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78认真的请罪!

    有了大将军的肯定,武二顿时信心倍增,接着往下说,也自信多了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那些人不能杀,但也不能放了。不然,其他人会认为,现在犯了错可以不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有道理,不能杀,但也不能轻易放。你说说,那些人要怎么处理才好?”大将军赞许的点点头,示意武二往下说。

    武二的想法,与他的想法差不多,如若武二能说出,他心里做出的那个决定,他不介意重用武二。

    能用的不难找,但……

    懂他的心思,又能用的人,却不好找。

    这个武二很不错,能把他想做,却不能由他做的事说出来,就凭这一点,就值得他培养。

    好刀不好寻,武二这个有本事,也通透。

    “驱赶。”武二说完,悄悄地看了大将军一眼,见大将军并无不满,便知他猜到了大将军的用意,当下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大将军,我们的粮草不够了,这些人关着我们也养不起,如果放着他们,任由他们饿死在我们手上,必然会被其他人说嘴。但是,要就这么把他们放了,肯定也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,依小人之见,不如先将他们打一顿,而后念在他们也是受人蛊惑的份上,放了他们,不追究他们犯的错。但……”

    武二说到这里,顿了一下,脸上露出一抹惆怅:“他们犯下这么大的错,而且又有抢同僚吃食的前科在,咱们军中是不能再留他们了。只能将他们驱赶,让他们自己另寻他路。”

    武二这话说得好听,实则就是把那些人打一顿,然后任由他们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粮食,又被打了一顿,他们能在北辰这个恶劣的地方,活下来的概率不到一成。

    别说被打了,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南疆那些好手好脚的士兵,都不一定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北辰这个破地方,要找一点吃的,简直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武二这些话,可以说是说到了大将军的心坎里去了,大将军心里就是这样想的……

    把人打一顿,给这些人一个教训,然后把人丢了,任由他们等死。

    当然,真要说出来,必然是像武二这般,说得冠冕堂皇,让人挑不出错来。

    武二说完,大将军故作为难的沉思片刻,说道:“此次平乱,你功劳最大,那些人,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哪怕武二说得再漂亮,大将军也没有把这事揽到自己身上,仍旧是借了武二的名义,并且让武二去执行这事。

    这种脏事,上位者自然不会亲自去做,但也不是什么人,都有资格替上位者办脏事的……

    大将军交待武二去做此事,就算不是拿武二当心腹,心里也是想要重用武二的,武二没有半点不满。

    武二得了命令,立刻去办此事,将投降的人打了一顿,而后把人全部丢在扎营的营帐外。

    把人丢出去时,武二并没有收缴他们的干粮,只把他们的兵器,还有背出来的火药抢走了。

    武二这个时候,也不忘替大将军宣扬,直说大将军仁爱,这些干粮是他们的,仍旧还是他们的,哪怕军中抢粮,也不会抢底下的人粮食。

    同时,武二也借机,把大将军的话说出来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大将军说了,此时正是南疆大将生死存亡之际,这个时候我们要上下一心,才能度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说了,我们的粮食确实不多,这个时候我们要省着一点吃,哪怕手中只有一粒米,也不许抢其他人的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还说了,不管是官职、身份,谁要抢夺、诱骗同僚的粮食,就按死罪论处,绝不姑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二借着大将军的招牌,一连说了无数条规定。这里面有大将军的意思,但也有些是他自己加的……

    武二也不知道大将军会不会生气,一说完就跪在大将军面前,向他请罪:“大将军恕罪,属下擅自做主也是逼不得已。当时的情况特殊,如若不趁机宣扬,恐怕错过一个好机会。属下当时也没有多想,只是一时头脑发热,想要为大将军分忧,这才特色特办。”

    武二说得诚恳,认错也认得爽快,但是……

    大将军还是憋屈。

    武二借假他的名义,当着全军上下宣布那么多条规矩,他就是想要否认都不行。

    先不说武二宣布的那几条规矩,都有利于团结军心,就说武二现在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可以说,武二现在就是他的人,武二在外面办事,就是为他在办事。他要说武二说的那些话,旁人都不会信,反倒认为他这人言而无信,或者想要坑害武二。

    武二只是一个刚刚爬起来的小兵,没有任何根基,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,武二胆敢传假命令。

    而且,武二是他立出来的一块招牌,是用来稳定军心的,如若这个时候,因武二的“擅自做主”处置了武二,恐怕军心会不稳。

    毕竟,武二那几条命令极好,他要处罚了武二,就等于推翻了那几条命令,他英明仁爱的形象,将会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最主要,现在军心已经不稳了,朝令夕改,只会让众人更加惶恐,以为他这个大将军没有用。

    看着认真请罪的武二,大将军心里憋屈无比。

    武二这种明显不把他放在眼里,狐假虎威的行为,要放在以前,他铁定会把人弄死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还真不能这么做!

    武二在在军中,为他挣来了一个仁爱英明的名声,他这个时候要弄死武二,不就是打自己的脸吗?

    他不仅不能弄死武二,还要大度的,夸奖武二这事办得好,并且默认这就是他命令武二办的,不然传出去,一个没有根基的小兵,都敢踩到他头上,他还要如何掌军?

    大将军强忍着憋屈,扯出一抹笑,赞道:“你有什么错,这本就是本将军叫你办的事,你办得好,自然要赏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仁爱,小人不过是听命办事,小人不敢求赏。”武二听到大将军的话,高悬的心落到了实处……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?咳咳咳,这都不是事儿,推荐一个公众号,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,陪你尬聊!微信搜索【热度网文】或rdww444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