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91章391巨坑,这该死的误会!

    第391章 391巨坑,这该死的误会

    暖冬拿着图纸匆匆往外走,可刚一出寒水堂,就遇到了迎面走来的萧九安。暖冬吓了一跳,忙避让行礼,却不想退得太急,撞到了一旁的石墩……

    暖冬惊呼了一声,手上的图纸撒了出去,好巧不巧,风一吹,图纸飘到了萧九安手边。

    萧九安眼前一闪,见画法十分熟悉,本能地伸手接住,看到上面精致阁楼,挑眉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纪云开想要建屋子?

    王府似乎没有合适的地方。

    暖冬扑通一声跪下,略一迟疑,回道:“回,回王爷的话,这是王妃画的,说是要建一间琉璃屋,让端王世子安排匠人制作。”

    王妃没说这事要瞒着王爷,且王妃还让人量了寒水堂窗子的尺寸,想必王爷就是知晓此事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暖冬说完,在心中默默地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听罢应了一声,便将图纸递给一排的侍卫:“送去端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卫应声领命,双手捧着图纸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暖冬抬头,想要阻止,可对上萧九安那双寒洞似的眸子,又吓得什么也不敢说,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,她没有坏王妃的事才好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也不看暖冬一眼,不疾不徐的步入寒水堂,净手后来到花厅,果然看到纪云开坐在一侧,正等着下人送午膳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纪云开见到萧九安进来,虽诧异,可还是起身道了一声礼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要重新布置寒水堂?”萧九安在主位上坐下,淡淡地扫了纪云开一眼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女人并没有受昨天的事影响,居然还有心情重新布置寒水堂。

    “王爷不同意吗?”纪云开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同意有用吗?你都让人量了窗户尺寸。”这女人越来越大胆了,原先她并不是这样的人,是他太纵容了吗?

    “王爷要是不同意,我可以不动的。”量了尺寸又如何?这是燕北王府,是萧九安的地盘,萧九安不乐意,别说她量了尺寸,就算布置好了也得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“本王没那么小心眼。”他并不在意住处如何,只要别花里胡俏的就行了,纪云开愿意布置那是她的事,只要别扯上他就行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娘们,整天就想着怎么布置房间,穿衣打扮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王爷了,王爷放心,我不会改动得太过的,只做一些小调整,好让自己睡得舒服一些。”萧九安退让了,纪云开也不可能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两人相处,不能一味的退让,也不能一味的要求对方退让,慢慢试探对方的容忍底线,折中、妥协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先前纪云开不懂这些,可经过这么几个月的相处,她隐约摸到了一点与萧九安的相处之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满意地点了点头,他相信纪云开是有分寸的,毕竟这女人聪明的很,昨天傍晚,只凭纪帝师一句话,就能推断出后续的事情,可见她的脑子有多灵光。

    想到纪帝师的事,萧九安略一迟疑,还是决定告诉纪云开:“对了,纪帝师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病了?”纪云开一怔,问道:“因为昨天傍晚的事,气病的?”纪帝师果然坑女儿,这个时候病,就是不是她也是她了。

    “需要直接说吗?”藏着掩着才是王道,反正外人自会猜测。

    “那今天有御史弹劾我吗?”纪云开默默地看向萧九安,没有说任何指责的话,但其中指责的意味是个人都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要说纪帝师这事,还真得全是萧九安的错,要不是萧九安不让她跟纪帝师打招呼,直接把她拉走,哪有这么多事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萧九安摸了摸鼻子,一脸尴尬:“但明天肯定会有。”

    纪帝师都病了,虽然这病透着蹊跷,可想也知道有心人绝不会放过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今天要去探病?”亲生父亲病了,疑似被她气病的,她除非半点名声都不要,不然怎么也要上门探个病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不管如何,样子还是要做的,且纪云开自成婚后,就不曾回过纪家,许多人对纪云开已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虽说他并不在意旁人怎么说,可纪云开要是把事情做得太过,以后与纪家发生什么龌龊事,不管谁占理,纪云开都讨不到半点好。

    名声这种东西虽说用处不大,但名声不好有些时候却能要人命,而好的名声也能凭添助力。

    就好比凤祁那个完美公子的名头,有完美公子这么一个评价在,日后凤宁要与凤祁争,必会被人唾弃。

    这就是名声的好处。

    纪云开有力无力的点了点头,先前画琉璃房的兴奋劲全没了,一副蔫蔫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九安见状,不由得摇头:这姑娘,怎么一听说回纪家,就像是要她的命一样?

    不过,想到纪家对纪云开的态度,萧九安又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纪家过得像是局外人一样,她对纪家没有好感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没让纪云开郁闷太久,下人很快就将午膳送了过来:“王爷,王妃,请用膳。”

    下人将午膳摆放好,便恭身退下,并不敢多留。

    这就是燕北王府,凡是有萧九安的地方,人一定是最少的,因为谁也不敢往他身边凑。

    “唯有美食不可负。”食物的香气稍稍安抚了纪云开郁闷的心情,纪云开甚至吃得比平时还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由得嘴角微抽,果然,想着安慰纪云开就是错误的想法,这女人根本不需要人安慰。

    不对,应该是说纪家不会让她忧郁太久,她根本没有把纪家当回事。

    用过午膳后,纪云开让管家准备了探病的礼物,小憩片刻,这才起程去纪家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萧九安肯定不会陪她去,当然纪云开也没有想过要萧九安陪,她又不是小孩子,回个娘家还要人给她壮胆。

    纪云开走后没有多久,萧九安就让管事把王府在京中的产业全部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别说,燕北王府虽然不富裕,可在京中的产业还是不少的,尤其是园子,光历任皇上赏的就有好几座。

    萧九安随便翻了一翻,就找出了好几个适合建琉璃房的园子。

    萧九安把这些园子的地契留了下来,其余的便让管事原样拿回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留下这些地契做何用,那就不是管事能管的事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