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69胜利来自无耻!

    他们与燕北军的差距,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,而且不单是体力、装备方面差巨大,他们与燕北军各方面的差距都是极大的,在这么巨大的差距下,他们真的能打赢的燕北军吗?

    就凭他们手中的火药?

    他们承认,火药的威力很强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火药能用多久?

    他们凭借火药的优势,又能撑多久?

    他们身在北辰,资源有限,哪怕这些年一直在暗中准备原料,制作火药,但他们的手中火药也不是无止境的,终有用完的一天。

    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他们有火药,燕北军就没有吗?

    他们这一次能胜燕北军,并不是因为他们手中的火药,而是他们的无耻。

    他们无耻的破坏规则,出奇不异,打了燕北军一个措手不及,才能大胜。

    燕北军又不蠢,他们吃了一个大亏,然不成还会像之前一样,傻傻地往前冲,任由他们用火药炸死他们?

    显然是不可能的,要不然燕北军也不会跑了。

    南疆的士兵,有人忐忑不安的开口:“你说……我们能追上燕北军吗?”

    燕北军知道他们手中有火药,知道不是他们的对手,还会傻傻的站在原地,等着他们去追吗?

    燕北军有马,有粮草,一个个兵强马壮,日行百里不曾问题,他们能做到吗?

    他们第一天能做,第二天,第三天呢?

    先不说他们的体力不如燕北军,行军速度不如燕北军,就说他们手中的干粮,他们能撑几天?

    如果连着几天都没有追上燕北军,他们要怎么办?

    “当然能!燕北军一向狂妄自大,他们从来不会跑,你等着吧,天黑之前,我们一定能追上燕北军。”人群中,有人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不能弱了士气,无论如何都要保持全军的气势,全速行军。这样才有可能追得上燕北军,也才有可能打赢燕北军,夺回他们失去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们一定能追上燕北军。你们一个个不要涨他人志气,灭自己人的威风。燕北军算什么?他们再强又如何?他们的兵器再锋利又如何?他们最终还不是死在我们手里,他们的兵器还不是落到了我们手里。”

    有人开了口,南疆的士兵中,那些个自恃甚高的,纷纷站了出来:“我们没有兵器,没有粮草又怎么样?燕北军有呀,我们可以抢燕北军的,就凭燕北军那群只会跑得怂蛋,我们抢他们,还不是一抢一个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出来一喊,原本低迷下去的士气,又瞬间涨了起来,南疆的士兵一个个又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草草啃了两口干粮,就继续行军,去追燕北军。

    偶有几个还有理智的,被众人一挑,也是头脑一热,忘了自己刚刚想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士兵凭着一股口,急速行军,速度极快,但让他们的失望的是,到了夜晚,他们仍旧没有看到燕北军的身影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今晚没有追到人,而晚上并不利于前行。

    先不说夜间行军有多么危险,单说他们一个个走了一天,没有谁不累的,这样的情况下,要他们晚上再行军,无疑是要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还要追人,要跟着燕北军的痕迹,去寻找燕北军。大晚上的,哪怕火把再明亮,他们也不一定能看得准。

    最主要,他们一个个身上都背了不少火药,实在不敢乱用火把。

    一个不好,被炸死的十有**会是他们。

    夜晚,南疆的士兵寻了一块平地,扎营休息……

    走在他们前面的燕北军,一直在关注南疆士兵的动态,在得知南疆的士兵,离他们只有二十余里的时候,他们是担心的,担心南疆的士兵追上来。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现在不是南疆士兵怕他们,而是他们怕南疆的士兵,如若今晚被南疆那群人追上了,他们怕是又要损失不少人,但好在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士兵晚上不敢行军。

    “我们白天分批休息了,晚上……就不休息了,继续行军。明日也和今天一样,白天轮流休息。走在最前方的人休息,最后方的人赶上后,把前方的人叫醒,你们听明白了吗?”暂代主帅之职的副帅,果断的下达了命令,命令大军夜间行军。

    燕北军没有迟疑,纷纷应下,背着行囊默默前行……

    别说夜间行军,王爷训练他们的时候,他们在外面跑一天一夜,两天两夜都是常事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训练他们的时候,比在战场上打仗还要狠,完全不把他们当人看,天天操练。

    在训练的时候,他们也怨过王爷,觉得王爷要求太高了。

    在野外行军两天两夜这种事,他们在战场皮上一辈子也不可能遇到,就算能遇到,一辈子有那么一回也顶天,可是……

    王爷却拿这个标准,来要求他们训练,隔三差王就要他们跑一回。一年下来,他们有一半的时间在野外,而在野外的时候,他们有大半的时间都在跑,根本没有办法休息,也没有办法睡觉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真的是苦,苦到他们恨不得尽快结束训练,好去战场上。

    战场上再苦,也没有训练苦吧?

    后来,他们真上了战场,发现……

    战场上果然没有训练苦,经过王爷魔鬼一般的训练后,在战场上杀敌,两天两夜不睡什么的,对他们来说简直不要太轻松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深切的感受到了,王爷说的战前多流泪,战时少流血的深意了。

    他们能在战场上活到现在,他们能坚持在野外跑两天两夜,不是他们的意志力有多强,也不是他们的体力有多好,这些全都是王爷平时对他们的训练。

    是,王爷对他们的要求很苛刻,王爷让他们做的那些训练,很有可能一辈子也用不上,但是……

    一旦遇到危险时刻,比如现在。

    王爷让他们做的那些训练,就能保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比南疆的人多走一晚上,比南疆的人多撑一晚上,就这一个晚上的时间,就注定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人,这辈子也不可能追上他们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