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07章407银楼,杀手之王!

    第407章 407银楼,杀手之王

    解决完杀手,等到两人回到王府,已是子夜时分,纪云开也顾不得休息,列了一张清单给萧九安,让他准备材料。

    纪云开给萧九安列的单子,是一个炸药的份量,萧九安需要多少,就准备多少的量,纪云开不做主,她只负责制作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显示自己的无私,纪云开连制作的方法都附上了,如果萧九安不让她做,她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连制作方法都有,你就不怕本王杀你灭口?”萧九安扫了一眼配方与方法,就知这东西一点也不难,只要懂的人看两眼,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至于配方的比例?

    这个也不难,多试几次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这么点东西杀我灭口,不觉得亏吗?”纪云开似笑非笑的看着萧九安,根本不把萧九安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说了一句:“凤祁并不懂。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没有特别的意思,也像是萧九安随口一问,可纪云开也知,这是萧九安的试探,他想知道她从哪学来的。

    琉璃的方子,炸药的方子,这都不是普通人能学到的,可是萧九安问,她就要说吗?

    萧九安是她什么人?

    “我师兄不会的东西多着呢,当然我师兄会的东西更多。”谁规定凤祁不会的,她也不能会?

    难不成凤祁会的,她都要会?

    什么逻辑!

    “他很快就不是你的师兄。”萧九安不喜欢从纪云开嘴里,说出“我师兄”三个字,那种感觉就好像纪云开和凤祁才是一家人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看着是更像一家人,可事实上他和纪云开才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拧了拧眉,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凤祁的事她多少知道一些,也能理解凤祁的选择,且无论是她还是原主,对天医谷的感情都不深,是以,凤祁是不是天医谷的大弟子,对她的影响都不大。

    只要凤祁不会因为她不是他的小师妹,就与她生疏了,或者想要更进一步,那么她和凤祁就永远可以和现在一样。

    是的,对她和凤祁来说,维持现状是最好的,她知道凤祁对她的感情,可她注定无法回应,如果凤祁想不明白,她想他们也回不去。

    虽然会有遗憾,但纪云开却不悔,有些感情容不得暧昧,她不能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纪云开摆明了不想多说,萧九安自是不会再多言,他知道纪云开是个聪明人,聪明的知道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,至于凤祁的想法和感情?

    那不是纪云开能决定的事,他再不讲理,也不会拿这事为难纪云开。

    萧九安拿着清单出去,算了一遍后,重新列了一张单子,让管事分开准备。

    是的,每人负责一样,且萧九安还特意加了几样不需要的东西,务必不能让人知道,他具体要什么。

    把东西全部备齐后,萧九安这才让纪云开过来,让她开始制作。

    因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炸药的事,是以,萧九安没有安排其他人,只有纪云开一个人。

    面对一屋子的材料,纪云开不由得叹气:“王爷,份量是不是太多了?”这些材料,少说也能做上百个炸药吧?

    萧九安要这么多炸药干吗?炸皇宫吗?

    或者如他所说的,去炸银楼?

    “天亮之前,能做多少算多少。”萧九安并没有为难纪云开,要纪云开把所有的材料都做完。

    纪云开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认命的开始制作炸药。

    刚开始,纪云开还以为萧九安呆在房内,是要跟她学怎么制作炸药,可又傲娇的不愿意开口,是以,她体贴的放缓了速度,而萧九安也确实如她所想,全程盯着她,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她放缓速度,做到第五个炸药,仍旧不见萧九安动手,纪云开就知道这男人学归学,但绝对没有自己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就只是看看罢了。

    默默翻了一个白眼,纪云开加快了速度,不再磨蹭,而萧九安仍旧坐在一旁,盯着她看,就像是监督长工做事的地主。

    这视线,真叫人心烦。

    纪云开转了一个方向,背对着萧九安,以免被他的视线打扰。

    在纪云开埋头制作炸药时,银楼十八学士仅剩的活口回到银楼,像银楼楼主汇报伏杀萧九安的情况。

    银楼楼主姓银为楼,银楼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。

    银楼面如鬼魅,喜穿银衣,出身不详,来历不详,只知道他今年二十有七,杀手出身,风云录排名二十二,十方世界给他的评价是:六指银楼,杀手之王。

    “十八个兄弟除小人之外,全部惨死。燕北王让小人给楼主带话,说这是第一次,再有下一次就烧了银楼。”仅剩的活口并没有庆幸自己活下来,相反他更惶恐。

    任务失败,他们都会被当成化肥处理,可不想,这一次他们楼主大发慈悲的没有处罚他,只是淡淡地抬手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自然,他们楼主抬的是左手,因为他们楼主的右手从不示人,凡是看到他们楼主右手的人,皆成了花肥。

    无他,只因为他们楼主,天生六指。

    “失败了。”杀手退下后,银楼淡淡地开口,而他的话一落下,就见南瑾昭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意料之中,本身也没有想过杀他,只是想要试一试他中毒后,恢复得如何罢了。”南瑾昭走过来,淡然从容地银楼对面坐上,拿起桌上的茶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。

    面对银楼坑坑洼洼,肉瘤外翻,丑如鬼魅的脸,南瑾昭也视如平常,好似看不到一般。

    是的,银楼的脸毁了,不是天生的,而是后天毁掉的,从伤痕来看应该是被人一刀刀割开,并挖掉了脸上的肉,才会造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这张脸,要是普通人看到,恐怕会生生吓死,以为自己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不过,庆幸的是,银楼的五观并没有被毁,是以他的脸除了难看外,并没有其他不适之处,让他可以和常人一样生活。

    “既是为了试探,何不亲自动手,白白牺牲我的十八学士。”银楼没好气的说道,伸出长了六指的右手,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朋友面前,银楼才会露出自己的右手,露出右手上的第六指,由此可见银楼与南瑾昭之间的关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