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87章387不孝,美而不自知!

    第387章 387不孝,美而不自知

    纪云开的左脸,皇上和长公主早就见过,不可否认很美,但绝对称不上惊艳,更不可能惊艳到让人移不开眼的地步,可当视线往右移,看到纪云开完美白皙的右脸时,皇上和长公主同时惊住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纪云开的脸好了?

    不,应该是说纪云开的脸好了怎么会这么美?她原先并不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五观还是那个五观,依稀能看出是纪云开,但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萧九安一个快步上前,推开长公主,挡在纪云开面前。

    他不曾想长公主一个伤患,会突然冲上来,以至于失了防备。

    果然,美人误事,要换作以前,他怎么可能会失神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长公主连连后退,跌坐在地上,可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,她愣愣地看着萧九安身后的纪云开,不敢置信地问道:“你真得是纪云开?”

    她见过纪云开右脸不曾毁的样子,不可否认很美,但那种美就是长相漂亮,五观组合在一起十分耐看,绝对不是眼前这般美得出尘,美得让人屏住呼吸,美得夺人眼球。

    先前的纪云开美,但美得很平常,美得很安静,站在人群里极容易被人忽视,即使是美人也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美人。

    哪怕是女子看到她的脸,也不会羡慕嫉妒,甚至还会夸一句长得好,可现在呢?

    长公主嫉妒,她十分嫉妒现在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摘下帷帽,露出完美的脸庞,此刻的纪云开美得光彩夺目,不需要刻意做什么,只需要静静地站在那里,就让人无法忽视,可偏偏她却不自知,仍旧如平常一样随意而安静,并不以自己的美丽为傲。

    “你的脸好了?什么时候好的?”皇上在萧九安的冷眼下回过神,有些涩涩地问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真得这么美吗?为什么他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?

    明明,纪云开在他的印象里,就是一个寡淡无味的美人,她何时有这般诱人的风情?

    “很早就好了。”纪云开安静的站在萧九安身后,并不以自己美貌为傲。

    自毒去除后,她还没有照过镜子,她根本不知自己长什么样,也不知经过药浴的调理后,她这副样貌有多么的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在纪云开看来,皇上和长公主反应这么大,应该是看到她了脸好了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,纪云开知道她长得不差,可她并没有当回事,外貌罢了,再美也就是这几年,弹指红颜老,再美的容颜也经不起岁月的摧残,待十几年后,你且在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?”皇上反问,隐含怒意,只是他也不明白,他为什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说?”回话的不是纪云开而是萧九安:“本王王妃的事,只要本王知晓就可以了。”无关的路人,最好不要探究,眼睛更不要乱看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朕在问纪云开。”一再被萧九安驳面子,皇上很不满,但他绝对不会承认,他对萧九安的不满与纪云开有关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纪云开,甚至厌恶纪云开,可看到美得不可方物的纪云开,他却隐隐有一丝遗憾,错失对绝色美人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皇上,请称呼她为燕北王妃。”萧九安严肃的纠正皇上的说法。

    他很不喜皇上看纪云开的眼神,他萧九安的女人,哪怕是皇上也不能觊觎。

    不给皇上说话的机会,萧九安说完这话,便将地上的帷帽捡了起来,转身,替纪云开带上,挡住了她的绝色容颜:“没有下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纪云开浑不在意,理所当然地享受萧九安的服务。

    带着帷帽多少有些不便,她并不是很喜欢,可为了她的脸着想,她只能忍这几天了?

    “帽子带好,不许再让人扯下来。”长公主这事是个意外,而他绝不会容许这样的意外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纪云开顺从的应下。

    在皇上面前嘛,怎么也要给萧九安面子,而且也只有这几天需要带帽子,过去了就无事了。

    无视皇上与长公主的存在,萧九安叮嘱完纪云开,便转身对皇上道:“皇上,没事的话,臣夫妇二人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皇上回话,便拉着纪云开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……”看着纪云开转身离去,皇上本能的想要叫住她,可刚一开口就发觉不对,他好好的叫住纪云开做什么?

    而萧九安只当没有听到,拉着纪云开就往外走,沿路有太监侍女上前请安,萧九安皆是不理会,周身的寒气把胆小的宫女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很明显,王爷不高兴,很不高兴,只是悲催的是,纪云开根本不知萧九安哪里不高兴。

    两人匆匆出宫,在宫门口遇到进宫的纪帝师,纪帝师在看到萧九安的那一刻,便站到一旁为萧九安让路,并在萧九安走过时,跟萧九安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毕竟是她名义上的父亲,纪云开见状欲停下脚步,跟纪帝师寒暄两句,好在人前做做样子,可是萧九安压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看也不看纪帝师一眼,拉着纪云开就出宫了,把纪帝师气得仰倒。

    可偏偏萧九安身份尊贵,纪帝师这个岳父根本没有立场说他的不是,只能大骂纪云开:“不孝女!”

    纪帝师骂人时中气十足,声音极大,不说周围的侍卫,就是走远了的纪云开也听到了,不由得叹气。

    她果然没有父亲缘,上辈子还未出生父亲就出事了,这辈子摊上一个仇人似的爹,无时无刻不在坑女儿,有爹比没爹还惨。

    这一句“不孝女”骂出来,纪云开可以想象明天言官的折子会怎么想,御史会如何弹劾她。

    “明天肯定会有人上折子骂我。”想到可能的麻烦,纪云开忍不住头痛:“我上辈子肯定是毁灭了天启,并且在毁灭天启前,先把纪家给毁了,这辈子才贪上纪帝师这么一个爹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,就不能让她消停一会吗?

    她还是余毒未清的病人呢,她需要静养,静养懂不懂!

    萧九安走在前面,正犹豫着要不要安慰纪云开,就听到纪云开吐槽的话,脚步踩乱了一拍,差点左脚踩到右脚摔了个狗吃屎,幸亏他反应快,在纪云开没有发现前就站稳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