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06章406联手,不必感谢我!

    第406章 406联手,不必感谢我

    银楼十八学士出道至今,从无败绩,可见其实力不是一般。此刻,他们不断变换阵形,减缓进攻的速度,还真让萧九安无法下手。

    相比躲闪,避让,萧九安更喜欢直接厮杀。

    这就是强者的心态,他不惧危险,不惧博杀,面对任何人他都不惧与之一战,但却讨厌跟人玩捉迷藏,银楼十八学士闪躲的行为,挑起了萧九安的怒火,只是……

    身为杀手,银楼十八学士的武功称不上最高,闪躲、跑路的本事绝对是一流,萧九安虽主动进攻,可仍旧无法尽快结束战斗。

    打了数息,才宰了两个人,这效率让萧九安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可是,纪云开就在一旁,他也无法不管不顾,完全不防守的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银楼十八学士的目标是他,现在没有对纪云开动手,并不表示稍后不会。

    杀手,从来没有道义可讲,跟他们讲道义,就如同跟婊子讲贞洁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要是萧九安冷静下来,他会发现他原先并不是如此,原先他从来不会考虑他身后人的安危险,他只会往前,他身后的人跟不上,那就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又一次交锋,萧九安盯住其中一人,可就在他准备下手将其斩杀时,发现有两个杀手绕过他的防守,直接扑向不远处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不能怪纪云开停在不远处,而是停远就危险了。谁也不知前面有没有危险,真要有危险,她与萧九安相隔太远,萧九安想要救她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纪云开此刻停的位置刚刚好,杀手想要杀她没那么容易的,遇到危险萧九安想要救她,也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萧九安低咒一声,不得不放弃对杀手的猎杀,后退,拦住扑向纪云开的杀手。

    纪云开那女有多大的本事,他比谁都清楚,那女人就是气势足,噪门大,用脑子的时候还行,真要跟人一对一的打,旁人单手就能按死她。

    可是,萧九安忘了纪云开并不蠢,她深知自己实力不够,怎么可能跟人一动一的打?

    她又不是没有自保的武器,干嘛傻傻地跟人单打独斗,以己所短攻其所长,她是脑子长毛了吗?

    眼有两名杀伤朝她扑来,纪云开不慌不忙的拿出天医神针,轻轻一按……

    银针在黑暗穿梭,如同一道光一闪而逝,银楼十八学士发现了,他们也躲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躲过了迎面射来的银针,却躲不过从四周射来的银针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的一声惨叫,银针射入杀手的身体内,不断的在他们体内旋转。

    “痛!”饶是训练有素的杀手,也忍不住呼痛。

    好在,萧九安是个“仁慈”的,上前看到两名杀伤痛得满地打滚,抬手就给了他们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他说了,他今天心情好,会给这些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让开。”刚解决完两个杀手,就见纪云开打马上前,冲向剩下的杀手们。

    看着纪云开手中的天医神针,萧九安立刻明白她要做什么,二话不说,凌空上马,一跃坐在纪云开身后,从背后搂住她,握紧她的手,一起抓着缰绳。

    特殊情况特殊处理,纪云开也没空和萧九安较这个真,单手握住天医神针,对准杀手们:“萧九安,不用感谢我。”

    是个人都知道,这些杀手是冲着萧九安来的,她不过是遭了鱼池之殃罢了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……”银针飞射而出,如同流星一般飞快闪过,飞到杀手面前。

    银楼十八学士刚刚已经见识过,天医神针的厉害,为了不中招,只得朝两侧分散开来,借以躲避银针的袭击,却不想那银针在直射而出,没有击中目标后,居然朝两侧散开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杀人时极少言语的杀手们,此刻却忍不住低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东西,简直是见鬼了,跟活物似的,灵活得吓人,他们纵横杀手界这么多年,也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暗器。

    “天医谷——天医神针。”萧九安策马上前,趁银楼十八学士避让天医神针之际,上前,一一收割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为了让这些杀手死的安心,萧九安好心的代纪云开回答了他们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噗……”一剑扫过,人头落地,杀手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血从颈脖喷涌而出,纪云开忍不住皱眉。

    萧九安杀人时太不简单太残暴了,真得看得人反胃,幸亏她不是娇柔的大家闺秀,她要是普通的大家闺秀,肯定会被萧九安吓死,见过萧九安杀人的样子,铁定不敢再靠近萧九安,更不敢让萧九安靠近。

    成功解决一侧的人,萧九安片刻也不停息,再次驱马上前,继续斩杀另一侧的人马。

    另一人侧的人马见状要逃,可刚一动纪云开就将天医神针对准了他们,一时间他们也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他们怕,怕一动天医神针就会对准他们逃跑的方向,他们想等纪云开将天医神针按下再跑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根本没有按下天医神针的打算,她就是吓吓这群杀手罢了,而趁杀手僵住的片刻,萧九安跃起,提剑上前……

    许是为了尽快结束战斗,萧九安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实力,不过眨眼间,就将余下的七个杀手斩杀了六人。

    只余最后一人,这人并不是萧九安杀不了,而是他特意留下来的活口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们楼主,这是第一次,本王不跟他计较,再有下一次,本王烧了银楼。”萧九安站在杀手面前,随手拿出一块白色的帕子,将剑上的血拭净,缠回腰间。

    杀手又气又怒,可他奈何不了萧九安,最后只能愤愤地离去。

    成功解决了所有的杀手,萧九安再次跃上马背,老老实实的坐在纪云开身后,从身后搂着纪云开,拉住缰绳,驱马继续回城。

    实话,他心里必然是希望与纪云开面对面而坐,让纪云开把双腿缠在他腰间,好将先前的未完的事做完,可不用想也知,纪云开必是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先前那姿势……确实挺为难纪云开的,不过也确实销魂,只是今天的时机和场合不对,改明儿在山庄里,倒是可以一试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