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10章410炸平,本王从不求赏!

    第410章 410炸平,本王从不求赏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侍卫,将一箱箱伪装好的炸药送到了矿山,交到了凤祁手上。

    “凤祁公子,王爷说最迟天黑前,要将矿山炸平,不管里面有多少东西,都不能要了。”舍得,舍得,有舍才有得,萧九安一向舍得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们王爷一声,我知道了。”凤祁淡淡地应了一声,没有一丝诧异,可天知道他有多懵。

    萧九安在搞什么?

    这是要把矿山的一切事务,都交给他处理?

    他的话,燕北军会听吗?

    要知道,炸矿山可不比其他,这里面的金子关系到燕北军的利益。萧九安是燕北军的主子,他怎么做燕北军都只有服从的命令,可他不同……

    他跟燕北军只是合作的关系,他下令把金矿给炸了,燕北军真得不会炸了他?

    不过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既然萧九安把这里的事交给了他,就表明萧九安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办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他都会尽力做到萧九安交待的事。

    诚如凤祁所想,萧九安把一切交给凤祁,就是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他要进宫拖住皇上,不让皇上有下令、调兵的机会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都要为正在挖矿的燕北军,争取一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萧九安做完炸药后,便去沐浴更衣了,算算时间,估摸着皇上早朝该结束了,萧九安从书桌上的木盒内,拿出一本折子。

    他的封地在燕北,他是奉旨进京述职,接受皇上奖赏的,现在事情告一段落,他该提醒皇上,要封赏他和燕北军了,同时也要告诉皇上,他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是的,萧九安手中的折子,就是他提请皇上封赏燕北军将士,并准他带兵回燕北的折子。

    这封折子很早就写好了,只是一直没能用上,现在终于可以用上了。

    虽然,他不认为皇上会同意,但没有关系,他原也就没有想皇上同意,他只是拿这件事拖住皇上罢了。

    就他折子上写得那些要求,足够皇上跟他磨一天的嘴皮子,足够他们慢慢扯。

    皇上刚下早朝,就有太监来报:“皇上,燕北王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?可有说什么事?”无事不登三宝殿,萧九安进京至今,从来没有主动进宫给他问过安,从来都是他有事宣萧九安进宫。

    皇上不认为,萧九安无事会来见他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燕北王没有说,只说有要事求见圣上。”太监如实答道,多一个字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宣。”皇上倒是没有让萧九安久等,把公务都放下了,先见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参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萧九安步入殿内,和以往一样,双手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,燕北王求见朕,可有要事?”皇上没心情与萧九安打机锋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是为了燕北军封赏一事前来,请皇上过目。”萧九安将手上的折子递上。

    太监上前接过,转呈给皇上。

    皇上还未打开,就被折子的厚度惊了一跳:这足足有一本书那么厚了吧?

    皇上眼眸一跳,翻开,开篇是例行的赞美帝王,用词华丽、丰富,一看就知不是萧九安的手笔。

    接下来则是表忠心,字字都透着忠诚与臣服,可同样也能看出,不是萧九安的手笔。

    再往下,是对燕北军功劳的描述,栩栩如生,精彩纷呈,看得人热血沸腾,同样不是萧九安的手笔。

    再往下,是燕北军立功将领的名单和所立的战功,还有请赏。

    同样写得十分精彩,不仅把每个人的功劳写上,还有一句介绍性格和家世的话,十分贴心,但同样能看出来,仍旧不是萧九安的手笔。

    光名单就长达上百页,皇上没有细看,直拉翻到最后一页,就看到了萧九安请求回燕北的话,还有再次表忠心。

    字字诚恳,笔笔认真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仍旧能看出,这不是萧九安写的。

    全篇折子,恐怕除了落款署名外,没有一个字是萧九安写的,指不定萧九安连看都不曾看过,就直接呈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篇折子拿上来,萧九安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这是在求赏?”啪的一声,皇上将折子拍在桌上,声音有几分冷冽。

    要求他赏赐,萧九安都不肯认真一些,哪怕不愿意写折子,你自己抄一遍也行,可萧九安却连抄都不愿意,直接把幕僚写的东西呈上来,萧九安真有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吗?

    “皇上,臣是奉旨带兵进京受赏的。”求?他萧九安是会求赏的人吗?

    皇上是不是忘了,朝廷当初是用什么理由,把他和燕北军召进京的?

    虽说,先前朝臣提了一次,被皇上的人找一堆莫须有的罪名给打了回去,可皇上不会认为,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吧?

    把他召回了京城,让他千里迢迢跑一趟,皇上不会以为,功过相抵四个字,就能把他打发走吧?

    他萧九安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,燕北他会回,赏赐他也要带走。

    “朕中毒一事还未查清,此事稍后再议。”皇上确实不想嘉赏萧九安,更不想按萧九安的折子,嘉奖燕北军。

    真要按军功赏赐燕北军,他的国库都要搬空了,且萧九安身为天启唯一一个异姓王,手握重兵,他还缺什么?

    他对萧九安,已经赏无可赏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中的是南疆的毒,这事应该找南疆。”不能因为他进京,皇上就了毒,就把这笔账记到他头上,他是不会认的。

    而且,真要这么算,他中毒的事找谁算?

    “你常年驻守南疆,对南疆的毒物最清楚,在此事未查清前,你须留在京城协助刑部官员,尽快查清此案。”总之,皇上是不会这么轻易,放萧九安回燕北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回了燕北,就好比飞出去的鸟,完全不受束缚,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,他这个皇帝都奈何不了半分,甚至他这个皇帝都调动不了燕北军,不能阻止燕北军对南疆、北辰用兵。

    在没有进一步掌控燕北军前,他绝不会让萧九安回燕北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