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95章395生气,我哭给你看!

    第395章 395生气,我哭给你看

    纪云开并非睚眦必报的小人,但昨晚她真得被萧九安折腾得要崩溃了。先前的帐,她可以不跟萧九安算,但这笔帐不跟萧九安算清楚,她肯定会憋死自己。

    纪云开提取完香精没有多久,暖冬就拎了两篮子冼净了的花瓣过来,纪云开又重复了一遍,这次提取了四五滴。

    不过,不是同一种花,且事先也没有特意调比例,是以香精的味道有些怪怪的,不难闻,但也没有太好闻,只能说味道很特别。

    好在纪云开不是用来熏香的,她要的只是香味,好不好闻不要重,只要味道够浓,她闻得不想吐就行了。

    提取了足够的香精,纪云开这才回寒水堂用饭,饭后消食喝药,最后沐浴,纪云开将今天提出出来的香精,全部洒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没错,纪云开今天忙呼了大半天,就是为了给屋子添一点香气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是嫌她身上难闻,半夜把她拽起来,要她去重新洗澡才肯让她睡吗?

    现在,全屋子都是花香,她倒要看看萧九安怎么洗。

    花香散发开来了,味道反倒好闻了起来,甜丝丝的,香味也没有那么浓郁了,纪云开很喜欢。

    伴随着花香,纪云开美美入睡……

    临近子时,连夜从城外赶回来的萧九安,草草在水池洗了一个澡,脚步轻盈的回到房内,一推开门,一股说不出什么花的花香味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“哈啾……”一向极少与花香为伍的萧九安,一时不查,中招了!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却足够惊醒纪云开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纪云开在萧九安回来时醒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睡眼惺松的揉了揉眼睛,眯着眼看着站在门槛处的萧九安,怔仲片刻,闻到屋内的花香,纪云开不由得唇角微扬。

    真是,好极了,她原先还担心萧九安不回来呢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味道?”萧九安逆着光步入室内,纪云开看不清他的表情,隐约觉得有几分狰狞,可是纪云开却半点不惧。

    能让萧九安不高兴,她就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花香呀?王爷没有闻过吗?”纪云开这时已经清醒了,直接从床上下来,给自己倒了一杯睡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习惯,睡醒了,她就得喝杯水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花?”萧九安一张脸臭臭的,语气不可避免的有几分恶劣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忙了一天,又赶了一个多时辰的路,本以为可以好好睡一觉,可结果呢?

    满屋子乱七八糟的味道,简直是要把人逼疯,至少萧九安现在就有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任何破坏他好眠的人,都是他的敌人,纪云开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特意提取的花香,是不是比外面买的好闻?”纪云开故作不知,一脸高兴的寻问。

    可她会装傻,萧九安却不会给她机会:“纪云开,别装傻!”

    “王爷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”她就要装傻,萧九安能奈她何?

    有本事,把她丢出去,她乐得高兴呢。

    “装傻好玩吗?”萧九安快步逼近,欺到纪云开面前。

    纪云开承认她吓了一跳,可输人不输阵,就算再害怕这个时候也不能后退,纪云开背脊一挺,不闪不避,迎上萧九安浅色的眸子:“王爷这是不满意我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还装傻!”萧九安伸手,捏住纪云开的下额。

    这张脸,真得很美,尤其是凑近来看,更是一点瑕疵也没有。

    下额被捏住,口水不自觉的往下流,纪云开也不怕丢人,任口水顺着唇角,落在萧九安手上,嘴上含糊的道:“捏疼了我,我哭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都不介意手上沾她的口水,她介意什么?

    “哭?你能哭的出来?”先前被他摔断骨头,也不见纪云开哭。

    先前,腿要废掉,求他寻火灵芝,也只是流泪。

    落到那样的境地都没有失声痛哭,倔强的纪云开,真得会哭吗?

    “女人和孩子一样,天生就会哭。”纪云开承认,她还真哭不出来,打她记事起,她就不曾嚎啕大哭过,偶尔流泪也是在人后。

    她就是那种打落牙齿和血吞,还要笑给人看的人。

    没错,她就是死要面子,死倔,她知道这样很容易吃亏,可要是连这点都改了,她还是纪云开吗?

    “你哭,只要你哭的出来,本王允你一个条件。”他还真想见纪云开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让人心动,为了这个条件我也要努力哭一哭。”不可否认,纪云开心动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哭不出来!

    她学不来梨花带泪,也学不了娇泣,她只会流泪,而流泪与哭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流泪是心中的悲伤与委屈止不住,只能用流泪来释放,流泪是为自己流的,而哭是为了博取同情,哭是给别人看的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提什么条件,你都会答应?”纪云开一边说,一边默默地酝酿情绪。

    如果哭一场能得到自由,她不介意抛掉原则,抛掉坚持哭给萧九安看。

    没错,她就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人,随时可以为了自己改原则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萧九安不答反应。

    他相信纪云开没有那么傻,会提让他不高兴的条件。

    纪云开顿时就失了兴致,抬手握住萧九安的手:“松手,我不哭了,我提的条件你肯定不会应。”

    软软的、热热的手心握住萧九安的手腕,在初相碰的那一瞬间,萧九安不可避免的僵住了,可也只有一瞬间了,很快就恢复如常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似乎很怕我碰你?”纪云开松手,然后又再次握紧,手腕轻动,轻抚萧九安的手腕、手肘,动作轻揉的如同爱抚……

    没有意外,萧九安僵住了,且表情十分扭曲:“纪云开!”

    可就算如此,萧九安也没有动,或者说他已经不知如何反应了。

    “看王爷的样子,也不像讨厌呀。”见萧九安处在暴怒边缘,纪云开聪明的收回了手,但却没有放弃调侃萧九安:“王爷,你的脸好红,不会是害羞了吧?”

    她记得,她先前给萧九安上过一次药,只轻轻一碰,这男人就起反应,这次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