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74先机比什么都重要!

    他们将南疆所有的粮食都分走了,本着背水一战,不生即死的念头,背上火药,冲了出来,想要与燕北军决一死战,结果……

    他们追了数天,把带出来的干粮全部吃完了,他们也没有追上燕北军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他们先前气士有多足,这会就有么多消沉。

    一连追了数天,追不到燕北军就算了,还让他们得知了,他们几乎永远也追不到燕北军的噩耗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噩耗!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打仗不是噩耗,死在战场上不是噩耗,最大的噩耗就是追不上燕北军,连打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年,没少骂燕北军无耻,没少骂燕北军可恶,没少骂燕北军懦弱无能,没少骂燕北军不是男人,不敢跟他们打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要换作他们是燕北军,他们也会和燕北军一样,选择跑而不是正面较量。

    先不说,他们手中有火药,燕北军跟他们打,必败无疑,就算他们手中有火药,燕北军跟他们打也是亏的。

    燕北军是很强,比他们强出无数倍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一对一打不过燕北军,二对一打不过燕北军,三对一、五对一,甚至十对一总可以 找得过燕北军吧?

    就算,最后燕北军把他们全部给杀光,大获全胜又如何?

    上了战场就会有损伤,在战场上一交手,就会有人死。

    每一个燕北军都是经过残酷训练,留到现在的不说个个都是精英,但每一个都比普通的士兵强,每死一个都是一种浪费。

    燕北军不跟他们打,一直在跑,不是懦弱无能,也不是担小怕事,而是聪明。

    真正要交手,燕北军固然能赢他们,但燕北军也会伤亡惨重。反之,燕北军就这么跑,让他们追不上,只这么干拖着,就能把他们活活拖死。

    他们南疆没有粮草又不是什么秘密,这事燕北军不可能不知,就算先前不知,这会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任论一个,只要有一点头脑的将军,都不会选择正面交战。

    大将军身为一方统帅,自然很明白这个道理,正因为明白,他才知道他们完了。

    没有粮草,又找不到燕北军,他们除了等死,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可以主产,此刻,对他们南疆的士兵来说,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,这个时候这几个副将,要是带着一群兵走,他只会庆幸!

    庆幸,可以省下一批粮食,也庆幸可以借此机会,凝聚其他人。

    是以,大将军听到几个副将,明里暗里的威胁,连个眼神也没有给他们,大由随他们怎么办的意思。

    几个副将气得要死,却不肯低头,只当大将军是在故意吓他们,一个个招呼也不打,直接怒气冲冲的,从大将军的营帐走出来,半点不给大将军面子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犹不知。”大将军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一群蠢货!

    不出大将军所料,这几个副将出去后,见大将军没有派人追出来,没有安抚他们的意思,一个个都怒了,商量着煽动手下闹事,或者直接带着自己的兵独立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情况,留在这里也是等死,不如我们豁出去,干一票大的。”他们也不是蠢货,要不是知道现在的情况艰难,大将军养不起兵了,他们也不敢闹事。

    叛变是一条孤路,只要迈出第一步,不管结局如何,都没有回头路,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那里?”这个提议一出,几个副将都心动了,但他们仍旧忌惮南瑾昭。

    南瑾昭的本事,他们是见识过的,如若他们的王出手了,他们估计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天高皇地远,王的本事再大,这个时候也管不到我们。王手上没有粮草,你以为还有人愿意任凭他差遣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手上也没有粮草,那些人也不一定,愿意跟着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粮草了?”那人神秘兮兮一笑,引得其他人纷纷寻问:“粮草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在那里了。”那人随手指向不远处的士兵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副将一看,对视一眼:“你是说……抢其他人的?”

    “武二不让抢,大将军不让抢,我们自己人肯定不抢自己的人,但我们可以抢其他人的。抢其他人一批粮草,我们带着兵马走,可以多撑几天不说,还能给大将军添乱,何乐而不为?”

    “便是抢了其他人的粮草,也支持不了几天呀。接下来,我们要怎么筹集粮草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筹集的,自然是继续抢了。你们以为,我们带着人走了,还要继续当兵吗?不,我们带着人走了,就要占上为王,做那山大王。北辰虽然穷,但也不是不产粮草,我们带着这么多兄弟,打不过燕北军,还能打不过几个普通老百姓?到时候,我们把北辰的老百姓一抢,还不是吃香的,喝辣的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什么想法也没有,只想吃好,喝好,旁的……

    什么征战天下,什么封王拜相,他不敢想,也没有命去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余下几个副将都心动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局面,他们只有等死的份,可一旦出手抢一批粮草走,指不定还能多活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好死不如赖活着,他们……不想死,尤其是不想饿死。

    “干了!”只有一瞬间的犹豫,其他几个副将都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既然决定干了,就早点动手,趁其他人还没有把粮食全部吃完,带着人抢一批就走。”至于留下来的人是死是活,他们就管不着了。

    生死尤命,富贵在天。

    那些人没有多活几天的命,没有富贵命,跟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……”有人提议,刚一开口,就被那人打断了:“不,我们现在去联系人,一个时辰后动手。真要叛变,就要出奇不意,打大将军一个措手不及,让他就算明知我们要做什么,也无力反击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先机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他们几人的行为,大将军全都看在眼里,他不信,大将军不知他们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可知道又如何?

    他们速度要快,大将军就算知道他们要叛乱,要抢粮食,也来不及布局……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?咳咳咳,这都不是事儿,推荐一个公众号,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,陪你尬聊!微信搜索【热度网文】或rdww444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