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92章392真病,皇上要纳妃立后!

    第392章 392真病,皇上要纳妃立后

    纪云开对纪家没有一点好印象,不管是她还是原主,在纪家都没有留下,哪怕一丝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在原主的记忆力里,纪家永远都是压抑的,灰色的,她一直默默地忍,忍到及笄,忍到与皇上大婚,好离开纪家,可是……

    原主忍到死,也没有忍到皇上娶她那日,也没有忍到能离开纪家的那一日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纪家没有呆几天,可对这个充满冷暴力的地方,纪云开实在无法把它称之为家,是以,纪云开并不想回纪家,可她不得不回!

    谁叫她昨天被纪帝师当众骂不孝,今天纪帝师就病了呢。

    这病的,还真是时候。

    纪云开叹气,让人上去叫门。

    纪云开今天坐的全副亲王妃的仪架,纪家门户一看,立刻将仪门打开,并去通知当家主母。

    纪云开事先已经打过招呼,纪夫人匆忙出来迎接,脚步虚浮,身形萧索,眼眶微红,见到纪云开未语先泪:“云开你可来了,老爷他,老爷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怎么了?”纪云开眼中闪过一抹不耐烦。

    她这个后娘还真的是会装的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纪帝师要死了呢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他昨晚回来,吐血了。”纪夫人声音哽咽,语气慌恐,绝不似做假,纪云开脸色微变,心中暗道:莫不是真病了?

    “快,带我去看看。”不管心里如何想,纪云开面上也是一副紧张担心的样子,快步随纪夫人来到主院的内室。

    一走进屋内,就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,再走进,便看到脸色蜡黄,双眼凹陷的纪帝师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这是怎么了?”应该不是被她气病吧?

    先不说纪帝师看上去,不像那么不经吓的人,就说他们父女之间一向是针尖对麦芒,比这更严重的争执也不是没有,纪帝师应该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滚!”没有外人在,纪帝师半点面子也不给纪云开,直接赶人。

    “还有力气骂人,看样子死不了。”纪云开毕竟是大夫,虽未诊脉,可也看得出纪帝师只是郁结于心,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人死不了,纪云开就安心,直接在一旁坐下,问道:“说吧,你好好地吐什么血?莫不是皇上革了你的职?”

    看纪帝师这样子,肯定不是被她气到的,她可没有那个本事,能把纪帝师气得病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他是先皇留给皇上的臣子,皇上怎么可能会革他的职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官位不保,还有什么事能让你吐血?而且你早不吐,晚不吐,偏偏前脚骂我不孝,后脚就吐血,你别告诉我,你不是故意的。”纪云开见纪帝师不说,也失了再问的耐心,反正她上门来探病也是做做样子,纪帝师有爱咋咋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还值得我为你吐血。”纪帝师虽病着,可却不甘势弱,睁大眼睛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,”纪云开起身,拂了拂衣服上的褶子,起身道:“算了,你不爱说我还不爱听你,反正我走了一趟就足够了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转身往外走,可刚一迈步就被纪帝师急急的叫住了:“你这个孽女,给我站住,我有话跟你说”

    纪云开脚步一步,不耐烦的转身:“父亲,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,我坐在这你不理我,我一走你又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无视纪云开的不满,纪帝师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皇上要选妃、立后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这不是应该的吗?皇上年纪不小了。”好几年前,朝臣就催着皇上大婚了,可皇上不想娶原主,一直想办法拖着。

    纪帝师当然知道,可是当初皇上答应过他,会等纪澜怀孕后再立后,纳妃,皇长子必出自纪家,可现在呢?

    纪澜进宫这么久了,除了在长公主府的那一次,一直都没有侍过寝,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纪家怎么出皇长子?

    “皇上让云家送女儿入宫。”除去纪澜不得宠外,这也是让纪帝师最不安的地方。

    纪家为何能异军突起,从一个衰败的小家族一跃成为名门望族?

    是因为纪家是皇上与南方豪族联系的纽带,是促进南方豪族向皇上靠拢的桥梁。

    北方四大士族各自为政,权势直逼皇室,先皇为了打压北方士族,便想将南方豪族捧起来。

    南方豪族自然也想要向皇上靠拢,想要为了名门世家,可又怕皇上拿他们当肥羊,当打压北方士族的棋子,用过就丢。

    皇室也担心南方那群唯利是图的商户,只图利益不肯出力,也不敢直接拉拢他们。

    双方互有需求,可信任度又不高,这个时候纪家出现了,主动成为双方的纽带,促进了皇室与南方豪族的联系。

    到今上登基,南方四大豪族跟皇室已渡过试探期,双方都很满意,现在正准备进一步合作。

    这时候,纪家已没有什么用处了,皇上过了河,就想拆掉纪帝师这座桥,直接与南方豪族合作了。

    而同样,南方豪族也不甘愿纪家横在中间,要是他们能直接跟皇上接触,将自家女儿送进宫里,何必要绕一大圈走纪帝师这里?

    别说看在纪夫人的面子上,商人重利,他们怎么会为了一个嫁出去快二十年女儿,而放弃更大的利益?

    当初,他们在看到纪云开没有价值后,能毫不犹豫的放弃她,现在也就能放弃纪夫人和纪家。

    个中关系纪云开先前不懂,可自从被萧九安摔断两根肋骨折,她就着重打探了一下南方豪族的事,听到纪帝师的话,纪云开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,笑了起来:“这可真是大喜事呀。”

    纪家和云家狗咬狗一嘴毛,这么热闹的戏,可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你个混账东西,纪家倒了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纪帝师不曾想,在纪家面临生死存亡之际,纪云开不仅不担心还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纪云开脸上的笑容瞬时止住,不答反问:“纪家不倒,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不管是纪家还是云家,对她都没有一丝情份,当她对纪家和云家也没有感情,不管纪家和云家谁胜谁负,那都跟她没有关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