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94章394花香,让你嫌弃我!

    第394章 394花香,让你嫌弃我

    有一个人不一样,那人就是——凤祁!

    没错,纪夫人为纪馨看准的夫君,就是刚刚高调回京的凤祁。

    凤祁虽是凤家嫡子,但凤家并不重视他,先前又一直在江南生活,打小就没有接受过世家子弟的教养,在京中更无好友。

    且,凤祁无父母为他打算,家世好的人家,定不愿意将闺女嫁给凤祁,凤祁想要娶个门当户对的妻子极难。

    纪夫人就看准了这一点,便想着接纪馨回来,然后好生谋划一番,让纪馨嫁入凤家。

    纪夫人这一生最大的念头,不是将女儿嫁入皇室,而是将女儿嫁入四大世家的嫡支,最好是四大世家用之首的凤家,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她心中的怨恨。

    她要那个负心的男人看到,她云宣是商户女又如何?她一样能嫁入高门,她的女儿一样能嫁入名门世家。

    她要那个看不起她的老虔婆看清到,当初嫌弃她,不让她进门,是多么错误的选择。

    她还要让那个抢了她夫君的贱人看到,任凭她出身再高,最后还是要给她云宣低头。

    当然,纪夫人心中的打算不会说给纪帝师听,她只说女儿年岁不小,而儿子的学识也足够参加科举考试了。

    江南一向文风盛行,他们家的儿子虽优秀,在江南也能考上,但名次绝不会太好,与其默默无闻、泯然于大众,不如来京城参加科考。

    凭借纪家在京中的地位,别的做不到,可要在文坛为自己的儿子扬名,却不是多难的事,纪帝师毕竟是教导过皇上的人,在清流名士中还中有一些人脉的,便是至道学宫的学宫主与他也有交情。

    纪夫人有纪夫人的打算,纪帝师也有纪帝师的想法,想到那一又自幼就由大儒教导的儿女,纪帝师灰暗的眸子闪过一丝亮光。

    那一双儿女是纪夫人的骄傲,亦是纪帝师的骄傲。他疼爱纪澜,是因为纪澜一直陪在他身边,平日又乖巧听话,且有纪云开为衬托,显得纪澜更加孝顺,纪帝师不可避免会多宠她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,真要说被纪帝师放在心尖上疼爱的,就只有纪宁和纪馨这对双生子。当日这对双生子出生,就有大师为他们批命,说他们的命格贵不可言,尤其是纪馨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话,纪帝师才会把纪馨当成儿子一样培养,让她随纪宁一道跟大儒学习。

    听到纪夫人提起要把纪宁、纪馨接回来,纪帝师想也不想就点头了。

    皇上要纳妃立后,纪馨这时候回来正是时候,虽说两女同时入宫不好听,可要是能一为皇后、一为贵妃,那也是佳话一段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各有算盘,但目的却是一样的,那就是尽快接纪宁和纪馨回京。

    此时,远在江南天宗山上的纪馨,正躺在床上,一脸通红,嘴里喃喃的念着“皇上”“不要”一类的话,具体说什么服侍的人也听不清楚,纪馨说得太含糊了

    纪馨今年十四,五观精致可人,气质清丽脱俗,已初俱少女的妙曼,哪怕双眼紧闭,脸颊通红也掩不住她的美

    且,纪馨的美是时下最受人追捧的弱柳扶风之美,可以想象纪馨出现在京城,会掀起怎样的大波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一直高热不退,再这么下去可要烧傻了。”服侍纪馨的丫鬟,只当纪馨在说胡话,并没有把她的呓语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唉,云家的少爷实在无理,他怎么能推咱们小姐下水。山间的水寒气逼人,要是小姐伤了身子怎么是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鬟你一言我一语,很快就将纪馨的呓语盖住了。

    纪家的算计,纪家夫妇的打算,纪云开不知,也不打算知道,诚如她所言纪家是好是坏,与她何干?

    纪家好,她没有半点好处不说,还有可能被其算计。

    纪家不好,纪家的政敌也不会拿她怎样,毕竟是个人都知道纪家对她的态度,她的好坏与纪家无关,反之亦然。

    出了纪家,纪云开并没有急着回王府,而是让车夫把马车赶到卖花草的地方。

    纪云开亲自下车,挑了数十盆开得正鲜艳的花,且每一盆花的香味都十分浓郁。

    挑好了花,纪云开也不让人送,直接将花摆在马车里带回了王府。

    纪云开回来时,萧九安不在府上,纪云开也不在意,让人把花草搬进她原先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换一身简便的衣服,纪云开便带着暖冬五人,将这些花全部祸害了。

    说祸害一点也不过,因为纪云开把花朵全部剪了下来,暖冬五人虽不解王妃怎么和王爷一样“辣手摧花”了,可却没有多说,只默默地按纪云开的吩咐,把花剪下来,一瓣瓣摘下,洗净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看着小半篮子花,微微皱眉,暖冬一惊,忙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王妃,奴婢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花太少了!”买了十几盆,才这么一点,这要提取香精,能提出多少?

    “要不,奴婢再去买一些?又或者奴婢去园子摘一些?”暖疼见状,小声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园子?王府哪个园子有花?”她怎么没有看到?

    暖冬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是外面的园子,不在王府内,王爷从来没有去过,郡主先前偶尔会过去,是以园子里还有些花草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去多摘一些来。”听到园子有里花,纪云开顿时就不心疼了。

    园子里的花只要不摘干净,就不会影响观赏和生长,这盆栽的花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暖冬得令,留下抱琴和侍书,带着入画与司棋去园子给纪云开摘花去了。

    趁着暖冬摘花的期间,纪云开将半篮子的花,用蒸馏的方法,提取了两滴香精。

    纯正不掺一丝杂质的花香,哪怕只有指甲盖点,那香味也浓郁得惊人。

    “王妃,好香呀。”没有女子不爱美,不爱香,碍于萧九安的特殊习惯,王府的侍女虽从不曾抹粉擦香,可并不表示她们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是很香。”这么香的味道,哪怕两滴也够了。

    晃了晃手中的药瓶,纪云开漂亮的眸子,闪过一丝狡黠的笑。

    萧九安,你不是嫌我身上味道难闻吗?

    今晚,我让你香个够!

    九爷说:先更两章,争取九点左右再更两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