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08章408耐心,笑到最后才是赢家!

    第408章 408耐心,笑到最后才是赢家

    一直从半夜忙到天亮,片刻也不停歇,纪云开一共做出五十五个炸药。

    “够吗?”纪云开打了个哈欠,站了起来,伸了伸腰,动了动四肢。

    一直埋头做事,她这会真得是腰酸背又痛了,简直是跟马震了一场一样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其实并不够,但纪云开明显累了,他就算再不讲理,也不会把人压榨到死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睡了。”一个晚上,又是骑马、又是遭遇伏杀的,还忙活了大半夜,纪云开真得是累了,也困了,她迫切的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一路哈欠连连,纪云开一路摇摇晃晃的,边走边揉眼睛,完全没有平日的精明,看上去像个迷糊又懵懂的小孩,看得萧九安忍禁不止,唇角抑制不住的往上扬。

    纪云开走后,萧九安并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坐在纪云开原先坐的地方,接手她先前的活,不疾不徐的开始做起炸药来。

    他要炸平一座山,才五十几个炸药,怎么可能够?

    萧九安的动作看上去不紧不慢,十分有规律,但速度却不慢,且十分标准,制作一个炸药的时间,和纪云开这个熟手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要是纪云开在这里,一定会郁闷得吐血。

    她可是有天才少女之称的纪云开耶,为什么她遇到的人,一个个各方面都比她强?

    她都要怀疑,她那个天才名号,是花钱买来的,全都是水份。

    萧九安刚开始做,速度就与纪云开不相上下,当他做到第十个后,速度就明显加快了,动作频率不变,但手速却快到,只能看到残影,而看不到他具体的动作。

    纪云开从昨晚到现在,一共了两个半时辰,做了五十五个炸药,萧九安从早上接手,只花了一个半时辰,就做了五十五个炸药。

    可见两人的差距。

    一共一百一十个炸药,摆了大半个屋子,萧九安命人拿来泥块,将炸药全部伪装好,这才让人装箱,一层层摆放好,命人火速送到矿山去。

    侍卫抬着大木箱出城,在城门口被守城的小兵拦下,一一检查过,这才放行。

    小兵查完后,立刻进宫回报,说燕北王府的侍卫,抬了好几大箱的泥块出城,不知做什么用。

    “泥块?”收到消息,皇上着实是震惊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这是要做什么?故弄玄虚?引君入瓮?”萧九安与纪云开昨夜在回城路上,被银楼十八学士伏杀的事,皇上已知晓了,只是他不知是什么人动的手。

    皇上略一思索,便道:“先让人跟上,另外……禁军统领可以消息传来?”不管萧九安要做什么,要引谁上勾,总之他先把人盯紧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侍卫略一顿,才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求援的消息?”这都一天一夜了,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传来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没有。先前我们的人,看到林中有异动,但天亮后就平静了,潜入林中的人,没有在林中发现禁军的身影,也没有看到博斗的痕迹。”侍卫想了想,还是把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他们把知道的情况全部说出来了,接下来皇上要怎么做,就不是他们能左右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身影?是穿过了树林,还是出事了?”皇上摩挲着下巴,眼眸微眯。

    侍卫听到了皇上的话,并没有回答,而是低头不语,他知道皇上并不是问他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片刻后,皇上又开口了:“试着与禁军联系,天黑之前没有消息,立刻调兵强行冲进去。”

    不到最后,他不想跟萧九安撕破脸,双方能不起冲突,最好就不要在明面上起冲突。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侍卫得令,弓身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上能查到萧九安与纪云开,昨晚在回京的路上遇刺的事,一直盯着他们二人的天武公主和北辰天阙,就更不可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天武与天启的合作暂时中止了,天武公主的伤也无事了,早就回了驿站。这段时间,天武公主十分安分,一直呆在驿站,极少外出。

    倒不是天武公主不想谈,而是这事没有办法谈了,至少在端王世子的琉璃坊,出第一批琉璃前,天启皇帝不会跟天武公主谈。

    当然,天武公主也不会在这个时候,跟天启皇上谈。

    天武与天启合作,首先一点就是琉璃的销售,要是天启能制作琉璃,且制作出不亚于天武的琉璃,天武还怎么要求天启高价购买他们的琉璃?

    而天启不高价购买他们的琉璃,天武公主又怎么会在其他方面做出让步?

    是以,在端王世子没有烧制出琉璃前,天启与天武是不会洽谈合作一事,至于之后?

    那是之后的事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天武公主无事可做,除了与天启权贵来往外,每日就是在驿站呆着。不过她人呆在驿站,并不表示她就安分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这次明里、暗里带了不少人来天启,虽说损失一些,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她手上的人就是再少,也不缺盯萧九安和纪云开的人。

    得知萧九安与纪云开被银楼十八学士伏杀,天武公主和皇上一样,第一反应就是问谁做的?

    她知道,这绝不是北辰天阙做的,北辰天阙要是能请得动银楼的人,就不会让自己的人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杀萧九安可不是普通的有难度,谁这么大面子,能让银楼接下这笔生意?”越是想不到动手的人是谁,越是想要知道,天武公主立刻下令,让人去查最近谁与银楼有来往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批人呢?还在燕北军营,没有出来?”这段日子,天武公主除了让人盯着萧九安与纪云开外,也让人盯紧了当日在街上给她难堪,之后被纪云开送出城的那批百姓。

    她这人一向小心眼,她现在奈何不了纪云开,动不了纪云开,还不能动几个普通百姓吗?

    那几个普通百姓的命,她天武要定了,除非纪云开能保他们一辈子,让他们一辈子呆在军营,不然只要他们一出来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可惜,手下人汇报的消息再次让天武公主失望了,那批人还呆在军营,看样子似乎没有出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。”天武公主听罢,虽有几分失望,但却不气馁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她就不信纪云开能把那群人藏一辈子,她不信萧九安会让一群来历不明的人,一直呆在燕北军营。

    她天武别的没有,耐心却十足,未来的日子还长着,现在笑得欢的,并不表示能笑到最后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