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85章585养寇,快要疯了的纪云开!

    第585章 585养寇,快要疯了的纪云开

    北辰位处极北,气候十分恶劣,有些地方更是常年冰雪,一到寒冬便能冷死人,每年北辰不知要冷死多少人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尤其是新生的孩儿,凡是冬天出生的孩子,十不存一,纷纷夭折在冬季。

    这是北辰的痛,也是北辰人拼了命的打仗,想要攻占天武和天启的原因。

    和北辰恶劣的气候相比,天武和天启简直是人间天堂,尤其是有着最富饶的土地,与最适宜的气候的天启,更是北辰人眼中的肥肉。

    然,纵使北辰的将士再骁勇善战,再不怕死,也架不住天启人多,更架不住本国财力不够,每次打仗北辰的文官和武官都要吵上几年。

    打胜了还好,至少能过几个好年;要打输了,他们几年都别想有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是以,北辰对天启真的是又是羡慕又是嫉妒,每三都在想要怎么把天启的人赶走,占了天启的地方,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然,这只能是妄想,上百年了,他们也没有攻破天启,当然天启也奈何不了他们北辰。

    但是徐子期知道,随着时间的流逝,北辰会越来越穷,人口越来越少,而天启会越来越富,人口越来越多。到那时天启兵强马壮,他们北辰人就更没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对北辰来说,这些黑石块虽不是粮食,但却不会比粮食差,有了这些黑石块,这个冬天至少能少冻死十几万人,少几个婴儿夭折,让北辰的人口不至于锐减的厉害。

    更甚者,这些黑石要是有多,他们还能在借着黑石的温度,在山里种出一些东西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穷则思变,北辰的气候是恶劣,是没法种太多粮食,但架不住北辰人聪明,他们想方设法在山洞里开垦,然后在里面生火,挡住风雪,在里面种东西。

    虽说收成并不多,但好歹能吃上一口饭。

    徐子期在得知这些黑石山的用处后,差点没有哭出来,当即就用特殊渠道传信给大将军王刘渊,让他立刻派兵前来黑石山,不管如何他们先把黑石山占了再说。

    这黑石山对他们北辰来说,真的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黑石山的黑色石块看不到边际,有了这些黑石块,不说这几年,就是未来十几年,他们北辰都不怕寒冬了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信件外,徐子期还让人将黑石块一车一车往北辰运。

    他太清楚朝廷那些只会说话,不会动手的官员了,要不让他们看到实际的好处,他们不仅不会动手还倒会阻拦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人会不会抢功劳?

    徐子期一点也不担心,他们家将军可不是吃素的,这天下还没有哪个敢抢他们大将军的功劳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徐子期的信送出去不到五天,刘渊的信就来了。刘渊在信中对徐子期道,让他便宜行事,不计代价保住黑石山,所有后果他刘渊一力承担。

    有了刘渊的信,徐子期更加不担心了,不仅让自己的兵动手,还把北辰驻守在黑石山的兵丁调了过来,让他们挖捡黑色石头,挖黑泥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不听话?

    这个徐子期一点也不担心,他的兵专治各种不服,谁要不服,他的兵就打到对方服为止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着北辰的士兵,热火朝天的捡石头,挖黑泥,简直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她对北辰的了解不多,她真不知道北辰这么缺生火的东西,早知道,早知道……

    早知道,她早晚还是要告诉徐子期,这些黑色的石头能燃烧,那些黑泥能助燃,毕竟北辰的人辛苦跑一趟,哪能一点东西都看不到?

    只是她没有想到,北辰人会这么重视这些黑石块,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,庆幸她没有把底下有更易燃烧的油告诉他们,不然这地方旁人更是碰不的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看我们这么挖成吗?这里虽不是黑石山的边缘地带,但却离出口足有百里远。”徐子期见纪云开走了过来,忙上前。

    现在,徐子期真把纪云开当成神来供着了,谁知道黑石山里的这些破石头,混着地底的黑泥居然能烧起来。以前也不是没有人捡回去试过,可真没见能烧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纪云开对徐子期还是很佩服的,入了“宝山”还能冷静的为将来考虑,这人确实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有姑娘这话我们就可以放心了,姑娘可是我们北辰的大恩人。姑娘你不知道,你这一发现对我们北辰人来说,如同再造之恩。”徐子期不是一个感性的人,但说到北辰的艰苦,眼眶却不由得泛红。

    “在北辰,不说普通百姓,就是军中的将士每年也有大量的人冻死。七年前我带兵去天武,整整一个营的人,足有五千人,晚上还是好好的,早上醒来全都冻死了。尸体僵硬,轻轻一敲,冰块连着尸骨掉下来,连一滴血都不会落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,北辰正值寒冬,有这些黑石块,不说大家都能活下来,至少能少死几个人。”至少,他手下的兵不会再冻死了。

    这话徐子期没有说,但大家都明白。

    “徐将军客气了。”见徐子期一脸激动,直拿她当恩人,纪云开实在笑不出来,脸皮微微抽搐,算是回应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天启人,还是北辰最恨的燕北王的王妃,居然成了北辰的大恩人,这简直是笑话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敢去想,要是天启人知道她做了什么,会不会将她凌迟处死?

    站在天启的立场,北辰少死一个人,天启就多一分威胁,作为天启的一员,她这么做算不算叛国?

    纪云开好想哭,尤其是在她告诉萧九安后,萧九安还说她做的好,她就更想哭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说的是反话吧?

    还是萧九安在夸她,没有蠢的把黑油的事漏出去?

    她不知道北辰的情况,萧九安必然是知道的,萧九安事先没有提醒她,不能把黑石块的事暴出去,一定是故意的吧?

    萧九安到底要什么?

    难不成他这是在养寇?

    毕竟,燕北军的存在就是为了抵抗南疆和北辰。南疆这几年一年不如一年,北辰的情况也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照这么下去,北辰和南疆这两个天启的劲敌,很有可能就不再是天启的对手。到时候,专为北辰和南疆存在的燕北军,也就没有了用处。

    而没了用处,皇上还会像现在这样容忍萧九安,不敢对萧九安下死手吗?

    答案肯定是不会。

    萧九安要是不想内斗,不想推翻皇上坐上皇位,养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