何将此事糊弄过去,听到萧九安的话,皇上略一思索,便让户部尚书重算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是合理的要求,他就算是皇帝,也无权拒绝。

    不管私底下如何打压燕北军,至少明面上不能如此,不能让人以为,燕北军不是天启朝廷的兵马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