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93章393哭求,纪馨要回来了!

    第393章 393哭求,纪馨要回来了

    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皇上要纳妃、立后,不是纪帝师可以插手的,同样也不是纪云开能左右的。

    父女二人的谈话不欢而散,纪云开对此早有预料,并不惊讶,只是在离去说提醒了纪帝师一句:“父亲,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皇上要知道你为什么会病,心里肯定不痛快,而皇上不痛快了,依靠皇上的脸色过日子的你,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皇上决定的事,身为臣子只能照做,不能有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纪家表面看着光鲜亮丽,可族中的子弟并不争气,纪帝师在朝堂上没有依靠,挂着一个帝师的名号,却没有什么实权,大部分权柄仍旧掌握在四大世家手中。

    人人都说现在的纪家是名门望族,可实际上却离名门望族差远了,更不用提跟凤祁萧王四大世家比了。

    纪家现在的繁华就像是空中楼阁,而支撑这座,看似繁花似锦实则一点也不牢靠的楼阁,是皇上那点子靠不住的宠信。

    一旦皇上将对纪家的宠信收回,纪家的空中楼阁就要倒塌了,很快就会被打回原形,比如此刻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这个时候纪家寻到了靠山,能稳住这座楼阁,再慢慢慢经营个十几二十年,总能在名门望族中占一席之地,可显然的是纪家并没有寻到依仗。

    目前,纪家唯一能指望的纪澜纪贵妃,也没有如预想的那般,得到皇上的宠爱,能给纪家支撑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,早知道还不如让云开嫁入皇室。”看着纪云开决然离去的背影,纪帝师心中隐有一丝后悔,当然还有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他自认他向纪云开妥协了,低头了,除了没有开口求纪云开,他什么骄傲都放下了,可显然纪云开并不这么想,她完全没有帮纪家一把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云开嫁给皇上,就算再不得宠她也是皇后,有救命之恩在,皇上再不满云开也不会废后。”纪帝师躺在床上,喃喃自语:“唉,一步错,步步错。当初总以为皇上对澜儿有情,一个得宠又有子嗣的贵妃,怎么也不会比无子不得皇上喜欢皇后差,现在看来竟是我太短视了,忘了帝王无情。”

    纪夫人进来就听到纪帝师这话,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,可她却很快调整好了,带着满腹的委屈走进来:“老爷,你这么说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纪帝师脸上闪过一抹尴尬,他没有想到,他自言自语的话会被人听去。

    “老爷,你没有错,错的不是你也不是澜儿,错的是云开,是燕北王。”纪夫人走进来,哽咽的道:“你可知皇上为何不喜澜儿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这个纪帝师还真不知道,毕竟纪澜人在后宫,就算他是纪澜的父亲,轻易也见不到纪澜。

    “澜儿说,皇上讨厌她的腿,她的腿……”纪夫人说到这里便泣不成声,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,一颗接一颗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纪夫人现今才三十多岁,一双眸子还似十七八少女,纯真干净,配上成熟的女人风韵,端得是风情万种,这一哭,便是纪帝师也心软。

    “夫人,快别哭,是为夫不好,是为夫没有保护好澜儿,让她受苦了,你别哭。”纪帝师挣扎着要起来。

    善解人意的纪夫人,怎么可能让纪帝师拖着病体起身呢,纪夫人忙上前,扶住纪帝师:“老爷你快别这么说,妾身没有怪你的意思,妾身只是心疼澜儿。澜儿她才多大,双腿就生生被人给毁了。老爷你是没有看到,澜儿那双腿扭曲得不成样子,平时就是穿裙子也遮不住。天一凉就疼得整晚整晚睡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,说先前纪夫人哭是为了让纪帝师心软,那么现在就是真心为纪澜哭了,可偏偏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。

    纪家和云家虽没有名面上撕破脸,可两家却不像表面那么和睦了,等到云家女儿进宫,还要跟她的女儿争宠,她这个云家的女儿、纪家的主母夹在中间,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但要是云家强势,她这个云家女儿在纪家的地位也会提高,可前提是云家能帮纪家。

    “澜儿的腿……太医也没有办法,恐怕是治不好了。”纪澜的腿伤也是纪帝师心中的痛,一提起这事他就更厌恶纪云开了。

    “云开那个孽女,生来就是克我纪家的。”燕北王会罚纪澜当街下跪,还不是因为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夫人见纪帝师将怒火对准了纪云开,又添了一把火:“老爷,当日云开的腿伤得比澜儿还要严重,她的腿却能完好如初,为什么我们澜儿的不行?”

    她绝不允许纪家靠向纪云开,要是让纪云开成为了提携纪家的贵人,那她和她的澜儿、宁儿、馨儿要如何处处?

    先前是云家靠得着纪家,现在她要纪家靠着云家,而不是去靠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那个孽障,她眼里根本就没有纪家!”纪夫人不提还好,一提纪帝师就更怒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云开的师兄是天医谷的大弟子,你说他能不能医好咱们澜儿的腿?澜儿她才多大,她的腿要是这么毁了,以后可要怎么活呀。”纪夫人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,眼泪一颗接一颗的掉。

    “夫人言之有理,凤祁公子医术了得,定能医好澜儿的腿。夫人你且放心,明日我就去找那孽女,无论如何都要让她请凤祁公子为澜儿医治。”为了让纪澜能重亲得到皇帝的喜爱,他不介意舍下脸面去求一求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老爷,澜儿有您这样的父亲,是她此生之幸。”纪夫人抹了抹脸上的泪,终于不再哭了。

    见纪帝师精神还算好,纪夫人略一顿,又道:“老爷,你看宁儿和馨儿在江南也呆了快十个年头了,馨儿明年就及笄了,是不是要接他们回来?”

    纪夫人这个时候动了接纪馨回来的念头,一是因为她确实年纪不小了,另一则是她有了目标。

    凤祁萧王四大世家的子弟眼光一向很高,所娶妻子皆为名门闺秀,凭纪家的门弟,纪馨这个嫡次女嫁给旁支还行,想要嫁入嫡支、主家是绝对攀不上的,但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