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88章388王爷,你闹哪样!

    第388章 388王爷,你闹哪样

    御史明天会不会弹劾她,纪云开现在还不知道,她现在只知道,她今天会被萧九安折腾死。

    一回到燕北王府,萧九安就让人打水给她沐浴,纪云开也没有拒绝,她这一路跑来,身上粘糊糊的,也确实需要好好洗洗。

    美美的泡了个花瓣浴,纪云开心情大好,尤其是在照镜子时,看到镜中美的挑不出瑕疵的脸,心情更好了。

    人,总是喜欢欣赏美的事物,她虽不介意长相如何,可美的一点看着心情也好呀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长得真好看。”暖冬已经回了王府,一回来便担当起她大丫鬟的职责,贴身侍侯纪云开。

    天知道,在纪云开摘下帷帽时,暖冬和抱琴几个看到纪云开时有多惊讶,她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王妃就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美不用说了,她们原先就知道王妃长得很美,主要是气质。以前的王妃总是淡淡的,她们平日与王妃说话虽随意,却也不敢亲近,她们总觉得王妃像是刻意在与她们保持距离,可是……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王妃整个人像是鲜活了起来,落落大方,隐隐有几分说不出来的自信与霸气,和王爷有点像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们知道什么叫女王气场,就能找到词精准的形容此刻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一张脸罢啦,好看也只有这么几年。”纪云开虽然也觉得自己长得不错,可却不会因旁人夸两句就飘飘然。

    美貌对于女人而言是利器也是负担,如果可以,她并不希望长这么美,这对她没啥好处,她又不需要靠美貌嫁个好人家。

    绞干头发,纪云开也饿了,犹豫片刻,还上让暖冬取了一块面具带上脸上,以遮住精致的容颜。

    她的右脸还不能见光,可在府内带帷帽怪怪的,带面具比较自在,且她想她以后也会经常带面具了。

    她并不爱带面具,尤其是在发现自己用面具逃避现实后,她就更不想带面具了,可现在不一样,她这时带面具不是为了逃避,而是为了省事。

    她这张脸长得太好看了,她不想惹麻烦,更不想用旁人羡慕嫉妒的眼神,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带上面具可以省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纪云开独自前往寒水堂,准备去吃饭,没办法,她住的院子可以沐浴,但吃和睡只能去寒水堂。

    一张面具,遮住了纪云开绝美的五观,王府的侍卫见到纪云开,虽诧异王妃有哪里不一样了,可却没有细想,只当纪云开心情好。

    一步入寒水堂,纪云开就遇到了萧九安,两人迎面走来,纪云开先一步停下来,正准备给萧九安行个礼,就听到萧九安道:“难闻,再去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纪云开愣了一下,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,可萧九安却直接下令:“去,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洗过。”纪云开出声拒绝。

    “再洗。”萧九安不容拒绝地说道,纪云开也不退缩,张嘴就拒绝:“不要!”刚洗完又去洗,她有病呀。

    “要本王帮你洗?”萧九安的视线落在纪云开带着面具的右脸上,眼中闪过一丝满意。

    果然,纪云开还是带着面具看着顺眼,这女人总算有点眼色。

    “有病。”纪云工没好气地白了萧九安一眼,直接跃过他往花厅走去,可是……

    刚走一步,就被萧九安挡住了,不等纪云开反应过来,萧九安一把将她抱起:“纪云开,记住,本王的命令不容你拒绝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单手抱着纪云开,就像抱着一个大孩子一样,无视她的拒绝,直接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“你放手!”纪云开吓了一跳,看到侍卫震惊的眼神,脸顿时就涨红了,挣扎着要下来。

    萧九安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?

    她以后还怎么在燕北王府混?

    萧九安不要脸,她还要。

    “乖乖听话,别逼本王揍你。”萧九安抬手,在纪云开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脸更红了,身体僵硬得不行,再不敢挣扎,只气恼的大骂:“你混蛋!”打哪不好,居然打她屁股,萧九安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?

    她总觉得,这个男人要疯了。

    “除了混蛋,你还会骂什么?”这句话,他这两三都听了三次了,真得无感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会咬人。”纪云开气恼,低头趴在萧九安的肩膀上,一口咬下去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的肉怎么这么硬!”一口咬下去,萧九安疼不疼她不知道,但她的牙真得疼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像你一样软趴趴的,还能活到现在?”对萧九安来说,纪云开刚刚那一咬,就和挠痒差不多,他根本没有感觉到疼。

    快步来到萧九安平日沐浴的地方,萧九安连衣服也不给纪云开脱,直接把人丢进水池。

    是的,是水池不是浴桶,萧九安平日从不用浴桶沐浴,而是有自己的活水浴池,引城外的温泉水,确保每时每刻的水温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纪云开落入水中,溅起半米高的水花。

    “咕噜,咕噜……”水池不浅,毫无防备的纪云开瞬间沉入水中,等她浮出来时,已经喝了好几口水,脸上的面具也不知何时丢掉了。

    将嘴里的水吐出来,纪云开随手抹了一把脸,朝萧九安怒吼:“萧九安,你疯了!万一我不会水怎么办?”就这么把她丢进水里,万一她不会水,溺死了呢?

    她活到现在容易吗?

    九死一生,最后却悲催的溺死在水池里,那多亏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死吗?”清雅干净,不施粉黛,纪云开从水里出来的刹那,萧九安的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四个字:出水芙蓉。

    长发湿透,缠在脸和脖子上,衣服紧紧贴在身上,露出纪云开傲人的曲线,真正诠释了什么叫秀色可餐。

    饶是一向不为美色所动的萧九安,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,他似乎被诱惑了。

    果然,美丽的女子都是毒。

    “我差点呛死了!”最让她愤怒的是,这是萧九安沐浴的池子,这是不是说,她又喝了萧九安的洗澡水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纪云开又想吐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见纪云开的样子,就知她想到什么了,僵硬的唇角不由自主地扬起,软化了他冷硬的脸部线索:“快点洗干净,别耍花招。”

    说完,萧九安转身就往外走,完全不理会纪云开的叫唤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告诉纪云开,这水是刚刚换的,干净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