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81章581弹劾,为人属下!

    第581章 581弹劾,为人属下

    世间最无助的不是无力反击,而是有能力反击,且知道该怎么做,却来不及……

    不仅仅是纪云开来不及,就是徐子期也来不及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他知道大护法也做什么,也知道自己该避开,可是身体的反应跟不上脑子的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大护法的长枪刺向他胯下的战马,等着从马上摔下去,然而……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奇迹发生了!

    在大护法的长枪刺向徐子期的刹那,纪云开放弃了阻拦,而是先择了另一种方式——以暴制暴。

    她一扬长藤,在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记!

    马吃痛,不受控制的往前冲,朝大护法冲出去。

    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,纪云开用行动诠释了这句话。她没有阻止大护法的行动,却让大护法陷入两难。

    现在,大护法只有两条路可以走,一是放弃攻击徐子期,立刻逃离,可以避免被马撞,另一则是挑徐子期下马,然后任由纪云开的马撞过来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的太快了,大护法根本没有时间思考,电光火石间,求生的欲望战胜了一切,大护法放弃了攻击徐子期,丢开长枪,转身就跑……

    然,纪云开却没有放过他,在马冲上前的刹那,纪云开手中的长藤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明明没有怎么用力,但纪云开手上的长藤却像是活了一般,轻巧的飞了出去,缠住了大护法的胳膊,要不是纪云开的力气太小,马又一直往前跑,大护法十有八九会被纪云开拽的摔飞起来。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大护法摸出一把匕首,转身就朝手臂上的长藤砍去,却没有用,长藤像是长了眼睛一样,在第一时间避开了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“见鬼了。”大护法心中一惊,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,然此刻他无暇多想,只当是自己失误。

    再次挥出匕首,欲砍断长藤,却不想他举刀的刹那,纪云开松手了,长藤“咻”的一声朝他飞来,紧紧缠住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大护法这一次真觉得自己见鬼了,这哪是长藤,这明明就是一条蛇,还是一条极聪明的蛇。

    被长藤缠住的大护法身形一顿,可就是这一个停顿,让徐子期的亲兵追上了他。见识过大护法的本事,亲兵这一次毫不客气,趁大护法被绑住,上前就是一枪,将大护法的肩周和大腿刺穿。

    此举不会要大护法的命,却能让他无力再反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大护法惨叫一声,倒在地上,双眼通红似血。

    险然,他是没有想到,他最后会败在一个不起眼,被他看不起的女人手里。

    大护法如同死狗一般倒在地上,身上仍旧缠着长藤,看到徐子期和纪云开骑马过来,大护法死死地看着纪云开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资格知道。”纪云开让亲卫将大护法捆起来,把长藤还给她,并叮嘱到:“你们看好他,暂时不要让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还要靠大护法找到魔教所在,大护法要是死了,他们会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子期的亲兵这下真的被纪云开给震住了,对纪云开的命令毫不迟疑的执行。

    解决完了大护法,纪云开和徐子期再次折回庄子。此时,战局已经明朗化,魔教的人死伤大半,只余几个主干力量在孤军奋战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和徐子期也不忙着进去,直到了魔教的教徒被全部制服,这才下马朝庄子上走去,而他们身后跟着被五花大绑的魔教大护法。

    黎远看到纪云开与北辰的将领站在一声,瞳孔猛地放大,却聪明的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燕北王和燕北王妃不简单,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不简单到,能让北辰的人插手此事,真正是可怕。

    黎远甚至不禁在想,燕北王与北辰真的不死不休吗?

    双方真要是不死不休,北辰的人怎么会帮燕北王?莫不是……

    黎远不敢再往下想,他怕再想下去,燕北王会杀他灭口。

    纪云开与徐子期带着大护法走进花厅,一进去就看到萧九安安静的坐在花厅里看书,好似不将外界发生的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分气度,这分自信,普通人望尘莫及,饶是徐子期也不得不说,这个男人确实值得他们北辰重视。

    不需要说话,不需要动,甚至不需要看人,只那么坐着,便叫人不敢小觑,甚至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徐子期暗暗吸了口气,这才稳住了心中的慌乱,开口叫了一句:“燕北王。”

    “解决了?”萧九安头也不抬,修长有力的手指,轻轻翻过书页,看的认真。

    显然,他是真的不将外面的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解……”那一瞬间,徐子期有一种面对刘将军的感觉,差点就像一个属下,给萧九安这个上司汇报成果了。

    好在他及时反应过来,止住了到嘴的话:“燕北王,魔教大护法被我抓住了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,你想做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把人留下,你可以走了。至于其他的,你没有资格知道。”萧九安仍旧没有抬头看徐子期,除了给徐子期一个下马威外,也是不想徐子期认出他是那个面具人。

    虽然徐子期必有所怀疑,但只要没有实证,徐子期就不敢多想,甚至不能多想。

    徐子期想多了,只会害死刘将军,也会害死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在这里……我想没有什么事是我不能知道的。”强者为尊,他有五千兵马在手,在黑石山可以横着走,魔教不敢掠他的锋芒,萧九安也不能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萧九安放下手中的书,扫了徐子期一眼,漫不经心的道:“本王相信,你来之前刘将军必定告诉过你,你只需要做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石山有什么?”徐子期知道自己不该多问,但燕北王总得给他一个出兵的名头,不然他怎么跟底下的人交待?

    虽说,他隐约猜到黑石山有利可图,但他猜到归猜到,燕北王没有亲口承认,他就无法安心,也无法理直气壮的说服自己的兵。

    北辰的军人对燕北王的仇视刻在了骨子里,要是燕北王不给他一个合适的理由,他怕下面的人会不满。

    且,他也不敢保证,他下面的人全都忠于他,普通士兵龙蛇混杂,谁知道里面有谁的人,要是没有一好的理由,刘将军的政敌必然不会放过,这个弹劾刘将军的机会。

    为人属下,他必须为自己的主子着想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