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85自爆其短的南疆人!

    武二这一群人,看到燕北军,跟疯了似的大喊大叫,可不是因为见到了燕北军,高兴成这个要样子……

    他们这般喊叫,是为了提前告诉燕北军他们的存在,同时也是为了告诉燕北军,他们是无害的,他们不是敌人,燕北军不要出手攻击他们。

    别说,武二这种办法虽然傻了一点,但确实是有用,燕北军听到身后的叫声,看到是南疆的士兵,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诧异,但并没有发出攻击,只是惊讶的停了下来,而后命人去过去查看……

    留在原地的士兵,看到武二几人,脸色瞬间变得极差:“不好,是南疆的士兵,他们追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南疆的士兵,他们过来干什么?这些人……不是要开打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只有三个人,南疆的士兵这么厉害了?居然就追上了我们,可又不对……要是为了追我们,发现我们的踪迹,不是应该立刻回去吗?怎么大喊大叫的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有什么事,我看他们没有带火药,大家先不要着急,看看他们有什么目的在说。”留在后方断后的将军,看到他手下的兵,见到南疆的士兵,就做出攻击的姿态,连忙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两军并战,还不斩来使。南疆那群狗娘养的东西,虽然不讲道义,但他们不能不讲道义。

    只要南疆没率先坏规矩,他们绝不会坏规矩,这是他们燕北军的傲骨。

    他们燕北军可以战败,可以输,也可以在打不过的时候退,但是……

    该有的原则和底线,他们不会丢下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人打马上前,武二远远看到,就立刻下了马,双手举起,做头降状,十分的配合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带任何武器,武二在原地转了一个圈,表明他们没有带火药。

    南疆的人,什么时候这么实诚了?

    前来探查的燕北军面露不解,但他们也没有多说,对方释放出善意,他们虽然防备,但也会适当的释放善意。

    离两人数米,骑马过来的燕北军,拉住缰绳,跳了下来,走上前,寻问对方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……是有个交易,想要跟你们的大将军谈。”武二知道,燕北军地他们防备极深,他们南疆的士兵口碑也不好,想要取得对方的信任,最好单刀直入,简单一些。

    有事说事,谈什么情怀,认错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现在还是南疆的士兵,他们也不能认错。

    武二很清楚这一点,说完这一句,又立刻补了一句:“我们想用火药,跟你们换粮食。这是交易,双方都有好处,还请您跟你们将军说一声,问他愿不愿意跟我们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拿火药换粮食?”燕北的士兵,听到武二的话,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,莫不是傻子吧?

    他们现在还是对手好不好,这人上来就告诉他们,他们缺粮食,缺到要拿火药来换,这真不是来找死的?

    “是的,请这位小哥,跟你们将军说一声。问问你们将军,有没有兴趣跟我们谈一谈。”武二知道,在对方面前自爆其短,是一件极蠢的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有什么办法!

    他们已是穷途末路,要是不直接一点,不干脆一些,不真诚一些,燕北军会跟他们谈吗?

    答案肯定是不会。

    “行!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去禀报我们将军。”燕北的士兵,看了武二一眼,见对方不像是开玩笑,再加上这事他也做不了主,想了想,还是决定回去请示上峰。

    他的上峰,正在原地等他,见他打马过来,立刻寻问发生了什么事,南疆的士兵追上来,到底是什么意思?是要开战吗?

    上峰问得虽急,但并没有害怕,左右……

    最坏的结果,不过是打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撤退了,不想与南疆的士兵正面交战,但如若避免不了,真要交手,他们也不会怂。

    “将军,他们不是来打仗的,他们是来找我们做交易的。”小兵像是倒豆子一样,把武二的请求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上峰听完,眼睛瞪得大大的:“南疆的人莫不是傻了?”在他们面前自爆其短,这是告诉他们,他们跟南疆不用打了,直接熬,就能把南疆的士兵全部熬死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也是这么想的,但他们执意请求,希望我们能跟大将军说一声,问问大将军的意见。他们说,如若大将军不同意,他们一定不会勉强。”小兵哭笑不得的道。

    上峰一听,怔了片刻,点了点头:“你等着,我去请示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大将军与长泽、小狼崽子在队伍中间,负责护着粮草辎重。上峰快马上前,半刻钟后,追上了大将军,请示过后,才被新上任的大将军的亲兵,带到了大将军面前。

    长泽和小狼崽子也在,两人站在大将军身后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已知后方发生了什么事,也好奇南疆这个时候派人过来,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上峰上前行礼,条理清晰的,将武二的请求复述了一遍。大将军听完,也是笑了:“拿火药换粮食,他们是有多缺粮食?他们在我面前自爆其短,就不怕我不肯借粮草给他,让他们活活饿死吗?”

    长泽站在大将军身侧,听到大将军的话,小眉头皱了皱眉,他张嘴要说什么,却被小狼崽子拉住了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朝他摇了摇头,让长泽不要说话……

    这是军中,在军中,他们只要看,不需要多嘴,不然大将军的威严何在?

    先前,长泽代大将军发号司令,命大军撤退,那是因为大将军战死,情况又紧张,燕北军群龙无首,长泽才站出来,代主持军中事务。

    当时,长泽站出来是迫不得已的,现在已有新的大将军,长泽就不该多话。

    天无二日,民无二主。

    在军中,只能有一个发号司令的人,多了就会乱套。

    而且,长泽太小看他们这位新上任的大将军了,长泽一个小屁孩子,他能看明白的问题,大将军会想不到?

    如小狼崽子所想,大将军在嘲讽一通话,话锋一转,说道…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4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