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89章389欢喜,暴力即王道!

    第389章 389欢喜,暴力即王道

    胳膊最终还是没有拧过大腿,纪云开虽不情愿,可还是认命的重新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不洗怎么办呢?

    她全身都湿透了,整个人都泡在水里,旁边也没有干净的衣服,她就是不洗也只能泡在水里。

    “果然,暴力才是王道。”纪云开揪了揪自己这小胳膊,小腿,又戳了戳自己腰上软软的胳膊,无力地叹气。

    和萧九安那一身硬邦邦的肉相比,她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,难怪萧九安能以抱小孩的方法,单手就把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一路被萧九安抱过来,纪云开就忍不住脸红。

    不是羞的,是气的。

    她堂堂燕北王妃,居然被人当成小孩抱了一路,真是想想就觉得丢脸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似乎并没有那么讨厌,心里甚至有那么一点点欢喜。

    不是欢喜萧九安抱她,而是欢喜她终于知道,被人当成孩子抱起是什么滋味了,终于没有遗憾了。

    打她记事起,她似乎就没有被人抱过,她妈妈几乎不管她,更不可能抱她,保姆只要保证她不饿死就行,怎么可能会抱她?

    后来去了养父家里,养父家有一个比她小的妹妹,且她到养父家里时已经上学了,算是大孩子了,养父从来没有想过抱她,养母甚至从来都没有牵过她的手,因为她懂事,她不会跟丢。

    她总是一个人在后面慢慢地走着,走在后面,看着妹妹被养父单手抱起,看着妹妹与养父和养母一家三口有说有笑,就如同局外人一样。

    局外人,这三个字差不多伴随了她一生。

    在养父家,她是闯入他们小家的局外人。

    在学校里,她是闯入正常世界的局外人。

    在军舰上,她是闯入男人世界的局外人。

    养父待她小心翼翼,同学们会尽量照顾她,战友们什么事都让着她,其实他们对她都很好,可那种好却让她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苦笑了一声,纪云开拍了拍脑袋,停止胡思乱想,双手无意识的泼着水,打着沐浴的借口在玩水。

    在水里约莫泡了两刻钟,泡得皮都起皱了,才有丫鬟给她送干净的衣服过来,当然还有一块全新的面具。

    在暖冬和抱琴几人的服侍下,换上干净的衣服,走出浴池,纪云开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泡温泉虽好,可泡久了真得很难受,她现在头都晕了。

    坐在梳妆台前,任由暖冬帮她绞发,待到头发半干,纪就抬手让暖冬不用再忙了:“就这样吧,让人传膳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真得快要饿死了,萧九安这是多想她死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暖冬收手,后退一步,好让纪云开起身。

    仍旧是独自一人回到花厅,庆幸的是这一次萧九安不在,让纪云开吃了一顿安生的饭。

    饭后,纪云开没有去散步消食,而是寻了一本书,窝在贵妃椅上看书。

    在小木屋里过了大半个月猪一样的生活,每天除在屋里转悠外什么也做不到,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再转悠了。

    约莫两刻钟后,暖冬端来一大碗药:“王妃,这是王爷带回来的药,说是每晚饭后都要喝,持续喝三个月才行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不在王府,是因为他去给纪云开拿药了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说非他不可,但他的速度最快,他可以保证在纪云开饭后吃到药,且他也要去矿山看一看,重新布防。

    皇上已经起疑了,而他绝不能让皇上知晓金矿的存在。

    纪云开大至猜到,这是凤祁给她开的药,没有犹豫,端起碗一口喝完。

    只有药味,没有苦味,喝完药,只需要要用清水漱口即可。

    “王妃,奴婢先告退了。”送完药,暖冬片刻也不敢停留,立刻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不是别的地方,这是寒水堂,是她们这些小丫鬟轻易不能进来的地方,要是在寒水堂遇到王爷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知这一点,虽有不便,可却没有想过把暖冬留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又看了半个时辰的书,纪云开犯困了,独自去睡了。

    虽说搬到寒水堂各有不便,但在睡觉这件事上,纪云开却不觉得有什么不习惯的,反正她没睡着前萧九安不会出现,而她醒来后,萧九安早就走了,她压根不需要面对她。

    许是真得累狠了,纪云开几乎沾枕就睡,不多时就发出绵长的呼息声,萧九安进来时,就看到睡得香甜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和往常一样,萧九安没有惊动纪云开,脱下外衣就在纪云开身侧躺下,伸手搂住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身上软软的,是一个极好的抱枕,且她身上的气息,让他安心,靠得近才能闻得更清楚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今天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抱住纪云开的瞬间,萧九安的手就僵住了,屏住呼吸,嫌弃的往后仰,拉开与纪云开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纪云开身上一股药味,遮住了她原有的体香,这让萧九安十分不满,没有任何犹豫,萧九安松开手,翻身下床,同时把纪云开的推醒:“起来!”

    “干吗?”纪云开的警觉心不错,按说有一点风吹草动,她就会醒才是,可今天被萧九安推了一把,她仍旧是迷迷糊糊地睁不开眼,声音也是哑哑的,配上她睡眼惺忪的呆样,真是说不出来的可爱,可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却没心思欣赏她刚睡醒的慵懒样,他现在只想尽快将纪云开身上的药味洗掉。

    “起来,去洗澡。”萧九安完全不懂怜香惜玉,直接把被子掀了,

    猛地接触到冰冷的寒气,纪云开一哆嗦,彻底的清醒了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内太暗,纪云开什么也看不清,只依稀能看到萧九安的轮廓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为什么她一点也不知道?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回答她的话,冷冷地道:“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。”大半夜的洗什么澡?

    她今天都洗了两个澡了,再洗下去,皮都要破了。

    “要本王扛你去,还是你自己去?”萧九安上前一步,黑色的影子压了过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